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逆向争议”与“竞劣竞争”的盛行

2012年06月10日 07:09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字体:

“逆向争议”与“竞劣竞争”的盛行

  南都漫画:邝飚

  天津卫视求职类节目《非你莫属》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一位带着国际贸易硕士、社会学本科、电影导演三张文凭的留法毕业生郭杰来到《非你莫属》求职,其表现引发主持人张绍刚和BOSS团成员的集体质疑。当BO SS团成员、自称曾留学法国三年的文颐用蹩脚的法语考证了郭杰之后,又称郭杰学位证书上的“Bac+ 5”只是“专科技术学校”时,郭杰现场眩晕而倒,而张绍刚第一时间揪起郭杰的衣领质问:“你是在表演吗?”

  面对这一切,网友们看不下去了。大量在法国有过留学经历的网友对文颐提出强烈抗议,并对其打起假。误解法国的学历一事甚至引起了法国驻华大使馆的关注与声明解释。后来随着创新工场C EO李开复在微博上发起投票抵制《非你莫属》,将事情推向高潮,一周来连续质疑节目公正性,新浪腾讯总数为41万人抵制(94.4%)。

  透过这个事件,其实可以窥视当下整个社会的一些怪异的社会形态,以及这个形态对于社会,产生了诸如逆向淘汰、劣币驱逐良币、社会性羞辱等很负向的效应。

  “逆向争议”的逆袭

  职场求职类节目看来接过选秀、相亲棒,有望成为新一轮荧屏热点节目。目前在国内各电视台,除了《非你莫属》外,还包括江苏卫视《职来职往》、《脱颖而出》、广东卫视《天生我才》、东南卫视《步步为营》等,下面以《职来职往》为参照。

  但正如大多人的感受那般,《职来职往》中也会有一些话题的存在,但很少建立在求职者或者职场老板的背景之上,对事不对人,炒作痕迹较弱。与《非你莫属》中12位企业高管坐在“大宝座”上不同,《职来职往》的企业高管和应聘者一样是站在台上的。特别是近日在网上流传的一张视频截图显示,同样是面对残疾的求职者,《职来职往》主持人李响和求职者一起坐在地上,整个节目过程中,只字不提求职者的身高;而《非你莫属》的张绍刚自己坐在凳子上,然后第一句就问:你有多高?这直接显示了两个节目的人文关怀程度。

  虽然在口碑上,《职来职往》比《非你莫属》好很多,但在收视率调查中,经常出现在综艺节目前三位的,却是《非你莫属》,而这都得益于后者那孜孜不倦的炒作与制造话题。正如尼尔·波兹曼所说:“娱乐业并不是不想超越平凡,但它的主要目的是取悦观众,它的主要策略是运用技巧。”天津卫视的《非你莫属》栏目组可谓也是深谙炒作之道了,从这几次的造势来看,都达到了引发广泛关注的效果。尽管手法上并不高明,无非是类似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但在这个肤浅、泛娱乐的年代,就足够了,正如在娱乐圈,一脱就红成为铁律一般。如今的电视圈,从前两三年的《非诚勿扰》到如今的《非你莫属》,模式几乎是雷同的,它们就是先制作话题与争议,然后在泥沙俱下的争议中,将所有的声音转化为收视率。批评得越激烈,参与者越多,它们就越高兴,而所有的批评,在这个意义上,恰好中了圈套,构成了炒作者期待的“逆向争议”的形成。

  争议本身只是一个状态,但如果以争议的效果划分,则无疑可以划出正向争议与逆向争议两个效果。正向的争议的结果是促进事件的解决,或者让其中的道理与真相越辩越明。但逆向争议却相反,不管怎么争,只要有争议,就意味着掉入了一个圈套,你骂得越凶,人家会越开心,最怕没人搭理无人应声。它对于整个社会来说,争议越大,效果越是逆反的,只对挑起争议本身的一方或双方,才是有利的。

  这种逆向争议,这也是网络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正如大部分网络论坛或者网络跟帖一样,说着说着,最终都要走向地域攻击与人身攻击,将严肃的话题,拖入到胡搅蛮缠之中,最终消解了争议或者讨论的必要性与价值。在微博上,多少人正是因为借助这样的争议而迅速走红,也是这种争议,成全了韩寒与方舟子的大半年的持续狂欢。最后,在这个“信息的价值不再取决于其在生活和政治对策和行动中所起的作用,而是取决于它是否新奇有趣”(尼尔·波兹曼)的情境下,这种争议的增多,提供大部分都是愚乐年代的娱乐素材,大家都愚人一般,乐呵乐呵就过去了。

  但是,大家又不能不看到,这样的争议大量存在,也便有了“竞劣竞争”,不断地在产生着“逆向淘汰”“劣币驱逐良币”等社会效应。

  “竞劣”的社会羞辱

  在相亲类节目风行时,《非诚勿扰》以“拜金女”马诺,“不雅照”闫凤娇为先锋,引起争议,迅速占据舆论制高点,然后赢得收视率。同样,在求职类节目成热潮时,《非你莫属》以张绍刚为核心,通过对应聘者的夸张或过分举动,引来争议,然后实现了收视率的飙升。

  通过这两件案例,可以直观地观察到中国当下竞争乱象与困境,这种情况在社会各个领域里都存在。一般来说,所谓竞争,其实可以分为竞优竞争和竞劣竞争。竞优竞争就是比谁更好,而相反,竞劣竞争就是比拼谁比谁更劣质,更突破下限,试图以此从中获利获胜,甚至不惜在这过程中也伤害到自己。但由于这样做很容易取得效果,于是频频被使用,最终就造成不想或没有如此操作的参与者,被“劣币驱逐良币”了。

  毫无疑问,这种竞争的破坏性与伤害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尽管这个过程,劣币驱逐了良币,但这种竞争蔓延之下,就会有“更劣币驱逐劣币”,竞劣到最后,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伤人又伤己的双输,大家一起被搅进没有原则与道德底线的恶性竞争当中。如此,一个原本多样化的自由的竞争市场,就此蒙上挥之不去的阴影,甚至突破底线不断沉沦。还有,像《非你莫属》节目中大家普遍反映出的主持人与B oss团对于求职者的不尊重,甚至羞辱,而这种行为的实施者却毫无意识,或者说意识到了却没有歉意、不思悔改。这样的社会心态是很有问题的。

  在这个求职者如蚁族的拼爹时代,那些有背景的人,谁犯得上去这样的平台上求职,他们的父母早早就给他们铺好路了。因此,来到这些舞台的,应该说都是求职心切的、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相对弱势求职者。因此,尊重、帮助与提升他们才是应该有的价值取向。可通过这么多次的争议事件可以发现,在《非你莫属》中却恰恰相反,充斥着的是质疑、嘲讽甚至羞辱。

  学者徐贲介绍过一本马格利特名为《正派社会》的书。这本书中提出,不羞辱和尊重公民,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正派、正义的重要尺度。当人们感到自己人格遭到“羞辱”所体现出来的心理伤害,也是加之于人的不公正行为。尤其是被允许的制度性的公开“羞辱”,其实并不亚于人们在政治上、经济上所受到的实际伤害。在这个多次犯同样错误的节目中,显然是将这种羞辱内化到了节目精神中,成为了制度性的公开羞辱了。这是一种很恶性的取向。

  很多人可能觉得说这是羞辱有些严重了,或者说,那些求职嘉宾自己都没有意见,我们怎么能这样越俎代庖?其实,按照马格利特的定义,羞辱是“任何一种行为或条件,它使一个人有恰当的理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是否有感觉羞辱的理由,这是一种社会共识,并不只是个人想法。即使在受羞辱者本人并不觉得遭到羞辱的时候,社会其他成员仍然可以有理由觉得如此。一个社会对羞辱的共识越强,它就越正派。

  诚如有论者所言,不把羞辱当作羞辱,或者从所谓实用的角度来回避人是需要尊重的,正是我们社会中许多恶劣现象产生的原因。从赵本山的小品中对残障人士、丧夫单身女性的嘲讽挖苦,到各类影视节目对于同性恋者的恶意塑造,再到这求职节目中对求职者的攻击性质疑,现在看来,这种日益模范化的社会性羞辱现象,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了,尽管很多人还未意识到。这一点,值得我们时刻警惕,正如马格利特所言,“在文明社会里,社会成员相互不羞辱,在正派社会里,制度不羞辱人”,应该有更多的人特别是公共空间的主导者要意识到,这是一个人人共知与遵守的社会底线,容不得随意跨越。

  □南都评论记者张天潘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羞辱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