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在今年三月底,宝洁、联合利华、立白、纳爱斯等日化巨头纷纷扬言,将对洗涤类产品进行全线涨价,价格涨幅达到5%-10%,理由非常简单,因为自去年以来日化类产品的原材料价格上涨超过50%,直接导致日化企业的生产成本上升了25%。

虽然发改委进行了约谈,上个月刚收到发改委200万元罚单的联合利华还是涨价了。

稍抑即扬,联合利华顶风作案,原因何在?

事实上,联合利华这次涨价是必然的,只是时间比预想的来得早。之前,联合利华承诺暂缓价格调整,并没有明确暂缓多久,其实就为这次涨价做了铺垫。而且,全球性通胀、原材料价格和劳动力成本上涨,物流运输成本上涨20%,联合利华更有涨价的理由了。

显而易见,联合利华此次涨价让价格监管部门比较尴尬。一方面是通过“约谈”、罚款来稳定价格,但收效甚微。另一方面,联合利华被罚200万元,却涨价10%,等于是这次罚款很快就让消费者买单了。

金融界简评:企业根据市场情况自主定价,本身没有错,可自由定价的前提是市场的充分自由化。事实上,化工用品完全被四大巨头垄断,消费者选择的余地就非常小。联合利华把价格上调原因推给了原料上涨和物流运输上涨,那么,宝洁、立白、纳爱斯不也面临这些问题吗?

齐鲁晚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除了政府定价目录中的商品外,企业均有自主定价的权利。不过,监管部门并非只能袖手旁观,比如,企业涨价过程中有没有违法,违法处罚是否到位,就属于政府的责任。联合利华被罚后迅速涨价,就与我们的制度力度不够、处罚手段太软有一定关系。 [全文]

中国网:面对巨大的成本压力,日化企业却无法把成本转嫁在终端市场上,个中郁闷外人无法得知,但有责任的企业,是不能将成本完全转嫁给消费者的,更多的,依靠企业练好内功、降低成本,譬如可以通过改良部分产品配方签订原料长单,既可保证市场供应,也不会太受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抑或合理配置营销成本,减少广告投入和管理商场促销人员等等。一味靠价格战略抢夺市场,只会“杀敌一千,自伤五百”。[全文]

证券日报: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告诉我们,在一些已经形成充分市场竞争的行业,直接的价格管制很难起到作用。而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尽管经过发改委的约谈后,一些产品并没有如联合利华一样直接涨价,但其却通过减少产品数量,变相达到了涨价目的。从表面看,消费者的支出并没有增加,但其相同的费用却没有买到与以前同样多的产品,代价是人们生活质量的下降。[全文]

 

东方早报:以消费品限价论,受益者诚然可能众多,但利益受损者为数也不少。

当这些企业遭受成本挤压、利润缩水时,其实是以实现一种公平,制造另一种不公平。从此出发,价格干预政策旌麾所指,本质已有别于计划经济时代,并非政府让渡自身利益于普罗大众,而是在以某种非市场力量对利益进行重新分配,这是借助公平之名损害效率,并不值得赞赏并提倡。 [全文]

北京商报:市场的神奇就在于,该涨的还是要涨的。原材料涨价,物流也在涨价,零售消费品的涨价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上半年不让涨,下半年也要涨。正所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企业不畏罚,奈何以罚惧之。 [全文]

红网:在这一波物价上涨周期中,起到最关键作用的,乃是泛滥成灾的货币。虽然央行多次加息、上调准备金率,吸收回笼了大量货币,但另一方面贷款总量仍在快速增长,M2的增幅依然很大,货币仍然处于充裕状态。过量货币推高原材料价格,影响到物价指数的走势,而在货币供应量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之前,物价是不可能受到控制的。[全文]

中国经济时报:培根有句著名的话:一次不公的判决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尤烈。这话用在价格主管部门控制物价上,也许同样能够说得通。为了控制物价保民生,约谈企业只要控制在合适的范围内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注意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权压人;更为重要的是,当发改委准备开出罚单杀一儆百,一定不能随随便便找个理由,而必须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否则,企业必然会以“吃一堑长一智”的方式来“顶风作案”。 [全文]

广州日报:不厚道地揣测一下,联合利华心里也不是没有委屈的,同样是在石油这条产业链上混饭吃的,混在上游的中石化和中石油调价顺理成章,一会儿吵着加价,一会儿吵着取消消费税,也没见有人“约谈”他俩;混在下游的自己要涨个价,就得小心翼翼地测量一下板子与屁股之间是不是有一段安全距离,要说操纵价格,地球人都知道,只有拥有垄断地位的企业才有这资格,一般人想都别想。[全文]

  • 边球2号:从来都是涨价是接轨,不减价是国情……
  • 虎头虎脑的鹦鹉八哥:发改委都被逗了,约谈有啥用?!罚重一点不行啊?!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联合利华顶风涨价 您怎么看?
市场决定 不涨价不行   -
利欲熏心 还想赚更多   -
无可厚非 有人买就行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