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司马南被扔鞋的经济伤害

2012年11月14日 07:09 来源: 钱经 【字体:

  言论表达是一种权利没错,但必须表达在自己的财产上,或取得财产主人的同意,否则就损害了他人的产权。

  这样说来我得再多抽点烟,鞋子飞来的时候也是个隐蔽

  司马南在海南大学演讲时被听众扔鞋一事在微博上引起巨大争议,有人说要文明辩论不要攻击人身,有人说双方话语权不对等,因此扔鞋是无奈的、正义的抗议。还有法学教师探讨扔鞋是否为一种言论表达,假如是言论表达,就是正当的;假如不是言论表达,就不正当。对于后一种观点,可以从经济学的角度审视一番。这种审视并非经济学越界,而是因为法学和经济学在此问题上有共同的核心议题——产权。

  人各有主观偏好,有人喜欢梨,有人喜欢苹果。经济学不评判各人偏好的对错,而研究人们采用的经济手段是否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同样,在言论表达问题上,经济学可以不评判言论的对错,而只关注言论表达的经济成本。

  从成本角度看,人的行为只有两种模式:让别人承担成本和自己承担成本。经济学家茅于轼说,花钱有四种方式:花别人的钱替自己办事、花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花自己的钱替别人办事、花自己的钱替自己办事,第四种方式是资源配置效率最高的方式。

  无论言论如何表达,也无论其内容如何,都无法避开表达的成本问题。表达者口头表达,就是用自己的嘴巴承担成本;岳飞的母亲在岳飞背上刺“精忠报国”四个字,就是岳飞用背承担成本;陈光标在《纽约时报》上登广告声明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就是陈光标用自己的钱承担成本……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没有独立于虚空中的言论自由权,其必然要落实到具体的载体上,必有成本承担人,而这些载体的产权问题是经济学的研究对象。

  言论表达的成本问题并不是一种特殊的成本问题,它适用同样的规律——由拥有产权的人决定如何使用表达资源效率最高。用于言论表达的资源永远是稀缺的,人人都想在大报上发文章、在电视上露脸,但大报就那么些版面,电视就那么些时段,该发谁的不该发谁的、该谁露脸不该谁露脸,只应该由其所有者决定,否则会导致这样的结果:现有的资源被滥用;人们将不敢投入资源用于言论表达,使得表达资源更加稀缺。举例来说,假如由读者我来决定默多克的报纸登什么内容,那么这份报纸一定内容质量大幅下降;而由于报纸的亏损是默多克承担的,默多克也肯定不敢再办报。

  美国学者薛涌曾经指责《南方周末》不发他的一篇文章是侵犯他的言论自由,按此逻辑,中国还有十几亿人没在《南方周末》发文章,《南方周末》岂非侵犯了十几亿人的言论自由?相信薛涌也不会允许别人在他家的门上刷标语,难道能说薛涌侵犯了他人的言论自由吗?

  一些学者喜欢谈在美国焚烧美国国旗不算违法,因为联邦大法官裁定,焚烧国旗是言论表达行为。这些学者没有注意到,焚烧国旗固然是一种言论表达,但首先,焚烧的必须是自己的国旗。如果把邻居家的国旗烧了,并声称这是言论表达,那是不能免责的。简言之,言论表达是一种权利没错,但必须表达在自己的财产上,或取得财产主人的同意,否则就损害了他人的产权。

  国外的确有很多政客遭到扔鞋、扔鸡蛋、扔西红柿等待遇,而扔的人也没有受到追究,但这是政客向选民作秀。扔鸡蛋的人明知道政客不会追究,才会玩这个游戏。

  具体到司马南事件,法学者多有偏离产权原则的言论。焚烧美国国旗和扔鞋真正的区别,并非何者是言论表达,而是产权归属——焚烧美国国旗是焚烧公民自己的财产,而扔鞋是针对他人的人身,是把自己言论表达的成本强加给演讲者。

  很多法学者过于强调言论自由,似乎言论自由有一种豁免权。的确,言论自由很高尚、很重要、很关键……但无论如何,言论表达无法豁免于经济规律。言论表达资源是稀缺的,法律必须处理言论表达的资源配置问题,其原则应是谁的产权谁做主,才可使言论表达资源得到高效率的配置。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陈光标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