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谁是造成这场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

2009年09月02日 00:31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这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被格林斯潘称为“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对于它的真正起因,至今仍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目前大部分人都倾向于认为,这次经济危机是华尔街那些贪婪狡诈的银行家造成的,为了获取巨额利润,他们宁可把钱借给那些很可能无法还钱的人去买房,于是制造出不合格的“次级贷款”。然后,他们把这些次贷卖来卖去,并在此基础上绞尽脑汁发明出复杂难辨的金融衍生品。在这一过程中,政府监管缺位、市场投机炒作及信用评级机构尽职不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最终泡沫破灭,那些次贷变成了呆坏账,由于数额巨大,众多金融机构因此一下子陷入了资金紧张,甚至是资金链断裂,这就是次贷危机。

  这种解释从表面上看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可是细细推敲,却发现并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真实原因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我们可以反问,借钱前先看看对方是否有偿还能力,这是连普通老百姓都明白的简单道理,而一向以精明强干、稳健经营著称的银行家怎么会突然间智商比普通老百姓还低?难道他们不明白其中的风险?还有,说普通投资者、信用评级机构水平有限、见利忘义,可能还有人相信;而精英云集、曾经创造了战后长达60年经济增长奇迹的美国政府,怎么也会对风险巨大的“次贷”听之任之、甚至是暗中纵容呢?说美国政府眼光短浅、能力低下或者见利忘义,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事实上,这场经济危机的真正起因在于美国政府对市场经济的不恰当干预!

  一、从本质上说,经济危机是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在典型的市场经济中,随着经济的长期快速增长,社会资本必然不断增加。资本的天性是要牟利的,牟利的天性促使资本面临两种选择:一是投入到社会生产之中,扩大产能,这就会发生马克思那时以生产过剩为表征的经济危机,凯恩斯则称之为有效需求不足;二是进入虚拟经济领域,也就是进入股票、期货、债券等金融市场领域进行所谓的博傻游戏,于是最终就发生了1929年“大萧条”和现在以次贷危机为表征和开端的经济危机。一般而言,过剩的资本首先会选择进入生产领域,在既定技术条件下,这必然导致产能的扩张,降低各行业的盈利预期,当资本增长到社会生产的风险预期高于盈利预期时,也就是当资本在社会生产领域陷入盈利困境的时候,要么产生生产过剩型的经济危机,要么资本在政府有意识的引导下进入虚拟经济领域。因此,市场经济特有的经济危机无论是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其根源都是因为社会资本的扩张与资本牟利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造成的。

  尽管市场经济体制下经济危机的产生有其客观必然性,但如果政府调控有方、引导得法,就可实现经济的长期较快增长,延缓经济危机的产生或者降低其破坏性。西方发达国家战后长达60年的经济增长奇迹就是一个例子。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从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百废待兴到1929年的经济危机只用了11年的时间,而二战以来至今已60年没有发生大的经济危机呢?原因在于:一是科技的迅猛发展与运用。自二战以来,汽车、电视机、冰箱、空调、手机、网络、电脑等多种具有革命性改变人们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科技产品,相继被广泛地运用在社会生活和社会生产之中。二是社会福利制度的建立。社会福利制度实质上就是通过国家手段建立起来的一种相对“均富”的体制,并由此直接催生了一个庞大的第三产业的兴起。因此,西方社会二战后制度的改变并不是解决了市场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而是顺应了市场经济的需要,延缓了危机的爆发。缓解市场经济结构性缺陷、维护市场经济稳定的方法从大方向而言只有两种:一是科技进步,科技进步带来新的需求,为社会剩余资本创造新的牟利之所。二是尽可能地扩大社会需求。只有尽可能地扩大社会需求才能使社会具有最大的资本容量,这就需要全民的消费。

  二、政府对市场的不恰当干预是造成危机的“罪魁祸首”

  次贷危机本质不是市场失灵,而是政府失灵,其根源在于政府对市场的不恰当干预,扭曲了市场机制,造成了市场机制自我调节、自我纠错功能的丧失,次贷危机完全是一场人为危机。那就让我们看看美国政府是如何错误地干预市场的:

  1.通过政府管制计划干预市场,影响银行的自主经营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致力于建设“伟大社会”。当时的总统林登·约翰逊颁布了平权法案,要以政府的力量来帮助那些经济上的弱势人群得到更多利益。从此,美国陆续展开了一系列干预市场的政府管制计划。1977年,卡特总统签署了《社区再投资法》。这部法规强令银行向低收入家庭和低收入社区提供住房贷款。1978年又推出了《平等信贷机会法》,要求金融机构不能因借款人种族、肤色、年龄、性别、宗教信仰、国籍和身份差异有任何信贷歧视。

  也许这些法律看上去问题并不大,银行确实不应该因为种族性别等因素对顾客有所歧视。但银行确实应该对贷款人进行筛选,不向那些很可能无法归还贷款的人放贷。可是,如果银行拒绝向某人发放贷款,即使完全是出于经济原因,那个不满意的贷款申请人也可以指控银行歧视他。在法庭上,由普通人组成的陪审团往往倾向于怀疑富有的银行家,而更相信可怜的贷款申请者。一旦银行输了官司,就会受到来自政府的严厉制裁。对银行来说,这也是一种风险。权衡市场风险和来自政府的风险,显然后者更大、更无法逃避。于是,银行就只好放弃原有的风险控制机制,发放所谓的次贷。

  2.以政府信用对“次贷”提供隐性担保,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美国政府干预银行发放“次贷”的初衷是好的,政府不忍心看穷人买不起房,于是,先让银行以次贷的方式把钱垫上,让他们能够买房,然后政府再通过两房把钱还给银行。两房买了次贷债券以后,并不是把账单直接交给华盛顿报销了事。美国政府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那么怎么办呢?两房再把这些债券重新包装成其他金融产品投到市场中去。在整体经济增长和房价上涨的情况下,再加上两房拥有政府信用,人们相信他们永远不会破产,只要包装得当,这些债券不愁卖不出去。不仅如此,美国政府还通过各种途径影响信用评级机构,要求对这些次贷债券不得做过低的评级,否则就是歧视弱势群体。然而,这样做的实质是美国政府为那些有毒资产提供了隐性担保,这样一来,整个金融体系就被搞乱了,市场纠错能力被禁止。买了这些债券的金融机构会再次包装,再卖出去,这个过程会发展到无比复杂的程度,以至于最有经验的银行家也禁不住诱惑,认为可以从中盈利。

  我们可以看看“两房”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公司,“两房”的中文译名分别是房利美和房地美。这个译名不能提供任何关于这两家公司性质的信息。但如果看看他们的英文全名,所有人都会意识到一些东西。房利美的全称是联邦全国按揭联合会(Federal National Mortgage Association),房地美的全称是联邦家庭贷款按揭公司(Federal Home Loan Mortgage Corporation)。正是这样两家有着政府背景和政府信用的公司,他们绝不同于市场中的其他公司,所有人都相信他们不会破产,如果他们出现问题,美国政府一定会出手帮助的。当初成立这两家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美国的穷人能够购买房屋。这两家公司起初完全由政府经营,后来,进行了一些私有化改革,但改革很不彻底,他们仍然规模过大,而且拥有政府信用,可以说,美国政府正是通过“两房”来实施其帮助穷人购房的计划的。

  3.长期实行的低利率政策进一步放大了“次贷”窟窿

  美国政府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强制贷款,起初规模并不是很大。但后来,美联储为了刺激经济增长,以及使更多的穷人买得起房子,开始货币政策大放水,长期实行低利率政策。低利率大大增加了愿意买房的人数,也就大大增加了次贷的数量,次贷制造出的财务窟窿迅速扩大。但同时,长期低利率导致的通胀也掩盖了这一切,延缓了危机的爆发。结果,危机终于爆发时,破坏力格外巨大。烂苹果再怎么清洗也不会变成好苹果,所有这些债券和金融衍生品的基础是那些很难收回的贷款,这就注定了危机迟早会爆发。

  三、政府干预市场目的在于弥补市场失灵,而非扭曲市场机制

  目前很多学者将美国这场由次贷引发的经济危机归结为美国政府金融监管不严和国民过度消费等表面现象,其实是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次贷是美国政府一手造成的,根源在于政府对市场的不恰当干预导致了市场机制的扭曲。战后60年美国经济的长期繁荣所聚集的天量资本缺少牟利之所,为了维护经济的增长,为了维护市场经济的神话,美国政府只有鼓励国民透支消费、盲目投资;只有降低监管,鼓励所谓的金融创新。为什么华尔街会玩起了空中游戏?根源就在于传统的业务利润太小。如果没有美国国民的透支消费和金融市场高杠杆的牟利效应,美国经济早就陷入衰退了。只不过美国政府这种饮鸩止渴的方式加深了危机的严重性。

  只要是实行市场经济,经济危机从根本上来说是无法避免的。然而,恰到好处的政府干预可以延缓危机的发生或降低危机的破坏力;反之,如果政策失当,则会加速危机的产生或加剧危机的破坏性。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应以弥补市场失灵为目的,修复并完善市场机制的自我纠错功能和其对经济的自我调节功能,而不是用非市场手段人为地扭曲市场机制,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从根本上说,摆脱经济危机还需要通过积极推动科技进步、创造新的社会需求来实现。当前的这场危机,如果没有科技革命的产生是不可能很快就结束的,就算是有科技革命的带动,以现今如此庞大的社会资本总量和社会生产能力,新的危机将会在不长的时间里再次爆发,而不是什么百年一遇,市场经济正在用危机邀请人类社会整体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对此,我们必须在思想上有所准备。

  (作者单位: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