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周其仁:“不差钱”有什么不妥吗

2011年05月12日 16:22 来源: 经济观察网 【字体:

  很佩服艺术家的直觉。多少年前,姜昆在春晚说北京的广场过于空旷,不如改为大市场以免出问题。事后证明他的预见力超凡。去年春晚,赵本山的小品“不差钱”,活脱脱点出了流动性泛滥下的时代特征。还真是的,晒晒公私账本,观察各种开销记录,大江南北、黄河上下,“不差钱”随处可见。

  这当然是中国经济搞起来的结果。2000-2009年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从9.8万亿增加到34.3万亿,绝对数增加了24.5万亿人民币。从支出角度看,同期中国的投资从3.5万亿到16.4万亿,增加了12.9万亿;消费从5.4万亿到16.6万亿,增加11.09万亿。好家伙,不过九年功夫,中国的年度投资加消费就增加了23.6万亿,当然“不差钱”。在社会总消费中,城镇居民消费开支增加了6.98万亿,政府消费增加了3.26万亿,人数最多的农村居民最不济,但也增加消费开支8270亿。这些总量和结构的数据,可议之处不少,但打下了中国经济“不差钱”的基础,却是千真万确的。

  问题是,“不差钱”的增加程度,远比国民经济增长来得快。2000年年末我国的广义货币存量13.46万亿,到2009年年末已达60.62万亿,增加了47.16万亿。这是说,九年之间,我国现金和银行存款(M2)的增加额,比GDP的增加额(24.5万亿)和投资与消费开支的增加额(23.6万亿),分别高出了23万亿-24万亿!

  这里话分两岔说。一是上述货币大大快于经济增长的现象究竟是怎样形成的?二是如何理解这个现象的含义?

  关于第一点,本系列发表了的评论已提出作者的阐释。中心论点是,人民币不是天上来的黄河水,总是在制度约束下人的行为的结果。具体讲,近年中国的货币运动包含两个圈圈,其一是出口导向驱动的经济高增长,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累积起数目惊人的“净出口”(2000-2009年中国的净出口累积达10.4万亿人民币)。这部分“国民生产”在中国境内完成,商品和劳务净输出到境外,但相应发生的工资、税收、利润和其他服务费用却作为人民币购买力留在了境内,成为追逐国内“不足额”商品与服务的货币力量。与此相匹配,央行不断以基础货币大手购汇,在形成过量国家外汇储备的同时,也向商业银行被动注入流动性。其二,过度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特别是条条块块政府主导的投资,更偏好银行信贷杠杆,在“供地融资”机制下,加速商业银行的货币再造。讲到底,货币供给远超过经济增长,其实就是国民经济过度依赖出口和过度依赖投资在货币上的表现。

  本文要讨论的是第二点,就是怎样看待远超过经济增长的货币增长?最近看到一些评论,主要观点是“不差钱”何惧之有?无非就是通胀,而中国的通胀并不十分严重,或由于经济高速增长,即便有5%-6%的通胀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能同意这些观点,讲讲自己的理由以求批评吧。

  说中国通胀不严重,根据是CPI,也就是消费者物价指数的表现。从数据看,上世纪80年代的CPI比进入新世纪以来要高得多,1988年的峰值为18.8%,次年还是18%,平均算,1980-1989年间为7.45%。90年代的通胀更高,平均算7.77%,峰值是1994年的CPI冲到过24.1%。比较而言,2000-2009年间的CPI平均仅为1.87%,峰值不过是2008年的5.9%。以图形描绘,新世纪以来中国的通胀指数下了一个大台阶,似乎是一只已被降服了的老虎。

  但是有两点情况值得注意。首先是新千年开始的头几年,中国还没有走出上一波通缩,由此2004年以前的CPI很低,其中有一年还是负值。到了2008年,CPI再次冲高,第一季度有8.7%的记录,不料美国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显现,过度依赖出口的中国经济首当其冲,物价纷纷跳水,结果2009年的CPI不但没有继续上行,反而又一次跌为负数(-0.7%)。这一头一尾共5年,当然把CPI的平均值拉了下来。

  另外一个情况,就是最近十年平均的CPI虽然不高,但资产市场的价格却冲劲十足。上证指数在一年半时间里从1000点冲过6000点,就发生在这个时段。房地产就更不用说了,“房价必升、炒房必赢”的预期,是在这十年形成并普及开来的。否则,何苦发这么多管制房地产市场的文件?“史上最严厉的房地产调控”又岂不是空穴来风?至于其他投资品,从商业店铺、古玩首饰、红木家具、中外艺术品、邮票、园林树木、普洱茶、大红袍直到墓地,无一例外都在这十年之间出现了史上最牛之价。

  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究竟能不能完全地度量出通胀的严重程度?我的看法是不能。因为通货膨胀的定义,是流通中的货币量相对于可应市的商品与服务量太多,所以引起“物价总水平”的持续提升。消费品物价呢?不过是物价总水平的一部分。上世纪80年代,国人平均收入水平低,花销结构单一,人们有了钱就消费,个人和家庭的投资活动限于教育和养儿育女,一般也表现为消费开支的增加。90年代有点变化,但很多普通人家卷入日益多样的投资活动,却是新世纪以来的新现象。从这点看,越靠近今天,CPI反映通胀程度就越不足。到底拿什么测量更准确,见仁见智,要统计专家下定论。我自己倾向于按中文的“通胀”定义,直接看流通中货币的数量变化。这一看,新千年以来我国货币和准货币的增加量惊人:2010年末高达72.6万亿,比2000年末绝对增加了59.14万亿!

  货币决定潜在的物价总水平。现金在手,想买什么,说出手时就出手。持币而不购物的,那也是为了将来购物的方便。前提是,行为者相信未来买不会比现在买要吃价格上的亏。这就是说,预期很重要,一旦通胀预期形成,人们觉得将来买不如现在买,流通中的现金量多大,市场的“买压”就有多大。至于“准货币”即在银行里的存款和储蓄,是不是冲到街上来也成为买压的一部分,关键看真实利率。讲过的,不喂上一大块肉,笼中之虎饿极了会想办法往外冲。还没有全部冲出来吗?我的理解是历史记忆还有作用,存款人相信通胀指数过一段终究会下来,忍一忍不悖理性原则。

  目前的形势是,远超经济增长的广义货币增量惊人,真实利率为负,通胀预期又已形成。在此情况下,还以为“不差钱”舒舒服服的,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我以为是短见,而且是危险的短见。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