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历史上那些敢说“不”的名人

2012年03月06日 09:41 来源: 光明网 【字体:

  跟周围人尤其是上司不能说“不”,应该是我们中国人处世最重要的法则之一,韩非子所谓“此人主未命而唯唯,未使而诺诺,先意承旨,观貌察色以先主心者也”。赵树理小说《李有才板话》中那个紧跟村长恒元的张得贵就是这样的典型:“张得贵,真好汉,跟著恒元舌头转/恒元说个‘长’,得贵说‘不短’/恒元说个‘方’,得贵说‘不圆’/恒元说‘沙锅能捣蒜’,得贵就说‘打不烂’/恒元说‘公鸡能下蛋’,得贵就说‘亲眼见’/要干啥,就能干,只要恒元嘴动弹!”虽然他也说“不”,但他这“不”是对否定恒元观点的否定,否定之否定当然就是肯定了,还是在说“是”。

  杨绛先生在《回忆我的父亲》一文中讲过这么一件事,说她十六岁正念高中时,北伐胜利,学生运动很多,常要游行开群众大会等。一次学生会要各校学生上街宣传,拿一条板凳,站上向街上行人演讲。她也被推选去宣传。那时十六岁的她看来只像十四岁,一着急就涨红了脸。当时苏州风气闭塞,街上的轻薄人很会欺负女孩子。她怕自己站上板凳去演讲,人家会看猴儿似的拢上来看,甚至还会耍猴儿。不过,只要你借口说“家里不赞成”,就能豁免一切开会游行当代表等等。于是杨先生回家问自己父亲杨荫杭能不能也说“家里不赞成”。结果她老爸一口拒绝:“你不肯,就别去,不用借爸爸来挡。”杨绛说,“不行啊,少数得服从多数呀。”她父亲又告诉她:“该服从的就服从;你有理,也可以说。去不去在你。”然后又向杨绛讲了一个他自己的笑话:他当江苏省高等审判厅长的时候,张勋不知打败了哪位军阀,胜利入京,江苏士绅联名登报拥戴欢迎。她父亲在欢迎者名单里忽然发现了自己的名字,那是他属下某某擅自干的,以为名字既已见报,她父亲不愿意也只好罢了。可是她父亲怎么也不肯欢迎那位“辫帅”,说“名与器不可以假人”,立即在报上登上一条大字的启事,申明自己没有欢迎。他对杨绛讲的时候自己失笑,因为深知这番声明太不通世故了。他学着一位朋友的话说:“唉,补塘,声明也可以不必了。”最后她父亲对杨绛说:“你知道林肯说的一句话吗?Dare to say no!你敢吗?”

  当然,杨绛只是对要自己去演讲说“不”,也许算不上很严峻的选择。不过,从中也不难看出,当面临更加严峻的选择时,说“不”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北宋天禧四年(公元1020年),溜须创始人丁谓将溜须对象寇准排挤去位后,自己做了宰相,与他同升此职的还有李迪。结果这二人尿不到一壶,共事不久就大闹矛盾,丁谓独断专行,连任命官员也不让李迪知道。个人恩怨是私事,可官员的处分调动事关国体!李迪按捺不住了,愤然告诉同事:“迪起布衣至宰相,有以报国,死犹不恨,安能附权幸为自安计邪!”不仅当众骂了丁谓,还举起笏板要揍他。病患缠身的宋真宗不胜其扰,他令翰林学士刘筠起草诏令,将他们双双罢相。李迪出知郓州,丁谓出知河南府,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丁谓不愧官场老油条,遭到这灭顶之灾也不动声色,也不上措辞激烈的疏章抗辩。第二天,入朝谢主隆恩。皇帝责问他们的相争,丁谓以受害者的无辜口吻回答道:“非臣敢争,乃是李迪怨恨咒骂我,我希望可以留任。”此时的宋真宗久患大病,记性不好,一高兴就又同意丁谓复职。于是又叫昨天才写了要将丁谓罢官诏书的刘筠,再写一个让丁谓复职的诏书。本来,让人罢官也好,让人做官也好,都是你皇帝的事儿,叫咱秘书咋写诏书咱就咋写。可刘筠是条汉子,平时就看不惯溜须大王的做法,更对皇帝这种朝令夕改如同儿戏的做法甚为不满,于是他对皇帝命令说“不”:“奸人用事,安可一日居此!”然后愤然离职。宋真宗只得捏着鼻子去找中书舍人晏殊来写《宋史》中是这样记载的:“初,筠尝草丁谓与李迪罢相制,既而谓复留,令别草制,筠不奉诏,乃更诏晏殊。筠自院出,遇殊枢密院南门,殊侧面而过,不敢揖,盖内有所愧也。”读这样的历史,我们除了对刘筠敢对大老板说“不”的勇气表示佩服外,恐怕更当羡慕宋代文人所处的那个正气昂然的时代!

  即使是我们这个时代,也不乏勇于说“不”的人物,大将黄克诚就是这样一位。1946年四平战役时,黄克诚就对毛泽东要东野坚守四平的指示说“不”“策疲乏之兵,当新羁之马是不可取的,当前最重要的是建立后方,站稳脚跟,逐渐发展壮大自己,以期将来同国民党军队进行决战。”还表示:“谁对我就支持谁。天王老子也不在眼里。”原本也跟他站在一起的东野主帅林彪扛不住一连十多份要他“望死守四平,寸土必争”“必须在四平本溪两处坚持奋战,消耗敌兵力,挫其锐气,以求得于我有利之和平”,以及“建议增加一部分守军化四平为马德里”的电报,坚守四平,结果损失惨重,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四平。

  如果说在战争年代,黄克诚作为前方将领对后方老板说“不”还有其“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理由的话,那在毛泽东说一不二的年代,还对其说“不”,就更需要道德勇气了。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黄克诚已经被毛泽东视为是和彭德怀一丘之貉的右倾分子,但在一块儿谈及四平的战事时,黄克诚再次对泰山压顶的毛泽东说“不”当时毛泽东问:“打四平难道错了?”黄克诚说:“敌人集中大兵力寻求主力决战我们再坚守就是错误的。”毛泽东说:“打四平是我决定的。”黄克诚盯住对方,毫不退缩:“是你决定的也是错误的。”毛泽东一时无语,最后只好说,还是让子孙后代和历史作出评判吧。

  说这样的“不”,你敢么?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