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科菲·安南:我们在一条船上 需要自我拯救

2009年12月16日 11:52 来源: 新闻晨报 【字体:

  正在哥本哈根举行的气候变化大会,不仅邀请到了10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参与,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等人也均到场参与,推动大会进程。作为联合国前秘书长,来自非洲的安南也多次表达了对于大会的关注,敦促各国达成全球协议。 15日,安南传来文章,委托晨报作为独家中文媒体,发表其对本次气候大会的看法。

  在各国领导人的授权下,在全世界人民的见证下,我们期待在哥本哈根达成一个有力的政治协议,并为其成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设定清晰的目标和时间表。

  要取得真正历史性的成就,协议必须满足两个要求。首先,对于全球温度上升的控制必须与科学依据相一致。不以科学依据为基础而达成的目标将不堪一击。其次,必须明确支持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的资金来源,确定它的数量。

  我们面临的风险是巨大的。为实现经济增长,人类付出了可观的环境和社会代价,加重了人们的不平等和脆弱性。生态系统、农业生产、森林和水系统都遭受了不可挽回的破坏,并且还在加速恶化。无论是对于人类健康、生命、生计的威胁,还是自然灾害发生的范围和频率也都在增加。

  尽管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置疑,但要达成协议仍然并非易事。这需要非凡的政治勇气。我们需要态度的转变。“不,你必须先亮出你的牌”,这种地区间、国家间的不信任和竞争情况阻碍了哥本哈根的谈判,必须被克服。

  要达成目标,要求领导人们为子孙后代、为其他国家的公民考虑。他们要考虑全局,而不仅仅照顾到自己国家或地区的利益。一个花言巧语的协议无法满足广大贫困、以及最受气候变化影响国家的要求。这是行不通的。气候问题不是某个大洲可以解决的。气候变化不尊重国家。因此我们都在一条船上,任何一个小窟窿都能葬送掉我们所有人。

  这份全球协议必须在与科学保持一致的情况下,包括一揽子的承诺,以及2050年在2000年的基础上将全球温室气体减排50%-85%。

  这就需要发达国家设定时间表,到2020年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25%-40%;需要新兴经济体采取清晰的行动降低碳强度;需要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明确立即启动以及长期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尤其是对于那些最为贫困的、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

  我们能够做到吗?欧盟、日本、挪威等许多工业化国家提出的减排目标令人鼓舞,巴西、中国、印度、印尼、韩国等新兴经济体采取的自主行动也是如此。

  最近美国公布的减排目标代表了一种巨大的转变,为今后几年提高承诺奠定了基础。而新型经济体也为支持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做出了贡献。

  最近在特立尼达岛上举行的英联邦峰会,提出了对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国提供资金支持,荷兰、法国、英国等国家也提出了相应的提案,这些都值得欢迎。

  但在资金问题上,发展中国家还需要更多支持。目前的官方发展援助(ODA)承诺需要兑现,帮助最为贫困的国家达到千年发展目标。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更多的额外资金支持他们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边际成本。

  如果协议中对于资金没有清楚的说法,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既是不可接受的,也是难以承受的。找到额外的资源、强调资金的必要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但这是必须做的。

  一个成功的协议不仅能够使得森林发挥更好的作用,带来更为可持续的土地利用,还能够在能源生产、建筑、交通等领域刺激对于低碳经济增长的巨额投资。而且它将在“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基础上,引领人类走向一个新型国际合作的时代,不仅是为了处理气候变化问题,也为人类发展、社会公平和全球安全。

  在紧要关头,我们的领导人们是否能够帮助我们从自己手中拯救自己?当今政治所带来的遗产将在本周体现。

  ——科菲·安南

  相关专题

  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