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总是被质疑,从未被超越,是提到“三桶油”时脑海里最先蹦出的一句话!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被人戏称作“三桶油”,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一直有着高额的利润。然而三油企却屡被爆出各种丑闻,可谓生生不息,折腾不止。敢问一句您们何时能消停?

先是中海油被曝员工人均薪酬38.67万元。垄断央企的高薪高福利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中海油5月12日首次确认此项平均薪酬属实,但是该薪酬包括教育培训费、工会经费、各项社会保险、企业年金等费用。

然后是一季度季报公布后,中石油、中石化“哭诉”亏损。5月18日,中石油股东大会间隙,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石油天然气进口价格仍然亏损。

眼下中石化年度责任报告出炉,虽然口口声声称“每一滴油都是承诺”,但却难掩问题油频发的尴尬。5月29日中石化温州加油站将水加入汽油里导致多辆汽车“罢工”。问题出在哪?设备故障;怎么赔偿车主?语焉不详;如何确保下不为例?最重要的是,中石化的新闻发言人反复提及“奇怪”、“意外”等字眼,仿佛比窦娥还冤。

金融界简评:我们且不去追究这些事件背后的真相,出了问题不可怕,关键还是要看危机公关的能力和态度。其实,真正感到奇怪与意外的不该是三桶油,而是广大百姓奇怪于他们的问题频发,意外于为何他们出了问题总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掺水门]

青年时报:中石化特有的“国有”属性,决定了它的管理层或者说部分管理人员,很难建立起真正的主人翁意识,其经典表现就是“天价吊灯”、“天价茅台”。因为“主人翁意识”不足恃,所以引入“外部监督”才是必需的。“外部监督”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国有资产管理部门与纪检、检察部门的监督,一是社会的监督、公共舆论的监督。但对于前者,给大众的感觉总是“力有余而心不足”;对于后者,则往往被监督对象拒之门外。 [全文]

燕赵晚报:如果中石化心中有“鬼”,如果不能严格加强内部人员的管理与约束,那么,中石化必然可能会出现更多诸如“掺水油”、“问题油”等负面事件。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在竞争激烈的市场大潮中,要想真正赢得消费者的信赖与拥护,必须要始终恪守诚信准则,要切实真心诚意尊重广大消费者,但愿中石化深谙此理。[全文]

新商报:出了问题不可怕,关键还是要看中石化危机公关的能力和态度。问题出在哪?设备故障;怎么赔偿车主?语焉不详;如何确保下不为例?好似作秀3万多个加油站,总共才设12位监督员,天知道作用到底有多大。最重要的是,中石化的新闻发言人反复提及“奇怪”、“意外”等字眼,搞得一点不知情似的,甚至还要求第三方权威彻查是否有人暗中捣鬼,仿佛比窦娥还冤。[全文]

中国青年报:近乎相同的机理之下,汽车“食品”安全事故与人类食品安全事故频频发生,无疑都表明我们的管理水平滞后、质量意识不高。所不同的是,食品的生产销售实行充分的市场化,管理难度很大,而成品油的生产销售处于半垄断状态,管理链条相对简单,却为何也总是管不好呢?[全文]

每日经济新闻:聘请社会监督员监督,实质就是将“社会监督”偷换为“社会监督员监督”——社会监督,本该是公开信息接受全民的监督,而换成“社会监督员监督”,就是几个人的监督,而且,这几个人还是中石化指定的。这实际上不是监督,而是一种对监督的变相抵制。中石化这种毫无诚意的做法,根本无法摆脱当下的信任危机。[全文]

 

[高薪门]

红网:本该透明的垄断央企的员工薪水,倘若不肯爽

快晒在阳光下,总难免让人联想到其中有点“灰”甚至有点“黑”;而垄断央企员工薪水的依据,倘若一直不能搬到台上,总难免让人怀疑台下是否有什么小动作。 [全文]

中国经济网:事实上,在一些垄断行业内部,收入分配的差距也是相当大的。高管年薪数百万乃至上千万,中层管理年薪数十万,普通职工年收入区区数万元乃至更低,是一个不争的现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很多垄断国企高管惊世骇俗的天价年薪,正是内部分配不公、企业管理层与职工之间收入差距日益扩大现状的一面镜子。 [全文]

北京晨报:如果按照风险的大小来分配,我们也没有看到中海油有什么风险。一旦国际油价上涨了,他们很快便把风险转嫁给全民,通过涨价来应付国家油价的上涨。实在不同意,就来个“加油紧张”逼迫国家同意涨价。这一切实在不行,还是出现亏损或者钱赚得少了,就伸手向国家要巨额补贴。[全文]

中国网:我们的垄断企业之所以如此嚣张地大发“垄断福利”,根本的问题就是没有价格倒逼机制,消费者在垄断企业供给产品的定价上,完全没有发言权。消费只能被动地承受垄断企业所定的价格,更重要的是这种价格还在一直试探消费者的承受极限,所以公众一看到垄断企业高薪的新闻,就会敏感,就会生出“仇恨”。[全文]

财会信报:我们的垄断企业之所以如此嚣张地大发“垄断福利”,根本的问题就是没有价格倒逼机制,消费者在垄断企业供给产品的定价上,完全没有发言权。消费只能被动地承受垄断企业所定的价格,更重要的是这种价格还在一直试探消费者的承受极限,所以公众一看到垄断企业高薪的新闻,就会生出“仇恨”。[全文]

财经国家周刊:一直以来,国企薪酬改革就是一个难题。在计划经济时代的很长一段时期内,由国家直接对职工个人进行分配,即“一竿子插到底”,企业无权自行调整工资,也没有工资分配的自主权——这是一种完全计划经济的分配模式。[全文]

[哭穷门]

中青网:这种逻辑真是够荒唐的,一个靠着国人支持,占有着并非天然的公共资源的央企老总,居然抛开自己的其他油品大赚特赚过千亿于不顾,只拿普通百姓家家、餐餐都要面临的生火做饭的天然气来说事,世界上有哪家企业是这样算账的?我们真地佩服中石油公开与民疏离的牛气与勇气。“油老大”说亏损,全国人民都心酸地笑了。 [全文]

证券时报:在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炼油企业出现亏损是完全可能发生的,给予炼油企业一定的政策性补贴或者免税也是可以理解的。关键在于,成品油销售环节的暴利依然存在。即便要补贴炼油企业、给炼油企业政策,也应当首先从成品油销售环节入手,由国资委向两大油企收取红利的方式补贴炼油环节,而不是国家财政给补贴。[全文]

中国广播网:石油企业不好意思从消费者这头下手,并不代表着石油企业就“没奶”吃。会哭的石油企业,又将手伸向了政府,哭闹着要政府减税,借口当然就是炼油“亏损”。[全文]

中国网:炼油板块“亏损”,就狠狠地提高成品油价格,这大概也算是“堤内损失堤外补”吧?!中石油、中石化两巨头将“亏损”与“盈利”可谓是玩得炉火纯青,其将炼油板块“亏损”归咎于是受“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不到位”的影响,用意很明显,就是想再次涨油价。[全文]

四川在线:不断涨价是目光短浅之举,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近年来成品油价格提高了很多,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个阶段已经让民众“吃油”很吃力了,为了个人利益,真的不担心老百姓的生活吗?但是两大石油商似乎看不到,或者从没有去看过、不想看。很显然,油价高低不是主要原因,而是管理上的问题,自己不查自己,就别指望两大石油商,有高风亮节之举了。[全文]

  • 精灵灵:高薪养着 茅台喝着 还嫌活得不够潇洒?鬼都想进三桶油工作吧!
  • 雷神:反正老百姓买单。国家养他们我们养国家。。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为何让人“深恶痛绝”?
利润那么多 还总找借口涨油价   -
高工资 高福利还总爆出丑闻   -
提供问题油?!真别太黑咯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