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李扬: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诊断

2013年02月18日 17:40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字体:

  中国经济经过30余年平均9.8%的增长,正在进入“增速递减期”。这不是周期性的,更非政策性的,根源于生产要素和产业结构的变化。

  基于此判断,未来5年到10年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的目标,宜从“平稳较快”转变到“稳速增效”上。不必刻意追求超越潜在增长率,并将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可持续发展置于更为重要的位置。

  结构性的减速

  首先看劳动力要素。这次发布的人口数据中,15-59岁的劳动年龄总量减少了345万,占总人口的比重下降了0.6个百分点。35岁以下年轻劳动力下降的趋势,早前就已经出现,而这部分其实是市场真正认可的劳动力。劳动力要素对增长的作用走向相反,是结构性减速的第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是资本投入增速放缓。2012年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了20%左右,但是比过去有所下降。此前的观察是中国经济增长,国内靠投资,国际靠外需,这样一个状态也到了转折时期。投资增长速度在下降,背后的重要原因是中国的储蓄率也开始下降。中国储蓄率从1994年开始上升,而且持续超过国内投资。但人口红利减少或者消失的时候,所能支撑的无通胀的投资率也会下降。

  第三个因素是科技进步。我们希望科技进步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但是从科学到技术,然后再到产业,再到能够形成产出,中间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此前多年来科技进步对中国成长的贡献一直比较低,中国可能每个方面都存在着努力的潜力。

  其实2012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中,就明确提出了“尊重经济规律、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增长”。对速度的这四个“定语”,跟过去的要求有很大不同。以前讲“平稳较快”、“又好又快”,但实际工作中落实的往往都是“快”。现在的提法落在了质量、效益上,重申了尊重经济规律和可持续性,这些都是支撑经济发展的根本因素。

  挤水分的良机

  进入结构性减速时期,虽然听起来感觉不那么令人振奋,但名义增速稍缓但质量和效益若有所提高,将让我们享受到更多实实在在的福祉。因为过高的成本、产能浪费和环境损失,令“实在”的增长远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精彩。

  摒弃唯速度的发展模式,重要内容之一是把发展中的水分挤出来。而这个水分主要不是指统计数据的水分。因为从专业角度看,随着统计制度的规范化,表现为数据失真的“人造水分”已经大规模减少。但是由于外延水分、内涵水分等的存在,对名义增长率要打上折扣,这方面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所谓外延水分,即超额供给。我们增长靠投资,投资带动需求,或者是久久不能形成生产能力,或者形成生产能力之后变成过剩产能,这样与此对应的经济增长应当说是有水分的。如果增长速度下降使我们的增长不致造成越来越大的产能过剩,结果我们实实在在得到的产出并没有减少,这是第一个要压的水分。

  所谓内涵水分,即微观效率。这里的效率就是投入产出比率,经济学基本意义上的“值不值”。中国现在产出很高,但是投入相当之高,浪费非常之大。此前各个部门谈发展的时候,比较多地强调投入,甚至不计成本地投入,强调增加贷款、减免税收、“给政策”等等,但很少考量投入和产出的关系。这种无效率或低效率的损失,应当被视为增长的内涵水分。

  其实在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平衡国内经济的努力开始在数据上显现积极效果。2012年对于经济增速的贡献中,消费比投资的贡献高出了1.4个百分点;城镇化率继续提高1.3个百分点;产业结构调整上,服务业比重提高1.2个百分点,新能源比重提高1.5个百分点。如果名义速度在下降,浪费在减少,效益在提高,水分在减少,说到底实实在在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现实之路。

  财政货币政策

  财政的基本结构是收和支。预计2013年的财政收入增长下降,最近十几年来首次落到一位数。对比2009、2010年财政收入百分之二十几的高速增长,一下子回落一位数水平上,说明中国的财政收入形势有了很大变化。

  但支出更多是刚性的,由于保民生的考虑,可以预计今年需要财政支出不会下降,还会略有增长。相应的赤字增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做出部署。

  由于这两方面造成的赤字增长,需要密切跟踪关注。因为财政收入增长率下降,财政支出刚性所带来的缺口如果持续多年,可能会改变通胀的性质。此前中国面临的通胀问题相对好解决。真正有问题的通货膨胀,往往跟以下两个因素连在一起,一是持续财政赤字,二是工资成本轮番上涨。

  针对这一态势延伸出来的问题,建设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协调的机制,必须尽快提上议事日程。比如社会保障,其资金的筹措、管理和使用需要愈发精细化。各国经验显示,财政全包和完全依赖金融机制,都不可持续;多数国家都建立了由政府、社会和个人广泛参与的几大支柱。其间两大政策的配合可谓“犬牙交错”。

  而作为弥补赤字的筹资手段,国债主要是财政政策。但一进入市场,便广泛地进入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形成各类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的资产。这也对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提出了新的要求。

  透视金融结构

  货币供应数据上,两项数据对比,可以揭示出当前金融市场一个重要的结构性问题。截至12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有两位数的增长(13.8%),且增速比上年末加快0.2个百分点;但狭义货币(M1)以及流通中现金(M0)余额仅有一位数的增长,且增速在回落(分别回落1.4和6.1个百分点)。

  这种走势是最复杂的情况之一:虽然中国的货币量很大,但是流动性比较差,能够真正支撑的国民活动比以前小。因为M1和M0反映了企业实际资金周转速度与经济的活动度。说明此时中国和许多发达经济体一样,从供给货币到开展信贷活动的中间发生了障碍。当前银行出于担心转贷、三角债等原因,导致有货币供应,但是信贷活动并没有相应活跃起来。

  其间暴露出来的问题,很难通过单一政策解决。如果说因为货币紧,就增加货币供应,但是增加了之后流动性可能会进一步变差。今后单纯货币政策的调控效果在下降,应该向金融市场的结构性改革过渡。

  社会融资总量的数据支持这一判断。2012年这一反应社会总融资规模的数据增加18.6%,而其中(正规)信贷的比重进一步下降:从2008年的72%,下降到去年的52.1%,五年降了20个百分点。这说明在社会融资总量的意义上,货币供应其实是宽松的,这一部分即来自“影子银行”等正规体系之外。国家控制的信贷,和国家不能控制的信贷之间此消彼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关注了要守住两个底线,防范金融的系统风险和区域风险问题。针对明暗两个货币市场的问题出现,有一些对策提出,要将表外业务压回表内,场外交易压回场内,我不同意这种简单的看法。

  根本的出路在于加快金融改革,允许民间金融在合规情况下展开经营,从而化解系统性风险。目前宏观经济管理的复杂局面,更多地是由于体制不顺造成的。应该先理顺体制,再求政策,否则可能宽严皆误。

  走向供给管理

  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我的建议是2013年不要有特别的倾向性,不要特别紧,也不要特别松。原因不仅在于政策的效应递减。从来货币供应不只是货币当局一家供应的事,还有很多企业、居民都参与了货币供应的过程。不妨被动一些,可做可不做的话,可以晚做或者不做,让市场本身发挥一些作用。

  更进一步地,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点,应当从行之多年的需求管理,全面转变到以完善市场机制为主要内容的供给管理上。这里说的供给管理,不是传统投资目录和产业政策意义上的管理;挤压哪些、刺激哪些,这些干预本质上仍是需求的调控。

  真正的供给管理,本质上是通过改革,建立成熟市场经济,让市场机制去协调供需,而不是直接压制干预需求。比如通过户籍制度改革,释放潜在劳动供给,延续人口红利;通过收入分配改革释放消费,平衡经济;通过结构性减税焕发企业积极性,增进产出和效率等等。下一阶段中国的红利,只有通过不断改革才能释放出来。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人口红利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