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涛:2015年改革将围绕三大主线

2015-01-19 10:40: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张仙

  

汪涛

汪涛

  金融界网站讯 1月10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陆家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金融界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论坛。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发言中指出,2015年的的改革,推进、加快将会围绕三条路线。一个是

  帮助加快改革,一个是帮助化解风险,一个是帮助经济的转型。

  

    以下是文字实录:

  汪涛: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这里举办这个活动。

  今天的第一个题目是改革红利和增长新动力,顾名思义,应该是通过加快改革来发现或者说重启增长的新动力。也就是说旧的动力,过去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了。从三中全会之后,全面改革的这些纲领颁布,应该说是全面推进,但是头绪还是很多的。我们的判断,今年应该是一个改革加快推进的一年。主要的,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点,现在我们的经济下行,杠杆率高企,改革的压力加大。

  今年的改革会围绕三个主线,因为几百条的改革不可能一起以同样的速度推进,而且改革对增长等很多方面都有不同的正面和负面的影响。第一个是围绕促进增长。因为目前在房地产下行的情况下,实体经济缺乏活力,经济产能过剩,各个方面的矛盾还是非常的突出,所以今年改革一个重要的目标和红利之一就是促增长方面的改革。第二个方面是化解风险,从经济工作会议对新常态的解释之后,就可以看出来,实际上政府已经认识到了目前经济面临很大的宏观的风险。就是之前的经济不平衡发展的风险,之前的4万亿刺激政策带来的风险需要化解,所以今年的改革,可能要着重的放在怎么样去化解这个风险。第三就是把短期和长期结合起来的,就是促进经济转型,就是所有的能够帮助我们经济可以进行转型的改革。

  从这三个主线来判断,我们觉得今年改革可能会在这样几个方面加速。从促进经济增长的角度出发,第一个是简政放权,简政放权提了很多,但是从去年开始是着力发力的地方。实际上简政放权就是促进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等等各个方面可以自己投资,更多的不用政府的审批,减少审批环节减少税费,可以促进他们的增长。这当中也包括了放宽准入,比如说自贸区的发展,负面清单,服务业等等。这样可以以更宽松的环境支持企业的发展,也包括小微企业减税等等,也包括打破垄断,包括金融业、银行业可以支持小微银行,中小银行的发展,这些都是属于支持、促进经济增长的改革。发展新的融资方式也是促进增长的改革,包括债券市场的发展和小微银行的发展。

  第二,改革要立足于化解经济风险,核心风险。这当中最重要的改革就是地方财政改革和地方债务改革。过去一段时间,我们一关注到中国的经济当中的风险,尤其是表现在股市上是银行没有人买,觉得银行的风险是集中度比较高的。最近为什么银行卖的这么好,这就回到宏观来解释市场。我们在9月份新的预算法出来之后,我们就写了一个报告,就是为什么地方财政改革,新预算法对银行是一个利好。因为它降低了风险。我们讲到银行的坏账,很多人对地方政府的债务出现违约有大量的担心。如果说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可以有效化解的话,银行坏账大幅度增加的可能性将降低了。为什么地方政府的债务违约问题可以降低呢?因为允许地方政府发债,他可以继续为基建投资。而且可以用这个债务来置换现有的债务,也就是说用他的债券来置换现有的债务的存量。这个存量的债务基本上都是银行贷款或者是影子银行的贷款。第一久期短,只有两三年,在按照影子银行融资就更短了。第二融资成本很高。但是债券的话久期长,成本比较低,比如说上海政府的债可能是5-10年的而且成本是比较低的。但是也有问题,第一个是存量的贷款很大,那么怎么发这么大的债券。现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你可以去置换,也就是说银行是政府债务的债权持有人,这样一种方式,可以大大地降低地方政府金融或者说财务的风险。第二个质疑是说这个没有解决实际的问题,你只不过把这个问题向后延期了。我同意,从根本上要解决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一个是要他削减开支要有预算约束,这个问题需要配套改革来解决。但是目前的改革把一个大家都很担心的债务危机要爆发的问题化解,可以让它延期的话也是一个很大的利好。大家看看无论是在哪一个国家,包括欧元区的债务危机爆发的时候,他的解决方式是什么?就是债务重组,久期加长,利率降低,以时间换空间,这个问题无论是企业层面还是国家层面,还是超主权的层面都是这样的。

  其他的化解风险的改革还包括,在利率市场化推进过程当中,近期的建立存款保险的机制和金融机构的退出机制,这也是一个保险机制。另外还有银行体系我们要加大资本的融资。从银行来说,之所以在过去这么几年他的坏账率保持比较低,而市场也不相信他的坏账率那么低,虽然他很便宜大家也不愿意买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如果加快消化他的坏账的话,必须要考虑到资本金,只有资本金上来了,他才可以更快地改善资产负债表。尤其是情况还没有恶化到那种程度的时候,要未雨绸缪赶紧融资。这也是发展资本市场,银行加大融资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社会保障体系,这也是化解风险,但是他化解的是社会的风险。

  第三,加快经济转型。怎么样使得经济转型从第二产业转向服务业、消费有更大比重,包括打破壁垒,包括医疗、保险、交通、公用事业等等方面的放开,包括扩大社会保障的范围,户籍制度改革,包括价格的改革。价格改革一个激励机制的问题,就是什么行业赚钱,企业才可能会去投资。现在如果说我们要加快服务业和社会公共事业,包括铁路、供水这些行业的投入,要引进民企,民营机构要赚钱他才会进入。所以价格的改革也要使得这些方面的服务有利可图。

  所以我总结一下,今年的改革,推进、加快我们是围绕三条路线。一个是帮助加快改革,一个是帮助化解风险,一个是帮助经济的转型。说到汇率的问题,我觉得我们的汇率确实到了改革的时候了,我们的汇率依然维持金融危机之前几年前的水平,面对美国的压力,我们不断的调整,在那个时候我们要升值,但是现在这个升值已经过了,在全球货币都在自己贬值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手束缚住,用所有的手段但是就不用汇率手段,而且用汇率手段打击了自己的第二产业。在自己的竞争力得到削弱的情况下,用放宽资本项目,引进一些短期资本流动的方式来保证这个流动性,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将来对实体经济的打击,一旦你打击下去,实体经济是很难起来的。 所以,要从根本上改变人民币只升不贬的预期,在美元强势的情况下,我们不应该跟着美元继续走强。

关键词阅读:汪涛 瑞银证券 2015改革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