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陈同海:国企腐败第一案

2009年08月05日 14:42 来源: 《中国石油石化》 【字体:

  ——中国石化集团原总经理陈同海被判死缓

  作为国企高管腐败案中级别最高、掌管企业规模最大、涉案金额最多的一案,陈同海事件给人们带来了深刻的反思。

  陈同海案落定

  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原总经理陈同海一审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至此,陈同海成为国企高管腐败案中级别最高、掌管企业规模最大、涉案金额最多的一人。

  ■文/本刊记者 尤 放

  转眼又是北京的夏天,距陈同海东窗事发已整整两个多年头。7月15日上午,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因受贿罪,判处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原总经理陈同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陈同海一度是影响中国经济的风云人物。在他执掌中国石化期间,中国石化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2007年以1316.36亿美元的年营业收入,在全球500强中排名第17位,成为排名最靠前的中国企业。然而,在此期间,陈同海的人生轨迹却从辉煌走向了没落。

  受贿近2亿

  陈同海受贿金额巨大,令人震惊,堪称国企高管腐败第一案。经法庭审理查明,1999年至2007年6月,陈同海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转让土地、承揽工程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9573亿余元。

  对此,法院方面表示,论罪应判陈同海死刑。但是,陈同海在因其他违纪问题被调查期间,主动、如实地交代了办案机关未掌握的全部受贿事实,属于自首;在案发后主动退缴全部赃款,尽力挽回国家损失,向有关部门检举他人违法违纪线索,为有关案件的查处发挥了作用,属于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在侦查、起诉、审判期间认罪态度较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在综合考虑全案案情以及陈同海的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之后,法院依法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在庭审中,陈同海对所犯罪行全部承认,当庭也没有表示是否上诉。对于陈的这一表现,不少人认为,情理之中。

  可以回顾一下,以往比陈同海犯罪数额小的案例,譬如,成克杰、王怀忠、郑筱萸等,他们都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相比之下,法院对陈同海的判决可谓网开一面。

  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说,以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受贿案为例,李嘉廷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但因为其具有立功情节而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样,对于陈同海的死缓判决,也是符合人民法院一贯掌握的量刑标准和刑事政策的。

  “红顶商人”陨落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陈同海的落马,再次证明,腐败为党纪国法所不容。正如新华社评论员文章所言:“无论是什么人,无论其职务有多高、权力有多大,只要触犯法律,都必将受到严惩。”

  那么,一向颇为低调的陈同海,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很多人眼里,陈同海是一位身居高位的“红顶商人”,出身革命世家,父亲陈伟达是中共上海老一辈领导人之一,曾任浙江省委书记、天津市委书记、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

  和一些国企高管的经历类似,今年61岁的陈同海,多年来,一直在政企之间大步行走。应该说,凭借着自身的才华以及显赫的家庭背景,陈同海的仕途一直顺风顺水,46岁出任当时的国家计委副主任、54岁担当中国石化集团总经理。

  作为国企改革的“少壮派”,陈同海深受中央有关领导的赏识和器重。一位中央领导曾这样评价陈同海:有为、有冲劲,是思路开阔的国企领导人之一。

  早年,陈同海毕业于东北石油学院采油工程专业,随后进入大庆研究院开发一室做地质员。不久,被调往当时的浙江省科委,成为一名技术性干部。1983年3月,陈同海返回石油系,在原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镇海石油化工总厂(现镇海炼化)履职3年零9个月,担任过党委副书记、书记。

  1986年12月,陈同海又调回政府部门,担当浙江省宁波市常务副市长,开始长达12年的政治生涯,先后任职浙江省计经委常务副主任、浙江省宁波市代市长、市长,并于1994年1月,升迁为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

  1998年4月,陈同海再度重返中国石化,连任了5年的中国石化集团副总经理。2003年3月,原中国石化总经理李毅中入主国资委,陈同海几乎没有悬念地成为中国石化集团的“新帅”,一个月后当选为上市公司董事长。

  “陈同海赶上了所有前任都没想到的好时代。”一位老石化人如是说。2003年,石化产业进入景气周期,中国石化赢利水平随之大幅提升。据统计,截止到2006年底,中国石化实现销售10500亿元,增长约26%;实现利税约1300亿元,增长约18%,其中实现利润670亿元,增长约20%。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罔顾法纪,陈同海在任中国石化高管期间,却极大地辜负了众望,利用手中的职权,大搞权钱交易,大肆收受贿赂,其行为严重损害了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廉洁性。

  2007年6月22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下令,免去陈同海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职务。三个月后,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十七大中央企业系统代表团分组讨论时,首次向媒体记者透露,陈同海处于被“双规”的调查阶段。

  双面陈同海

  与此同时,坊间传言也开始沸沸扬扬。有媒体报道,陈同海是人见人怕的“霸王”,每月公款花天酒地达120万,平均每天挥霍4万元。

  另有传闻称,中国石化在上海F1大奖赛上赞助费高达8亿元人民币,但陈同海仅用两天的时间就与主办方谈成了这笔投资。一家股份制人寿公司的筹备者费劲波折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约见陈同海,但谈了仅40分钟陈同海就同意出资2亿元入股。

  这一切,听后让人不由咂舌。但在一些基层员工眼里,陈同海平易近人,非常儒雅。有一次,陈同海前往南方出席某大型石化项目的奠基仪式,该企业的摄影记者,一直扛着机器跟踪拍摄。直到最后一刻,陈同海临上车前,突然转身,握住这位摄影记者的手,笑着说了一声:“谢谢,辛苦了!”

  事隔多年,这个小小的细节,至今让上述这位记者回忆起来颇为感概。和一些基层员工一样,他对陈同海并无恶感,认为陈同海在位期间建树颇多,譬如,提出“治散”主张,建立更加合理的薪金制度、加强海外战略的执行和大刀阔斧地进行资产重组等,由此提升了中国石化的利润率和市场化程度。

  实际上,陈同海个性难琢磨,具有很强的双面性。中国石化内部人士说,陈同海行事作风的确非常强硬,这一方面表现在工作业绩,另一方面则表现在“一把手”权力的滥用。

  近年来,中国石化炼化“强桩”战略不断升级,拥有镇海炼化、茂名石化、青岛炼化等一大批具有世界级规模的大型炼化企业,在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形成强大的集群优势。对此,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庞大投资计划的落实,与陈同海战略眼光、魄力以及在政府高层的人脉不无关系。

  但伴随着企业的跨越式发展,陈同海的个人私欲也在空前膨胀。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陈同海不仅与原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共同涉及青岛大炼油土地转让、染指奥帆基地商业开发案,而且涉嫌违规赞助上海F1赛事。

  2008年1月,人民网公布消息,陈同海在中国石化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钱款数额巨大;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生活腐化。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其中受贿问题已涉嫌犯罪。

  就在案发前的半年,陈同海还大谈领导干部作风改进问题,他在2006年12月28日发表年度工作报告,报告中提到,“国有企业是我们党执政的重要基础,我们运营的资产是国有资产,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我们的首要责任。无论条件如何改善,我们都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力乱花钱。”

  现在看来,这番话,显然是一个巨大的讽刺。面对自己酿下的悲惨结局,陈同海只能在铁窗里痛苦地反思。

  “去陈同海化”的中石化

  如今,陈同海的时代已渐行渐远,而“去陈同海化”的中国石化,将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一位中国石化内部人士坦陈:“如果说陈同海出事,对中国石化没有影响,那并不客观。”的确,陈同海案件的教训是十分深刻的,对中国石化内部产生了巨大的警示意义,让各级领导干部更加严格要求自己。

  值得欣慰的是,在现任总经理苏树林的指挥下,目前中国石化的各项工作运行平稳。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及两年前中国石化那次有史以来最大的人事震荡。那是2007年6月22日的晚上,中国石化股份公司突然发布公告,陈同海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和董事职务。而就在当天下午,刚刚上任辽宁省组织部部长半年的苏树林已火速“空降”中国石化。

  匆忙接到任命的苏树林,遇事不惊,思路清晰。他在紧急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上,开诚布公地提出了四项要求,第一,要认真学习贯彻好中央精神,把思想统一到中央要求上来。第二,要按照党组既定的工作方针,把各项业务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第三,要积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确保在关键时期实现“四个稳定”。第四,要满腔热情地关心干部,爱护干部,充分发挥各级干部在企业发展中的中坚骨干作用。

  这一部署,有效地稳住了当时的紧急局面。一周之后,在考察燕山石化时,苏树林又提出了“三不变”,即原有领导分工不变,工作方针不变,原有工作程序不变。

  事实证明,两年来,中国石化原来既定的战略目标并没有变,譬如,陈同海在任时大力推进沿海“强桩”战略,苏树林上任后,这一战略得到了进一步升级。去年以来,中国石化与上海、杭州等城市和广东、福建等省份建立战略合作,优化投资布局和产业结构。

  同时,在做长上游“短板”方面,苏树林的进入,也给中国石化带去了新的作为。尤其是对上产潜力最大的塔河油田、普光气田,中国石化更是全力以赴,加快加工能力建设,抓紧扩能改造,并充分发挥现有装置的潜力,动用优势兵力寻求集中加工的优化方案。

  在“走出去”方面,中国石化的脚步也在继续加快。从去年底起,中石化先后收购了加拿大Tanganyika公司和瑞士公司Addax。其中,堪称转型性收购的Addax一案收购金额高达72亿美元,成为中国油气行业史上最大的交易。后者的年产量达700万吨,这一数字相当于中石化2007年全年的海外份额油产量。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