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气候组织大中华区总裁吴昌华:新能源一定会市场化

2009年09月12日 17:36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吴昌华

  主持人:中国在推动新能源产业发展方面,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您觉得新能源产业中国来说,应该着重发展哪一个细分产业?

  吴昌华:没有,这个东西是这样的。其实中国的经济规模之大,发展速度之快,没有任何一种单方面的一个行业能够真正解决中国能源需求问题,其实最优化的一种结构就是肯定各种能源全要一起发展,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希望尽量减少对煤炭的依赖。说句实话,一种不得已的情形,就是中国还是要烧煤,这是我们一个最主要的一个能源的来源,不能不让我们烧煤。包括美国中西部那些洲,也得烧,不能不让他烧,可以说不烧或者烧的不同,是用别的方法,技术上基本上大部分是有了。中国现在其实很大程度上已经在领先,清洁煤技术的应用,中国因为用的很大,科研投入也很高,现在包括IGCC、超临界技术,中国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面,而且开始出口技术,这是中国一种赢者的战略,这是煤炭。

  新能源,肯定都得往前走,这个情况之下,这个会我参加了几个,有很多人对核能看好,我也其实比较赞同,因为核能相对来说,技术比较成熟。技术不确定的话,还是不确定,还得试,很慢。那么核能技术基本上已经被证明了,可信,当然也有它的问题,任何一项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而且中国基本上也很对方向,在大力发展核能。

  风能,中国发展这些年也很快,太阳能现在国内也开始做起来了,还有地源热泵、生物燃料等等,都要往前走。每一个具体的分到下面行业当中,都会有具体的问题,比方说生物燃料,不能弄粮食,这种情况下,技术,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的生物柴油技术要开发。更重要是在新能源行业,核能,中国要尽量规模化的问题,当然有投入的问题。对风能,中国可能更多是一种调整,已经走了八年,让世界都震惊了,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学了很多,有很多教训,有很多经验,进一步怎么巩固这个行业。包括技术更新换代,研发怎进一步上去问题。太阳能,光热中国用的很好,也在进步。光伏发电这一部分,国内市场终于开始了。对于金融危机,国际市场不在了,所以国内市场会起来,这里面可能要花一段时间,因为技术上到底怎么用。虽然国内现在建筑太阳板弄上去,有很多技术上的细节没有标准,这是国内要做的事情。

  比如地源热泵,中国用的也很多,更多对中国来说所谓新能源行业,中国已经开始有了,但是可能要进一步好好做技术更新部分,对于像电池储电部分的技术,某种程度上讲还有点像明天的技术,还没有完全到位,中国也在做了,包括电动汽车也在做,政府要投入,怎么激励。

  整体来讲,为什么大家都看好中国,中国基本上好像走的路都很对,做的都很好,大的方向非常非常好,但是对中国而言,更多是自己本身能力、研发、技术,自己很多的瓶颈,国内要去解决。

  主持人:您可不可以举个例子,哥本哈根协议签订之后,对于企业的影响举个例子,在投资新能源或者节能减排技术方面。

  吴昌华:你对这个哥本哈根的期望也不要太高,解决季候变化问题,有一个国际公约不可能就解决问题的,相反其实它又是必要的环节。很大程度要保证国际框架,一定要有效进一步支持或者推动,或者催化国家一级的决策。无论国际上达成什么协议,最终都要落实在国家层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哥本哈根定的大方向,目前跟中国国家一级的决策是一致的,这就牵扯到企业。比如中国现在要大力发展新能源行业,这是机会,第一投资界来讲,这是投资的机会,对技术创新的企业来讲,这是它的市场,同时对应用方面,中国也会去用,不能光制造这个技术不去用这个东西。

  尚德电力,可能有点老故事的经历,在这个时代之下,哥本哈根达成的协议,跟中国目前下一步要推动的新能源产业,受益匪浅,就是它的市场,这就是一个赢者的战略。对于能源的战略,工业过程当中余热利用,比如远大空调,就是长沙的一个企业,这就是的张越生意,本来他自己可以做,其实也有它的市场,在小规模上可以去做,但是一个企业长久发展,解决方案需要规模化,而且快速规模化,如果没有这种政策环境,不可能实现的。有了这种政策环境,就可以快速实现了。

  主持人:但是很多新能源,现在依靠政府补贴,您觉得这个部分可以更市场化吗?

  吴昌华:一定会市场化。一个新的技术产品有一个生命周期,从实验室一个想法出来,到尝试,真正能够商业化有一个过程。可以发现这个规律是非常明显的,对前期的研发这些技术很难叫企业界去投钱,这是政府自然而然大量投入,这就需要一个国家在战略投资当中一定要大力去投,但是当技术出来的时候,尤其前期的时候,逐渐的出来,觉得可行,这种情况下VC就会进来,风险投资可能就会进来,然后逐步的公共财政慢慢开始减少,慢慢PE进来,私募再进来,当它真正完全到市场化的时候,商业银行承担就行了。

  所以在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投资人参与进去,完全是复合这种规律。前期政府要投,这是很重要,政府认定了这个东西肯定会投,但是对后来的这一个环节,尤其私营界部门要进来的时候,一定要政策的激励,一定要给他信心,投资人最关心风险,任何事情都有风险,但是一定要保证这个风险是让他觉得可以承担的范围之内,他可能去动,他要有回报,你看这是公益事业,你就要去投,对企业界不是这么一种逻辑。

  主持人:这次会议主题之一重振增长,有一个分主题重塑亚洲经济增长的模式,您觉得引领未来,亚洲经济增长有没有存在一个共同的模式?因为各个国情不一样。

  吴昌华:还是要允许创新,什么叫模式?也就是说模式基本上是等于事情发生之后,你来总结,这可能出现了几个主要的共同的一种东西,我相信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同的政治体系经济体系当中,都会有自己的特色,但是一个共同的东西,其实我昨天我有一个朋友参加会议叫定义绿色,他就在台上说,我觉得提的不太对,重振经济,经济什么样的经济,我们不应该再重振我们原来那些老一套的路子了,很大程度上要从事一种新型的经济,如果说用一种泛泛的话说,就是重振应该用一种低碳的经济来重振,这个东西应该成为一个无论是中国还是亚洲,乃至全世界,应该成为一个未来经济发展的主旋律。

  主持人:谢谢。

  相关专题

  200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