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决定扩大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实施范围,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所谓“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也即俗称的“央企分红”。此次央企红利上交比例调整为5%、10%和15%三档,新增5个中央部门单位和2个企业集团下属共1631家独立核算企业。

央企分红饱受诟病,数据显示,央企2007年~2009年总共才上缴红利1572.2亿元,而同期,央企实现利润逾2.48万亿元,所缴红利占比总利润不过6.3%

央企现行上缴红利,沿用的是财政部、国资委2007年5月发布的暂行办法,但利润丰厚的“央企航母”金融企业并不在列,铁路、交通、文化、科技等部门所属央企也不在其中。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扩大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实施范围应该包括金融央企。

前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感叹:“我不明白,为什么国企搞不好时你们骂我,现在搞好了还是骂我呢?”公众央企不满的因素颇多,其中就有上缴红利太少。

中央决定提高央企上缴红利比例是继2007年暂行政策后的一次跨越;但红利分配如何惠民,如用于充实社保基金等公共服务,却仍无实质性方案,还需走出万里长征第一步。

金融界简评:央企上缴红利将越来越多,这应无疑问。但如果不体现“还富于民”精神,如果不让红利脱离央企圈并转而真正用于民生,央企多缴红利又与百姓何干?

国资委正局级监事 王永庆:央企红利的上调不会对央企有太大的影响。 [全文]

青年时报: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一方面有利于改善目前央企向国家分红严重不足、大量利润沉淀在企业内部的局面。另一方面,从权利的角度看,也有助于凸显央企“全民所有”的本性,保障“全民”之于央企的各种权益的落实。但在欢迎央企提高分红比例的同时,我们更要有进一步的制度性期待———期待分红的全过程能够更加透明公开,充分尊重公众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监督权,最终成为泽被民生、促进民富的公共预算。 [全文]

新华网:如果央企上缴的红利,又通过其他渠道反投到企业,或者被其他一些利益集团所耗费,成为少数权力部门之间的“口袋游戏”,那么,上缴红利的意义也就失去了;在扩大红利上缴范围、提高红利上缴比例后,垄断企业是否也会将负担、危机等转嫁给其他消费者呢? [全文]

中国企业家网:央企、国企本质上归属于国家,为全民所有。一些大型央企在全球商界披荆斩棘,赚得盆满钵溢,公众不但没有给央企送去掌声,却喝起了倒彩,这些中国经济的巨擘掌握着太多的资源,资金充裕,与民争利,地王频现,甚至成为高管贪腐的来源。目前,中国的财政预算尚不透明,监督也有待完善,即使央企红利多收了“三五斗”,也未必照顾到全民福祉,却有可能成为相关部门贪腐的源泉。若使央企红利发挥最大社会效力,目前看来,应建立社保预算,李荣融也曾表示,国资委坚决支持把部分国企受益转为社保基金。这需要完善相关社会保障制度和监管机制,确保资金运作有效、透明。 [全文]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 刘尚希:作为国有企业,央企资产及其收益归全民所

有,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即上调央企红利,可以让更多的人分享央企发展成果。这样,对改善分配状况,更好地保障和改善民生,将发挥积极的促进作用。过去央企利润是“内部循环”,上缴利润很少,有的甚至不交,随着新政实施,意味着更多央企经营绩效将进入公众视线,并接受全国人大监督。央企红利“自产自销”有望终结。 [全文]

华商报:央企上缴多少红利是个问题,但老百姓更关心的是,红利增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红利如何使用?试行3年所收取的红利1572.2亿元,大部分用于央企研发创新、海外并购等业务上。也就是说,央企自己留成90%以上的红利,同时又把上缴的红利几乎全部拿回去扩大再生产了。 [全文]

重庆商报:垄断性央企占有全民所有的资源,但产生的利润却未转化为公共利益,只在内部自行分配,导致其员工收入过高、福利水平过高,成了拉大收入分配差距、贫富差距过大的重要推手。尤其在目前物价上涨、人民生活富裕程度下降的情况下,作为央企,更应担起“大哥养家”的社会责任。 [全文]

皮海洲:红利征收比例只能起到一个参考作用,而不能作为强制性的征收标准。财政部向这类上市公司征收红利,首先必须建立在这些公司进行利润分配的基础上,而且这类公司必须是向股东进行现金分红;其次,财政部所能征收的红利,只能是国有资本作为股东所应该得到的那部分分红。 [全文]

财政部科研所国资研究室主任 文宗瑜:调比例我们都觉得没问题,但将那些数量多、结构复杂的部署央企纳入进来,我们始终觉得很难在短期内实现。部属央企中,效益比较好的是那些电影集团、电视台、出版社、音像公司和部分校办企业。此次5家部委中,文化部、广电总局和教育部赫然在列。 [全文]

经济观察报:金融国资作为收益相当好的央企,一直被认为是收取红利的主要对象,但金融国资虽然盈利情况好体制特殊。如银行都是股份制,你只能从它的出资人中投公司收缴,但中投这个机构自己是没有钱的,都是国债,需要还的,这样的企业怎么收红利? [全文]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 王小广:央企红利上缴比例偏低,留下来的利润太多,一些央企员工待遇又太高,致使老百姓意见很大。提高央企红利上缴比例,有利于推进收入分配改革。 [全文]

经济参考报:我国目前社会保险资金缺口日益增大,在2035年左右每年会产生1000亿元的赤字。用央企红利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可以成为央企红利“用之于民”的途径之一。在央企红利的使用上,不妨考虑采用“专款专用”的形式,即今后逐步加大央企红利向公共预算调入资金,用于社保支出。 [全文]

  • zxxx:国企向来在转嫁负担方面手段很多……
  • 火星:垄断赚的钱哪去了?看看高管的工资奖金吧。
  • 神马:缴上去的最终会到老百姓腰包里?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认为央企多缴红利……
对央企本身不会有太大影响   -
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   -
央企最终会将其转嫁给消费者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