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股市新政应立足投资者保护

2012年03月05日 09:38 来源: 大众证券报 【字体:

  由于对中小股东保护不力,股市里最可爱的人——股民,成为了股市里最“可怜”的人,构建以中小投资者利益为核心的股市新政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必然选择。

  保护投资者利益,稳定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对维护资本市场的稳定与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在我国资本市场上,中小投资者占了投资者的绝大部分的比例,截至2011年末,我国境内股票市场开户数约为1.65亿户,个人投资者达1.64亿户,占99.6%。我国境内股票市场个人投资者中,持股市值在10万元以下的中小投资者占80%以上。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中小投资者依然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主体,是市场流动资金供给的主要群体。因此,当前推行股市新政应围绕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展开。

  亟需提振的市场信心

  如何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目前是广大投资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然而,2011年中国股市乏力,熊霸全球,中小投资者的切身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投资信心严重受挫。

  回顾去年中国资本市场,上证综指全年下跌608.66点,跌幅21.68%;深证成指全年下跌3539.73点,跌幅28.41%;总市值缩水6万亿元人民币。十年间,中国GDP从不到10万亿增长到47万多亿,然而上证指数的涨幅却为零,宏观经济“晴雨表”的功能消失殆尽,投资者信心低迷到极点。

  投资者信心“雨打风吹去”,急需一针“强心剂”。由于对中小股东保护不力,股市里最可爱的人——股民,成为了股市里最“可怜”的人,构建以中小投资者利益为核心的股市新政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必然选择。

  制度痼疾阻碍市场发展

  提振股市信心,这是1月6号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发出的信号。新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履职后,剑指上市公司回报问题、退市制度以及严惩内幕交易行为的“三把火”,让市场又看到了希望。近日,看似随意的发问,“IPO不审行不行”一语击中股市“软肋”。监管必须以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为惟一的考虑因素,而目前我国监管部门从指导思想到工作作风上都存在重大偏离。

  从指导思想上看,长期以来,我国监管部门有两个倾向,一是“土”的倾向,二是“洋”的倾向。“土”的倾向是监管部门过于留恋行政审批大权。监管部门主要精力没有放在抓“坏人”的监管上,而是放在了替投资人“选美”的审批上,忙着种审批的田,却荒了监管的地。发行审批部门和发审委只要权力,保荐人和承销商只要利益,出了问题谁都不承担责任,而是推给股民“风险自负”。而“洋”的倾向则是无视中国的国情,盲目照搬照抄西方。以创业板发行制度为例:在规模没有放开、供求关系不真实的情况下,监管部门就盲目照搞个股的市场化询价,加上抄学海外“保荐加直投”的模式,结果出现了严重的超募“三高”现象,用近两千亿资金造就了两百多个“高价宝宝”,腐败、低效、不公等充斥其间。

  长期以来,监管部门以教育者自居,却忽视了对自身的教育。他们从未把股民和投资人当成这个市场的衣食父母,而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将股民当成被管制的对象甚至是投机份子。无论中国股市出现怎样的问题,都统统推到股民和市场头上。哪怕对创业板“三高”超募这样既无公平也无效率的坏制度,也是熟视无睹,不肯自我反思。

  总之,在中国资本市场制度改革进程中,如果搞不清监管的本质是什么,用不好监管手段,搞不清监管目的,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中小投资者。因此,大力推行以中小投资者保护为核心的股市新政,是“重燃”股民信心的关键。

  推行股市新政 推进改革步伐

  中国资本市场需要股市新政,特别是从监管制度、发行制度以及股市文化几个方面加强中小投资者的保护,提振股市信心。

  (一)监审分离

  目前,在中国发行体制中,是由证监会组织的发审委审批申请上市公司的IPO融资上市。可借鉴国际通行做法,把审核权限下放到交易所,交易所责、权、利一致,一级和二级市场发展平衡统筹,监管部门则相对超脱,腾出精力,抓大放小,主要从政策制定及监管层面进行宏观调控。

  只有改掉这种监审不分的旧体制,中国资本市场才能走出困境,而要迈出这改革的最关键一步,需要证监会有推进改革的决心和自我革命的勇气。

  (二)加强承销商和保荐代表人责任

  承销商和保荐代表人应责权利一致。监管部门应该紧紧抓住保荐人和承销商这一环节,相关上市企业如果出现问题或者出现造假等现象,就应该对不负责任的承销商和保荐人课以巨额罚款、吊销执业资格,甚至将保荐人永远罚出场,苛以刑事制裁,真正做到责权利统一。

  (三)加强股市新文化建设

  首先,监管者要从思想上真正重视股民,他们是中国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投资人,他们的利益应该得到保护。

  其次,监管者要打破“审批情结”,将IPO上市企业的实质审核(审批)向程序化审核和形式性审核转变。将主要的精力放在监管市场各类主体、交易所和中介机构上,沿着监审分离的方向推进证券监管体制改革。

  最后,要改变现阶段发审委有权、保荐人有钱、投资人有险的不合理的发行制度。取消发审委,逐步向交易所、保荐人、承销商三位一体、责权利一致的发审体制转换,尤其要对保荐人实行分级管理,发现问题即给予严惩。

  2012年,是“南巡讲话”发表二十周年的年份。当年小平同志的讲话不仅终结了关于股份制性质的争论,而且发出了“改革的胆子要大一些”的呼吁。如今的资本市场面临着更加复杂、更加棘手的诸多现实问题,大刀阔斧地进行体制改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期待资本市场在不久的将来真正成为股民资产保值增值的“财富丛林”,并为中国经济腾飞保驾护航。

  (作者:刘纪鹏为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全国人大《证券法》《国资法》《期货法》《基金法》起草或修改小组成员;赵晓丹为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

大众证券报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