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今年清明节期间的一条新闻恐怕会让很多中国人无端生出几分恐惧来。来自民政部的消息说,经营性墓地护墓费一般以20年为周期,到期后需交纳管理费。坊间一片哗然。在不少人的认识里,墓地的购买是一次性的,墓地的使用则近乎永久性的。很少有人知道,花在购买方寸墓地上的高昂费用,实际上不过是提前缴纳的20年护墓费。

这些年来,不少活着的人被住房问题困扰,虽然屡有人开玩笑说现在百业腾贵,死都死不起,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激愤的笑话而已。这下可好,死不起、死不成成了一个真正的现实问题了。

殡葬行业垄断暴利的问题一直广为公众所诟病。早在2003年,殡葬行业就被媒体评为“十大暴利行业”。由于提供殡葬服务的单位太少,几近垄断。北京墓地价格9年涨20倍。央视甚至称殡葬业的利润率远远高于房地产业,最高的可以达到1000%-2000%,是真正的“暴利冠军”。

中国人比较避讳“死”,平时大家都不会去主动了解丧葬行业,对这个行业知之甚少。这也客观上为“天价殡葬风”搅混市场提供了土壤。

金融界简评:生命是美好的,但人却不能不死。殡葬费用高企,利益推手是最大的支撑。“买”一块墓地想让先人安息,一个晚辈一生中却得为续租的事折腾多次,考虑到祖辈、远祖辈和自己这一辈,这件事就不仅头痛,简直有点可怕。

人民网:殡葬费一路走高,一方面是因为资源紧缺与需求增长的矛盾,比如墓地,我国的基本国情是人多地少,人地矛盾越来越尖锐,从供求趋势上看,墓地价格难免水涨船高。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殡葬费用在短期内畸形上涨,远远超出居民承受能力,这种不正常现象背后,常常具有或显或隐的人为痕迹,暴露了市场运作、社会管理、思想观念等方面的一些问题。 [全文]

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人财富的增长以及对入土为安的执着推升了对墓地的需求。许多老一辈的中国人仍然希望死后能土葬,说明了中国人对拥有不动产的迷恋。 [全文]

羊城晚报:由于殡葬行业的特殊性,其垄断属性在短时间内无法消除。在如是语境下,政府不仅要免除重点救助对象基本殡葬费,还要正视殡葬暴利现实,体现更多责任担当,不能任由经营者要求公墓20年以后续费。殡葬“事业性亏损”到底真实情况如何?亏损知多少,需要扎实的数据信息做支撑 [全文]

 

证券时报:民政部犯了一个常识错误。(墓地)既然是租赁关系,涉及到产权

问题,那么20年一次的费用应该称之为租金,而不应该称之为管理费。 [全文]

北京青年报:所谓“购买墓地”,只不过是和墓地经营者签订了一纸租赁合同。这个合同可以在特殊情况下终止,更难以想像的是,一旦没有在20年后续缴护墓费,所存放的骨灰有可能被随意处置。这种“死无葬身之地”的远景,多少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全文]

每日经济新闻:既然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为何墓地能卖出天价?既然墓地使用期限为50年或70年,为何以20年为周期收费?如果说收取的是管理费,为何管理费如此之高?而且,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人们买了房子,房子的使用期限为70年,即便不交管理费(物业费)断不可能出现房子被物业公司收走的状况。[全文]

红网:如果按现行的公墓式殡葬模式发展下去,只要人还在一代代的繁衍,合乎逻辑的结果,必将是整个大地迟早会被公墓所吞噬。宜建公墓的地方,迟早是要建完的;而“入土为安”的刚性需求,必然会让这样的公墓,不断地建下去。从这一点说,死人不仅要跟活人争地,而且,活人终将争不过死人。[全文]

中国青年报:既然为了“节约土地”而“不鼓励大家都要去寻找墓地”,那为什么又坐视占地动辄几十几百平方米的天价公墓大肆修建?同样是“节约土地”,普通民众希求一块半平方米的墓地而不可得,有钱人却能拥有几十几百倍的土地公墓,“公墓使用”的不公平、死亡的不平等到了如此悬殊的程度? [全文]

  • 悠悠球:我是八零后 可能因为我还不够老 反正现在觉得被撒海里也不错……
  • 禾苗:存在即合理。有钱就葬没钱随风飘扬又咋滴?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认为殡葬业垄断……
政府坐视不理有责任   -
有市场 有人接受 存在即合理   -
没有过多的了解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