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张蕴岭:“大象”难当 中国责任重

2009年08月27日 03:21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中国—东盟自贸区即将建成,东亚一体化也已提上议事日程。如何消除周边国家对中国国力迅猛提升的担忧,如何担当大国责任以及处理好东亚主导权,是中国无法回避的问题。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学部主任、学部委员,同时也是全国政协委员的张蕴岭,是外交战线的重要智囊之一,对这些问题颇具发言权。

  “大象”要担当更多责任

  时代周报:中国—东盟自贸区明年初就建成了。您作为它的理论倡导者和实际推动人,有什么样的感受?

  张蕴岭:很高兴看到将近20年来的努力,终成正果。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成,势必极大地促进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同时也将进一步提升双边的政治互信。同时,对日本、韩国和东盟的自贸区合作产生积极示范效应,有助于东亚一体化进程。

  时代周报:有人评价说,当前中国的周边环境出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好形势。对此您怎么看?

  张蕴岭:的确,从创建中国—东盟合作机制时起,中国的外交开始主动出击了。过去在许多问题上,我们只是处于被动应付的局面,力图被动地保住稳定的环境;而现在,我们有了一定的主动权,在主动构建稳定、和平与合作的环境。

  时代周报:中国是怎样让周边国家对我国政策的转变有实际的感受?仅仅靠诚意吗?

  张蕴岭:当然不仅是诚意,因为中国可以给别国提供更多的利益。比如和东南亚谈判自由贸易区建立之前,搞“早期收获”,对落后的老挝、柬埔寨、缅甸实行单边让渡,不要求他们对等开放市场;向非WTO国家提供WTO国家待遇等等。还有,中国改善周边基础设施,建设边境经贸发展区,主动推动许多倡议,使周边国家感觉得到实惠。

  时代周报:周边国家情况各不相同,他们怎样看待中国的崛起?

  张蕴岭:中国持续发展,实力上升,给周边国家带去三个影响,一是提供利益,二是造成竞争,三是增加影响。中国做任何事情,首先考虑的肯定是本国利益,但是,也必须考虑其他国家的关注和利益。中国块头太大,发展太猛,在有些方面,别国往往应付不了,来不及采取一些有效的对策,使得他们陷于被动。这需要中国理解,并且采取适当措施。

  时代周报:这个层面,您能否详细谈一谈?

  张蕴岭:比如一个人走路,也可能产生善意的碰撞,对别人造成伤害。中国发展很快,竞争力很强,别的国家应付起来不容易,有时在他们国内也可能会产生政治、社会上的问题。我有一位泰国朋友说,你们是大象啊,我们只是小动物,你们只是善意地动一动腿就会踢到我们,一踢到我们,伤口就很大。

  这也不是没有道理。外国人经常反映,我们刚适应了中国的节奏,中国又起了变化。我就说,变是中国的一个特点,我们也处在调整期,我们国内也有很多问题,也有不确定性。这样一来,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就有一定的难度,加之西方的意识形态等因素,使问题更加复杂。

  有外国朋友问我,表面上中国周边国家都说和中国相交很好,实际上却互不信任,这是不是事实?我回答说,两个方面都有,一方面要和中国交往,因为有实际利益存在,另一方面又要为自己的利益多重运筹,防备中国。用得最多的策略是hedging(杠杆),两面讨好,多方讨好。

  冷战后一个很大的变化是,周边国家可以多重选择,选择空间增大了。中国要善意地看待这个变化。以更宽广的胸怀看待周边国家,实行更宽容的政策。

  美国要学会接受现实

  时代周报:前段时间希拉里高调亮相东盟区域论坛会议,一些东盟国家表现得很高兴。您怎么看?

  张蕴岭:东盟对中国在政治上还是有顾忌的,尽管我们这些年加深了和东盟的合作,并构建了战略伙伴关系,但毕竟中国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庞然大国,并且就在身边。另外,东盟一些成员国在南海上和中国有争议。他们很希望有其他力量来平衡中国。这其实也是东盟一贯的战略,就是“小国推大球”,把大国引进来对话,彼此牵制,从而保证东盟地区的和平和安全。

  时代周报:前几天,基辛格撰文分析新型中美关系时称,不赞成美国继续对中国实施冷战思维的“遏制”,同时也提醒中国不要有组建亚洲集团对抗美国的企图。我们和东盟的合作,有这个企图吗?

  张蕴岭:应当说,起初是有的。冷战结束以后长时间内,美国对中国实施“遏制”政策,中国需要找一些平衡的力量。我们搞区域合作不是为了对抗美国,而是为了缓解和美国的关系。过去是美国的朋友,我们就不去发展,后来转变观念了,是美国的朋友,我们也可以做朋友的。

  我经常对美国人讲,中国搞区域合作,是在不改变现状的前提下,发展新的关系,不是为了对抗美国。但毕竟存在一个天平向哪边倾斜的问题,美国人担心有一天天平过分地倒向中国。不过从中国方面来说,现在的确更多的是考虑区域合作共赢,对抗美国的因素在降低。

  时代周报:美国重回东盟的战略考量是什么?

  张蕴岭:现在还不清楚它的下一步。不过从它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一事上,可以看出它的决心很大。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其中有一条是承诺不使用武力。这对于美国来说,是破天荒的。美国的军队在全世界,从来没有承诺过不使用武力的。武力解决问题是它们习惯使用的手段。

  时代周报:最后一个问题,请您评估一下东亚一体化的前景。

  张蕴岭:我现在没有以前那么乐观了。东亚一体化很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可能永远实现不了欧盟的模式。主要是这个地区,矛盾太多,大国间缺乏政治互信。例如中日韩3国自贸区,进程就太慢,官方支持的专家研究进行8年了,还是原地踏步。最近日本方面放风出来,希望提升中日韩自贸区的研究层次,让官方人员参与进来。我认为,东亚合作得先易后难,哪里容易就先从哪里干起来,总之是要少喊口号多干实事,一步一步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