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对“最后一个流氓”应确立“从新兼从轻”

2011年05月06日 16:22 来源: 中国网 【字体:

  “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犯”牛玉强又获机会,法院正在审理新疆石河子监狱方面提出对他的减刑建议书。记者5月3日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这个消息。对于牛玉强来说,这将是第六次“减刑”。刑法规定,一个犯人可以多次减刑。减刑须由监狱向中院以上法院提出减刑建议书,法院对确有悔改或者立功事实的裁定减刑。(5月4日新华网)

  第六次为牛玉强“减刑”,使牛玉强原本遥遥无期的牢狱之灾渐近尽头。牛玉强流氓案的传奇之处,在于它跨越新旧两个罪名之间的交替。其关键节点是,1997年我国对刑法进行了修改,取消了“流氓罪”。按照新刑法规定,牛玉强的行为被定性为寻衅滋事罪,最多会被处以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修法意味着法治进步,可是法律本身向着文明进步迈出一大步,而被处罚的对象却被遗弃在原地慨叹“罪”不逢时。

  针对牛玉强流氓案遭遇刑法修正案的尴尬,此前有律师指出,如果牛玉强犯案之初就四处逃窜逃避追捕,一直躲到1997年新刑法实施的话,依据“从旧兼从轻”的新法适用原则,那么他就有可能不再被追诉,即使被追诉,刑期也最高只有五年有期徒刑。但牛玉强服刑至今,不但没有享受到这种成果,还在客观上形成极坏的“逃跑有益”示范效应。这与我国刑法宽严相济、罪罚相当、自首从轻处罚等原则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不仅暴露了新旧刑法“无缝焊接”问题,而且折射出立法者以人为本理念与提升司法人性化执行力的缺失,使相关者不能从刑法修正中普遍拥有公平机会,反而觉得委屈。如果修法脱离现实,根本不管相关者的利益,甚至出现认罪伏法不如逃窜躲藏的怪象,这样的法律显然缺乏人性化。

  不断给牛玉强减刑并不能解决修法中的瑕疵。立法者在修法之时应全面考量公正性、人性化与公平性的因素。“末代流氓”这一特例还可能在其他案例与法律期间中出现,涉及到今后可能出现的其他罪名变更以及带来的实际影响。其实这事并不很复杂,立法者若能站在相关者角度换位思考就能搞掂。比如确立“从新兼从轻”的原则,即将取消或变更的旧罪名“套改”进新罪名,然后重新、从轻计算新刑期,若比先前重的,则仍按旧罪名计算服刑;若按新罪名减轻的则执行新罪名;若按罪名不作为犯罪对待者则立即释放,这样就能让类似“末代流氓”的服刑者不会觉得冤。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