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居民资产配置向虚,加剧实体经济融资难

2015-01-19 09:41:01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张仙

 

李迅雷

李迅雷

 

    金融界网站讯 1月10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陆家嘴(行情,问诊)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金融界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论坛。

  海通证券(行情,问诊)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发言中指出,宏观和资本市场有相关性,但是又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宏观经济对市场的指导或者是预见性的作用是有限的。资本市场受多种因素影响,居民家庭的资产市场配置结构变化是重要影响因素。

  他指出,当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居高不下,但虚拟经济又十分火爆,说明实体经济的回报率太低,“应该提高直接融资规模,变‘脱实向虚’为‘虚中充实’,在股权融资方面,加大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力度,大力推进注册制,放松管制,取消审批,让更多的企业通过我们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这样就可以化解虚拟经济的泡沫膨胀现象,也可以抑制这个市场的过度的投机的行为,也使得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杠杆水平可以有所降低,这对我们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健康发展是有利的。”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李迅雷:谢谢会议主办方。我先谈一下大家关注的资本市场,有人认为股市火爆是因为宏观经济有可能在2015年见底,但更多的人还是认为15年经济还会下行,所以看好与看不好的争议很大。宏观和资本市场有相关性,但是又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虽然说股市是中国经济的晴雨表,这是大家没有疑问的,也是世界经济、美国经济和欧洲经济的晴雨表,但是影响资本市场的因素很多,比如投资者的一致预期,这就是很多时期为什么经济不好,股市反而是好的原因。

  事实上,这几年以来,我国经济是连续7年的下行,但是我们的股市从2012年开始,已经开始出现了创业板和中小板的一个向上趋势,从2012年的9月份开始是创业板的上行,这个很好理解,表明了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中新的经济增长点出现了。比如说像IT、医药生物、军工、节能环保等等,这些创业板、中小板的股价都很好,这也反映了我们中国经济的新增长点。我们在宏观上也找到了看好这些板块的依据,比如说我们看新增就业,从2012、2013年这两年新增就业的增速来看,也都分布在这些新兴行业,没有分布在传统行业。从今年下半年以来,实际上股市已经开始全面向好了。尤其是降息之后,出现了一些传统行业的产业大幅度上涨,尤其是金融板块,保险银行、证券出现了非常大幅度的涨幅。这个又怎么解释呢?如果说通过宏观来解释的话,肯定是解释不通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不能之前来预判市场的原因。所以宏观经济对市场的指导或者是预见性的作用是有限的。但是我还是要从宏观角度来讲,这个宏观就是居民家庭的资产市场配置结构变化,就是当经济下行的时候,以前的经济上涨过程当中的一些资产加快的上涨动力可能就会慢慢的消失,或者说减弱。比如说2011、2012年之前,经济处于快速增长当中,而我们经济对应的大宗商品价格,以及房价都是出现了迅猛的上涨。像石油价格、煤炭价格、黄金、有色金属、钢铁、铁矿石等大宗商品和贵金属等价格都是处在一个长期的快速增长中。故投资也要投在这些高回报率的实物资产领域,包括很多企业家,他买矿、买油田、买油井,投资黄金,投资房地产,这些行业的高回报率确实和中国经济的高增长相伴随的,跟我们的实物投资作为投资重心也是相伴相随的。但是这个进程什么时候开始结束的呢?基本上在2011年3季度结束,2012年之后经济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快速的下行过程。从资产的配置的角度看,你再配置在这些传统行业和实物资产,恐怕都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2012年开始,我们的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企业债出现了一个非常迅猛的增长,包括像P2P等金融产品的余额都是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说明我们的主流的资金已经从实体经济开始流向虚拟经济了。所以这个到2012年之后,虽然说我们A股主板市场没有大涨,但是创业板已经出现的两年牛市了。2015年,银行理财产品还是有一个飞快的发展,然后存款搬家,储蓄增速还会进一步下降,甚至是负增长,所以整个经济在脱实向虚,这种流向是可以理解的,但存在风险,股市的过度火爆也不正常的,也不利于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那么怎么办呢?一方面实体经济资金成本居高不下,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难以解决,另一方面虚拟经济又火爆异常。我觉得还是应该趁着投资者对股权和债权产品有非常大的偏好的时候,应该加速这方面的产品发行力度。这就需要放松金融和资本管制,让更多的实体经济中的企业利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这样的话,既可以来降低社会资金成本,降低社会债务比例,又可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所以,从当今中国经济面临高杠杆、泡沫化的压力时,发展直接融资,尤其是国企改革、债务转股权(银行则可以采取贷款债券)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而从资产端来看,发展直接融资也正好迎合了投资者的偏好。或者说我们投资者的资产配置在过去10年或者是20年当中,过多地配置在实物资产领域,如目前房地产的配置在居民整个资产配置占比当中是近69%,但是我们的权益类产品在居民资产配置当中只有2%-3%,而美国居民资产配置,在房地产大概是30%左右,在权益类资产配置上占到20%左右。所以中国居民目前的资产配置是十分扭曲的,需要纠正,即加大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

  当前,资金的脱实向虚是一个正常现象,这表明你的实体经济回报率过低了,回报率过低与产能过剩、资金成本过高等有关,如今,整个实体经济的杠杆水平过高,资金成本又与集中到期的还本付息压力有关。所以,作为政策建议,我觉得提高直接融资规模,变“脱实向虚”为“虚中充实”,在股权融资方面,应该加大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力度,大力推进注册制,放松管制,取消审批,让更多的企业通过我们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这样就可以化解虚拟经济的泡沫膨胀现象。也可以抑制这个市场的过度的投机的行为。也使得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杠杆水平可以有所降低。这对我们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健康发展是有利的。

  当然政策建议有很多,包括全面深化改革应该提速,发展新兴产业、培养新的增长点等等,这些也是需要的。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只提一条建议,就是利用资本市场来支持经济的健康发展,谢谢大家。

关键词阅读:李迅雷 海通证券 资产配置 实体经济融资难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