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樊纲:中国在2011年很可能进入新繁荣期

2010年02月08日 15:41 来源: 国际金融报 【字体:

  虽然国际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但我们现在应该开始思考危机带来的教训,更应该探讨中国经济为何能够这么快速地复苏。

  金融海啸波及中国后,中国政府采取了及时有力的宏观调控政策,这是功不可没的。但在我看来,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在世界经济萧条中保持8%以上的增长,而且在去年4月份开始复苏,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在危机之前那几年,即在我们经济高增长的那几年里,就已经开始实施宏观调控政策,防止了大泡沫的产生。

  2004年,中国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宏观调控政策。这些政策的作用当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当时经济还在一个劲儿地往上走。但现在回想,这些宏观调控的政策是非常重要的,正是采取了这些措施,去年调整起来才容易。

  由此我们得出什么结论呢?首先回顾一下宏观调控的基本原理,即在经济的高峰期和低谷期、繁荣期和衰退期都要有所作为,政府要提供的公共服务就是稳定,这个稳定靠的是在繁荣期和衰退期都采取逆风调整的政策。这次危机之所以发生,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危机,原因就是在繁荣期把这些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放小了,在繁荣期的时候说只要市场决定的政府就不能管,放弃了政府执行宏观经济政策的职能,从而酿成了大的泡沫引发了大的危机,总的来讲是因为放弃了监管、调控所以产生问题。我们回过头来思考这个问题,一方面要想危机来的时候我们应该做什么,更应该想在繁荣期我们应该做什么。

  其次,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繁荣期的问题更值得重视,特别容易产生过热的风险。历史上所有的发展中国家之所以出现高额通货膨胀、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在繁荣期忽视了监管。

  尽管现在危机还没有过去,但在我看来,特别应该思考中国下一个繁荣期的问题。中国在2011年很可能进入一个新的繁荣期。我们又将面临着新一轮的风险、新一轮的挑战。

  第一,以消费品价格指数衡量的通货膨胀的风险存在,但下一步更要衡量资产或者财产泡沫。在中国粮食价格这么低的情况下,消费品价格上涨不是很容易。虽然资源价格上涨,但需要经过一个很长的产业链,才能使消费品价格上涨,而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会消化掉成本上涨的因素。

  我们怎么衡量广义的通货膨胀,包括以货币衡量资本价格的上涨,特别是国际游资充斥,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不能脱钩,而在长期发展的前提下,如何防范这些问题是我们下一个繁荣期所要面临的问题。

  第二,在我们的体制中很多机制还不健全,市场稳定性还需加强,所以现阶段还需要努力完善体制,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对需求方和供给方同时进行体制革新。在新一轮繁荣期到来之前,我们要更多地思考如何从制度上保证、从政策上调节,解决我们现有的问题,以使中国经济能够再有10年、20年甚至30年的增长。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