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当中国的城市化遭遇全球化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28日 11:09      解放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在过去的三十年,国际产业资本与中国内地及农村的廉价劳动力在沿海地区结合,是全球化浪潮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而且这一事件至今仍在继续。在经济集聚的趋势下,全局发展和区域平衡短期内可以兼顾,长期内也是统一的。中国必须选择“在集聚中走向平衡”的城乡与区域协调发展道路。

  作为全球分工链条的一个重要环节,中国经济崛起的故事从一开始就与空间结合在一起,并且又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展开。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恰逢全球经济刚刚经历滞胀,急需大量优质廉价劳动力来重新整合全球的制造业,而国际贸易的主流方式又是海运。于是,这场“时空交汇”的结果就是发生于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集聚──国际产业资本与中国内地及农村的廉价劳动力在沿海地区的结合。

  然而,一旦试图深入探讨中国经济增长背后的城乡与区域经济的发展,转型与发展中大国的特征就使问题变得复杂而独特。“转型”说明了“市场化”的力量不容忽视,“发展”意味着从传统城乡二元经济向现代一元经济的转变,即“城市化”的过程,而“大国”则预示着中国经济的转型与发展又必然是在地区间差异巨大的初始状态下展开的。集“转型”、“发展”与“大国”于一身的,当今世界首推中国。于是,任何对于中国城乡与区域经济发展的讨论,都不应离开“市场化”、“城市化”与“全球化”的大背景。

  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当我们讨论中国的城乡与区域发展时,同样不能忘了这一点。就在世界银行于去年11月发布的《世界发展报告2009》中,也提出了类似的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东京那么大?”

  这事实上是在问大家,什么决定了城市的最优规模,如何理解世界大都市(比如东京、巴黎等)普遍规模不断扩大的趋势。

  这个问题的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教训。日本东京在其发展过程中,曾经有一段因为担心城市过大而实施“首都功能分散计划”的时期。在这大约十年时间里,东京的人口数量下降,与此同时日本的经济增长速度却落到二战以来的最低谷,这段时间正是学者们所称的“失去的十年”。这些经验同样值得我们在思考中国城市发展问题时引以为鉴。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西伯利亚比较落后?”

  尽管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却地广人稀。世界银行之所以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它具有相当的代表性。世界上有很多地方不乏自然资源,不乏优美的环境,但那里的人口和经济活动却较为“稀薄”──表现为经济活动和人口的规模较小、密度较低。这个问题涉及到如何看待一国内部区域间的平衡发展问题。

  在中国,如果要回答地理、资源、历史等各种条件差异巨大的不同地区如何协调发展,也必须先将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区域间发展不平衡的原因搞清楚。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非洲国家相对贫穷?”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相关链接

  全球化转向哪里

关键词

全球化 城市化 

到论坛讨论
    解放日报 其他文章
    • 上市公司爱挤“末班车” 四月年报披露将“井喷” (2009年03月25日 13:42)
    • 2009年境外投资将在亚洲继续 (2009年03月21日 14:42)
    • 前两月传统行业受宠VC/PE (2009年03月21日 14:41)
    • 汇源并购案搁浅传递的信号 (2009年03月21日 14:39)
    • 产权市场“三统一”有序推进 (2009年03月21日 14:38)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