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我们该如何读懂中国?

2012年02月20日 14:11 来源: 价值中国网 【字体:

  用学术革命中国

  中国从来就不确少有机知识分子,但是缺少的为中下层说话的有机知识分子。

  其实在现实中也确实是这样,政府和资本利益集团从来就不缺乏吹鼓手,即使是那些标榜自己是公共知识分子的,也大多服务于利益集团,他主张那些为中下层说话的知识分子要敢于亮出自己的身份,而且要打出自己的招牌。

  中国处于一个转型期,是一个旧规则正被逐步打破,新规则正在艰难形成的时期。旧有的国家政权已经不再像原来那样在全社会具有说一不二的控制力,而健康的社会自治能力却尚未形成。在这样的情况下,政权在艰难的改革中容易因恐惧而走向保守,而社会由于缺乏理性的引导而趋向于非理性的激进,这两者都会严重损害社会的健康发展。如果任由其发展,往往容易在新规则形成过程中出现大量让人难以容忍的事情,在这一时期,知识分子的作用就更加的明显。

近年在中国一些知识分子也先后有不少知识分子被贴上了有机知识分子的标签,但如果仅仅是因为他们代表某些利益集团说话,就被贴上有机知识分子的标签,那其实是违背了葛兰西提出有机知识分子的本意,他的本意是希望出现一大批立场鲜明的,为中下层民众代言的知识分子,而这样的知识分子也正是中国所欠缺的。

  学统、道统与政统,对于知识分子来说,道统是最高的。所谓“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中,诚意正心修身是灵魂,是道统,不仅政统(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受此制约,而且学统(格物致知)也是为道统而存在的。

  中国与西方最大的区别是中国的知识分子自古就是一个独立的社会阶层,而西方没有知识分子这个阶层,与中国知识分子相对应的是骑士阶层。中国知识分子自古就有的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道统。我认为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道统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国应该继承和发扬,

  中国文化思想的繁荣始于诸子百家的时代,诸子百家时代是中国本土学术的萌芽与奠基期,诸子百家基本上都可以现代学科分类对应起来。中国知识分子的学统、道统和政统是在第一次得到破坏是汉朝的独尊儒术政策,汉朝以后中国独尊儒术,中国只有人文,而没有学术,中国知识分子的学统遭到毁弃。这是近代中国被西方超越的原因之一。但是儒家思想成为主流,中国知识分子的道统与政统却确立了起来。

  关乎中国知识分子的道统影响最大的第二个大事件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口号是“民主”、“科学”。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中国知识分子的学统、道统和政统都遭到了流氓式的破坏。本来西方的科学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格物致知是同意,但是面对中国学术的落后,五四文人并没有认识到重建中华学统的重要性,而是将中国的学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西化。中国的道统也被西方的个人自由主义所代替,甚至国难当头的时候也有人整天鸳鸯蝴蝶,这些简直是中国文人之耻辱。而这时中国的政统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是信奉马克思的主义的知识分子将“政统”纳入学统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资产关阶级文人则彻底抛弃了“治国、平天下”的政统。这股“五四余毒”至今危害着中国的进步,是中国崛起最大的障碍。

  五时代是非常特殊的一代知识分子,因为他们兼具着文化知识分子和学术知识分子的双重身份。这种情况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五四以后,中国现代学术类别慢慢建立起来,文化知识分子和学术知识分子日渐分野。

  中国的文化知识分子这一支流几乎继承了五四时代的破坏精神,并且从西方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概念和公民社会理念中去寻找他们存在的合法性。但是他们这种合法性是不牢靠的。首先,这批文化知识分子大部分没有经受现代学术训练,或者缺乏完备的社会科学知识。中国人向来强调以学养思、以学促思、思融于学,学统也是思统。因此,提倡建构学统,虽然不标榜死学问。但是,只有身在一种学统之中,知识分子做学问才能汲取到更充沛的生气,也才能更有效地批评种种社会现象。现在的问题是能不能从从容容地“积学”。如果不能积学,知识分子谈论一切问题都没有他自身的根据。积学是知识分子维系自身价值立场的切实道路。只有在毕生积学的过程中,他才有可能找到安身立命之处。而中国的文化界知识分子最缺乏的就是知识。因此这批人被社会边缘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近年中国出现了一些歪风,比如一些诗人转型为出版人、书评作者,甚至是报纸文化频道的负责人等。这些人通过与学术界知识分子骂战来获得一些影响,但是这种并没有得到学术界的回应,其实是一种自讨无趣的行为。他们通过将学术界的水搅浑,然后从中捞得一些社会地位的图谋并没有得逞,而这种企图一旦被人识破,也很难维持持久。另外一些历史学者分为两种,一种从对古人文化的诠释为业,比如易中天等,另一种是为历史翻案,比如为曾经的殖民者翻案,为中国历史上的汉奸翻案,袁伟时因此也名噪一时,近期又将为汪精卫翻案而蠢蠢欲动,估计这种翻案很难做到,比如他近期关于圆明园的文章已经没有了原来那种关注,另外他们这种利用为殖民主义者翻案和为国家汉奸翻案的成名路线也很难走先去。

  中国知识分子中的另一支,学术知识分子从某种程度上也是继承了五四恶习,一直充当学术二道贩。但我们需要不仅是学习西方,而是在思想文化领域建立一个能与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地位相称的独立学统。而当前中国这种迟缓的进程在世界各大文明民族的社会转型时期是不多见的,破坏多于建设,情感多于理性,我们的思想文化总是处于一种“无根”的状态。且不说这种思想文化的贫困已经并将继续给社会经济和技术进步带来怎样不利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如果一个民族普遍的缺乏理论教化、思想表现和自我意识,那么它在人类文明史上只是其中一个得过且过的过客,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存在。因此笔者认为“致力于思想文化建设”应该成为我们每一位学者的责任。

  还顾当今世界,那些经济发达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国家都有着自己独立的学术体系。比如德国、北欧。“二战”之后,德国在废墟上迅速崛起,重新成为经济强国。而弗莱堡学派则是德国经济快速复苏的内在原因——社会市场经济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理论供应者。北欧瑞典学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形成了一整套带有社会民主主义色彩的开放型混合经济理论。而且对当代世界有重要影响。

  反观日本虽然是经济强国,但是在学术研究上没有任何影响力,大前研一号称是日本的战略思想家,但是笔者看大前研一的书,看不到任何思想的影子,都是些拼凑之作,与克鲁克格曼这些人差地太多。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自己的学术独立,做事情就缺乏理智的判断性,就容易盲目,没主见,禁不住“忽悠”,苏联之失败也是这样。

  中国曾经有“道德经”这样的世界级巨著,从西方古典经济学的鼻祖魁奈、亚当·斯密到西方近代新自由主义的领军人物哈耶克都视老子为思想教父,中国的孔子的理性与道德也曾经风靡世界,后来社会达尔文主义在欧洲兴起后,孔子的思想才渐渐没有了市场。即使到了近代,中国也出现了魏源、郑观应、康有为、孙中山、毛泽东这样具有世界级水平的思想大师,可惜自从五四时期中国传统文化遭到破坏后,中国再无伟大思想出现。中国的学者到现在一直是世界学术界的“二道贩”,世界上什么理论最热门就将什么理论引入中国,而很少进行独立的研究,北大、清华是中国的最高学府,林毅夫、张维迎、李稻葵等是这些学校最有名的教授,但是这些人几乎就没有什么独立的思想,仍然在照搬西方人的经济思想,中国学术独立实际上已经是个迫在眉睫的事情。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政统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