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自古英雄出少年。据统计,在已披露出生年月的235名现任基金经理中,共有14人属于“80后”,除一人是博士学位外,其余13名均为硕士学位。对于他们的密集上位,坊间评价颇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资本市场向来充满生死搏杀的风险,要成为管理百亿资金的掌舵人实在不易,年轻的“80后”如何担当重任?

尽管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当年也是在28岁时担任基金经理的,但现在“80后”出生的独生子女群总被社会扣上“不负责”、“自私”的帽子,让大部分投资者对“80后”基金经理充满了不信任,于基金公司而言,老基金经理正慢慢流失,起用新人是无奈也是必然。无论如何,“80后”基金经理走上前台已经成为绕不开的现实。

和一些“60后”、“70后”的基金经理相比,“80后”基金经理的教育背景更加优秀。清华、复旦、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等知名金融业培养学府的学子占了较大比重。从业绩表现看,“80后”一代在操作上也比较勇敢,不乏个别业绩表现特别突出者,接受新的投资理念的能力要强。未来的业绩表现值得期待。“80后”成长到目前这个时间,如果不是纯粹的学究派,毕业就进入基金公司工作,其工作能力未必逊于刚入行的医学博士,这样的人成为基金经理,对于基民来说未必是坏事。

金融界简评:年龄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参考指标而已,不能说明全部的问题。最后,或许还是要看业绩说话。

北京商报:能否胜任基金经理与年龄无关,相比“70后”的医学博士、“80后”的实战精英或许更加胜任。不管是“50后”还是“80后”,能够长期坚守一只基金才是基民的福气,不管是巴菲特还是索罗斯,都是服务基民数十年。只有基金经理的执着,才能让基民享受到长期稳定的投资收益。

广州“民间股神”黎仕禹:相比较经验和学问,风险控制才是投资的灵魂与核心,投资的根本是风险控制,投资的目标才是取得超额收益。那些不做风险控制,或者嘴巴上一直说有风险控制,却一直不执行的投资公司,才有真正的风险。

“80后”基金经理之一齐东超:瞄准一个方向往前走至关重要,如果受个人或市场情绪影响,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就很难做好。资产配置上要从中期和长期两方面去把握。要始终保持一种敏感的、积极的心态去跟踪产业界发生的新经济活动和新的消费习惯,做一些有前瞻性的布局。”

 

证券时报:在公募基金界“80后”基金经理逐渐浮出水面后,与他们同龄的一

批私募基金经理也在“奋勇作战”。他们共有的特点是:没有显耀的名牌大学学历,年少时即踏入股市,在股市摸爬滚打中成长起来,崇尚技术面的趋势操作。

新闻晨报:让年仅20多岁的年轻人管理你的资产,你放心吗?有人说,这是“老爸老妈赚钱让儿子来管”,他们在实战中的话语权如何,他们更多地是依靠投研团队的成果,还是凭藉本人的市场反应,目前仍属未知数。

第一财经日报:凡事总有起始,“80后”一定是未来基金行业的中流砥柱,但今年以来“80后”基金经理的集中上位暴露出行业的人才困局,基金公司或许要冷静地思考一下,是否应该适当放缓发新基金的节奏。对于“80后”,眼下自然是职业跨越式发展的大好时机,但仍要注意苦练内功,切忌急功近利。

上海商报:中小基金公司任用新人,除了有魄力,更多的是无奈;与大公司相比,小公司留人相对难些,目前中小公司纷纷采用内部培养和选拔,这样提拔的人才留下来相比‘挖’来的人才,更懂得坚守。

理财一周报:从职业投资人的角度出发,年龄经历与投资业绩并没有直接联系,但是,投资经验对于其业绩确实起到了关键因素。

每日经济新闻:基金经理平均从业年限过短之所以引发市场的普遍关注。基金经理的管理水平和从业时间长短有关,从业时间长的基金经理,业绩一般要好于刚出道的基金经理。目前80后基金经理已经不少了,虽然资历尚浅,不过从2005年至今的熊牛转换,让这些年轻人积累了不少市场经验。

  • 北晴天:感觉都一个模子:名牌大学硕士毕业,毕业做2-5年研究员,顺利成章就成基金经理
  • nnasssa:我相信“80后”
  • tty:长江后浪推前浪。。。基民死在基金上
 

我来说两句

更多留言

 
调查】您认为“80后”是否已经可以胜任?
可以胜任 这与年龄无关   -
不看好 经验是做投资的王道   -
无所谓   -

往期回顾

向左
灰色收入,多少是多啊?
500<2 都是垄断惹的祸?
支线航空“冲动”之殇
“荐人”的江湖
“80后”基金经理站上舞台
“创业板”还是“圈钱板”?
“人人受益”的阶梯电价
管不住房价 管房租?
马化腾也能领住房补贴?!
专家频繁出没 言论着实惊魂
央企该如何上缴红利?
周小川“圈池防热钱”的背后逻辑
海关的“方便”值多少钱?
车改喊了20年 还在挂“空挡”
打“保障”旗号 造精英的“窝”
“首堵”治堵 怎样才靠谱?
无偿回收 买房=白交70年租金?
限购令扩容 约谈有助降房价?
中国 最“穷”的世界第二
明码标价 商品房价格管得住?
活不起 也死不起?
个税调整 谁都伤不起啊!
陈光标:首善 还是伪善?
最后一公里
故宫深陷“三重门”
联合利华不给发改委面子?
三桶油 何时能消停?
谁破了“达芬奇”密码
“窃听门”里的默多克帝国
高铁时代的恐慌
收入跑赢CPI 你信不?
直性子的标普 犯下了大错?
新婚姻时代的婚房AA制
婚前房产加名 征税何太急!
谁猎杀了银行股?
不务正业 上市公司也缺钱?
谁的血液里流淌着地沟油?
不差钱的税负很“痛苦 ”
hold不住了 温州老板跑路了
佛山“半夜鸡叫”挑衅谁?
民营加油站为何总是油荒?
用暴力hold房价 很傻很天真
货币政策会否年内转向?
拿央企开刀 发改委动真格了?
强制分红 证监会火烧“铁公鸡”
降价潮下的“卖房秀”
谁动了我们的养命钱?
中国经济“虚”火太旺了
红派壹号是谁的“九五至尊”?
三亚 别让旅游岛成了“宰人岛”
银行暴利让谁不好意思?
熊痛不痛苦 人说了算?
1斤钢材抵不上4两猪肉?
“黄金龙井”背后的天价经济
“金星”陨落 房企破产潮来了?
现在的中国=150年前的美国?
大戏落幕 “金扫帚奖”颁给谁?
地方政府 房价怎样你才满意?
谁最该过紧日子?
香港楼市泡沫会爆破吗?
谁把国人逼成“守财奴”?
“中国式买房”是调控下的蛋
“房腐”不除 房价难降
“拆散婚姻”的调控就是耍流氓
当理想遭遇高房价……
“一房四吃”才是高房价的真相
是央视无知还是万科无赖?
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