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一公里

5月9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节目《聚焦物流顽疾:物流堵在最后一公里》。调查显示,蔬菜从批发市场到零售市场的这最后一公里,流通成本比从山东寿光拉到北京的费用至少高出150%。同时节目也披露2010年中国物流总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约18%,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过高的物流成本导致不少商品价格畸高。

在央视的节目中,物流成本畸高的原因得到总结:进城难、天价过路费、乱罚款、进场费以及重复征税等等。节目采访了一些物流行业的从业者,根据他们透露的信息来看,物流行业几乎是在“见缝插针”的情况下维持利润,超载、抢时间等等,成为在所难免的问题。

目前,中国的物流企业基本是在低水平上竞争,尚处于依靠廉价劳动力进行原始资本积累的阶段。与之相比,国际物流业的竞争核心,来自于高度优化的供应链管理体系、基础设施、信息平台。造成这种差距的,与其说是我国物流业竞争门槛低,不如说是政策成本高,间接上造成市场成本高。最后的苦果,即一个西葫芦从产地运到市场涨价20倍,就得由所有的消费者买单了。

金融界简评:问题的最终爆发并不是一天两天的积攒下来的。物流业发展难不难,有目共睹。而是什么造成了多方面的“阻挠”相继被爆,“相关部门”是否也有这不可推卸的责任?菜价一遍过高一遍过低,相信不仅仅是物流业的问题,水还很深……

资深财经评论员 叶檀:一方面是处处设槛处处收钱,另一方面是打压公益性的货车运输,城市配送遭遇到管理部门的围追堵截,导致最后一公里运输成本急速上升。物流的制度性成本上升背后,是分割市场的小农意识,是为了城市面子的逆淘汰式管理方式。这样的管理正在把中国经济逼回通胀时代,逼回小农经济时代。 [全文]

每日经济新闻:违章罚款、超载罚款和找关系弄入城证的费用变成了物流企业不可避免的成本。中国物流协会相关负责人在节目中也承认,物流车辆违规违法运行是个普遍的现象,不违规违法几乎无法生存。而相关的执法部门与物流企业也形成了某种默契,罚款成为执法部门的常规收入,这形成了一个执法经济的生态圈。 [全文]

广州日报:一方面谷贱伤农,另一方面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日益上涨。最后一公里的价格飞涨与物流企业运营水平有关,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做好公共治理工作。 [全文]

 

证券时报:中国的物流企业基本是在低水平上竞争,尚处于依靠廉价劳动力进行

原始资本积累的阶段。与其说是我国物流业竞争门槛低,不如说是政策成本高,间接上造成市场成本高。最后的苦果,即一个西葫芦从产地运到市场涨价20倍,就得由所有的消费者买单了。 [全文]

中国青年报:在香港、东京这样人员同样密集、交通管理同样严格的大城市,并没有“限制物流货车”一说。如在香港,“送货管制比较少,车辆进城的时间没有限制,24小时都可以送货”;而在东京,“对物流配送货车没有任何限制,货运车被视为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甚至和公交车一样享受财政补贴”。 [全文]

时代商报:从理论上说,物流和物流成本不是“人越多参与效果越好”,也不可能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效果,恰恰相反,就现代物流领域而言,越是少些中间环节参与、越是节省些不必要的人力成本,其效率越高、越节约。[全文]

经济观察网:物流总费用高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物流作为一个产业,越发达,收入越高,对别的部门来说就是负担,是成本,但在一个交相利,不对别人好就别想自己好的市场经济里,物流产业产值高一定是因为它创造的社会价值更高,不然没人会去用物流。 [全文]

江南时报:把物价高涨的板子统统打在物流经营者身上有失公允。要降低物流成本,单靠物流经营者的自律是远远不够的,国家应该进行通盘考虑,尤其对一些关系百姓生活的商品,国家应该开辟“绿色通道”,能不罚款的就不罚款 [全文]

21世纪经济报道 :毫无疑问,当前国内高流通费用确实是物价上涨乱象的重要成因,但把其定性为酿制当前通胀的背后推手则是严重的谬论。 [全文]

  • 占米喝粥:总是事出有因的!有些系统乱都乱上天了。。
  • COCORAINY:看得我真是心凉 两头的穷人都受苦了 有钱的更有钱了!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对于菜价贵在“最后一公里”您认为
物流占很大因素 行业要整改   -
物流是被挖掘出来的替罪羊   -
这样的后果非一日而成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