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陈炳才:探索人民币跨境流动下资本项目可兑换

2009年11月09日 02:42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货币的完全可兑换,资本账户的完全开放,对非储备货币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只要完全开放了,就存在被投机资本冲击而产生危机的可能。但是,如果开放的是本币或非储备货币,而不是储备货币,则风险不大。

  一、人民币(本币)跨境流动下的资本项目可兑换风险评估。

  1、不与强者玩的资本账户开放,没有风险。全球经济和金融是一个竞争的市场,是大资本吃小资本、强者吃弱者的市场。因此,对于非储备货币国家来说,资本账户的开放必然存在风险和危险。

  但是,如果本国的资本账户开放,不涉及储备货币,或者说不涉及美元、欧元、日元等货币,只涉及其他货币,或者就是本币的跨境流动,也就不必担心开放的风险。

  如果资本账户的开放是在弱者之间,或者对相对于本国是弱者的市场或国家进行开放,那也不存在任何外部风险。因为弱小的国家无论是其经济和金融规模对相对强国来说,都不会产生冲击和危害。

  如果是对等的市场开放,对非储备货币进行资本账户开放,不存在任何风险。问题在于过去从来没有这样考虑。

  即使对强者开放资本账户,如果是对等的有控制的开放,也不存在风险。问题在于过去发生危机国家的开放,没有采取对等条件,往往是不对等的。或者说弱小国家没有能力进入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

  如果纯粹是本币资金的跨境流动,只要不开放本币离岸交易,人民币外流之后的回流,也不会对国内经济和金融产生威胁。因为国内的人民币资金规模和资产规模远远超过了跨境流动的规模。

  2、以主权货币进行对等的资本账户开放,没有任何外部风险。基于上述认识,如果我们改变思路,选择一种新颖的方式进行资本账户的开放,实行货币的可兑换,不仅有利于促进本国资本的跨境流动,同时,又可以避免开放的风险。

  这个思路就是:以主权货币为贸易结算和投资工具,相互进行对等或交换条件的开放。其含义就是两国允许对方的货币到本国进行投资,各自的银行可以开立和接受对方货币的信用证、保函和对外担保,而不必使用第三方货币。

  在国际上,我们真正担心的是美元形式的短期资本或投机资本,因为美元全球泛滥,规模巨大。一般发展中国家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承受不了美元或欧元金融资本的自由进入。但是,如果我们允许的是非美元、欧元等货币,就不必要担心。尤其是,如果与不同国家签署协议,允许主权货币在双方的企业和银行进行贸易结算,允许到对方国家去投资股票或债券。这样做,可以规避对美元的使用,推进本币的国际化,也实行了资本账户的开放。有利于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发展。同时,又无风险。

  二、规避资本项目可兑换风险的路线图。

  不要把开放理解为完全的对外开放。开放都是有条件的,区域投资贸易协议,区域组织内的开放都属于有条件的开放。对于资本账户的开放,没有一个国家宣布实行完全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外界也没有这样的要求,不少发达国家对国有企业设立了专门的限制条款,对一些行业和国家也设立限制。一切开放都是为了国家利益,都是根据企业和国家利益需要的账户开放和可兑换。因此,对于剩余的未开放的资本账户,可以有选择地进行开放和改革。

  1、从双边和多边开始,逐步扩大。可以有选择地签署双边或多边贸易结算和投资协议。允许以本币进行结算和开立信用证等,允许以本币到对方进行债券、股票和直接投资,乃至允许以本币进行资金的借贷。这样,各自的企业拥有对方货币就可以到对方进行各种形式的投资。由于是本币资金,而且都是由于贸易产生的,其规模不会很大,对国内资本市场不会产生风险。

  2、选择参与地区组织和机构,同等条件开放。在双边开放成熟的情况下,也可以选择参与区域性组织,在区域内进行同等条件和约束要求的主权货币结算和投资。如果可能,建立一个由参与国共同以储备货币出资的协调或清偿机构,以解决货币结算和投资中可能出现的货币问题,用储备货币解决。

  这样,资本账户的开放或可兑换就可以扩展到区域内,而且没有风险。目前,欧盟自身内部的资本账户是完全开放的。

  我国可以选择参与东盟组织和上海合作组织进行资本账户开放。在这些组织内,我国可以积极倡导以主权货币进行贸易结算、开立信用证和相互投资。

  3、以签署协议为前提条件,选择开放国家。对于我国来说,资本账户的开放不是为了开放而开放,而是为了我国的经济发展。目前,我们需要资源,也需要让企业大量走出去。我们可以学习新加坡在中国开设工业园的做法,在一些资源国家,进行投资,生产产品,利用当地的资源,转化为产品,既发展当地的经济,又获得了自己利益,还可以免除获得人家资源的嫌疑。

  我们可以与这些国家签署协议,给予其政府低利息贷款或经济援助乃至债务减免,条件是允许以人民币投资,资金援助或贷款是人民币。同时,由企业出面去谈股份、股权等,在生产的这些产品中,可以出口到中国,把目前的进出口贸易转变为跨国公司的内部贸易。

  4、对于金融大国和储备货币国家,在特定项目上,对等或交换条件开放。对于主要发达国家,如果对方不主动提出开放要求,我们不必要主动去对其开放。对方提出以后,我们需要研究是采取对等开放还是交换条件开放。比如,美国提出到中国证券(包括股票和债券)市场进行投资,我们可以要求允许以人民币到美国的证券市场进行投资。如果美国要求开放保险和银行金融机构的控股和参股比例,我们可以在控制总规模的前提下,要求美国接受中国企业和商业银行的人民币信用证、保函、对外担保等,允许人民币在美国境内开立账户并进行贸易结算。在欧洲、日本和美国之间,如何开放资本项目,需要细致研究。

  5、选择项目逐步突破。目前,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资本项目或账户有七大类四十三项,如果按照实际情况和细分,资本账户的项目可以有70-80项,这些项目中,有很多我国已经完全实行了可兑换,但也有很多不可兑换。我们需要选择项目逐步突破。

  我们认为,目前,应该首先从人民币项下的信用证、保函和对外担保以及相应的账户管理开始放开,从允许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人民币股票、债券并以人民币出境为突破,逐步推进双边、多边和区域性资本账户开放或资本项目可兑换。当然,还可以选择银行间的人民币和非主权货币的借贷进行突破。

  6、选择步骤和时机。目前,在居民个人境外证券投资和银行商业票据发行、外币债券,机构和个人的主权货币债权、债务面,本币商品和本币金融衍生工具、本币离岸交易等方面,还按照美元制度进行严格限制乃至禁止,不允许境外人员参与,在主权币信用证、担保、保函等方面仍然使用第三方,或未使用主权货币。这些应该战略调整,选择时机和步骤,进行改革和开放。

  (作者系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副主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