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高:新经济增长点必须为多元化

2015-01-19 10:48:04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张仙

 

沈明高

沈明高

   金融界网站讯 1月10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陆家嘴(行情,问诊)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金融界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论坛。

  花旗银行中国区的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在发言中指出,不能指望像过去那样可以找到单一的带动力,未来的经济增长动力必须是多元化的。新的增长动力并不总是对经济增长形成支持的,也可能在某一个阶段是支持的,在另外一个阶段反而是有负面作用。在新常态之下,发掘经济新的增长动力,从政府和市场角度来说,应当容忍经济波动幅度扩大,提高经济的灵活性。

  以下是文字实录:

  沈明高:大家上午好。刚刚已经有8位经济学家发言了,我简单介绍一下我对这一节讨论主题的看法。首先我讲一下我对新增长动力的认识。新的增长动力,与过去旧的增长动力不同,我们不能指望像过去那样可以找到单一的、新的增长动力把整个经济带动起来,未来经济增长动力必须是多元化的。多元化的增长动力,可能具有明显的波动性。以刚刚几位谈到的汇率问题为例,中国的汇率形成机制是比较僵硬的,但是增加汇率形成机制的弹性,短期内可能导致人民币贬值,但是将来可能还会升值。新的增长动力并不总是对经济增长形成支持的,也可能在某一个阶段是支持的,在另外一个阶段反而是有负面作用。在新常态之下,发掘经济新的增长动力,从政府和市场角度来说,应当容忍经济波动幅度扩大,提高经济的灵活性。

  第二是关于改革红利。改革红利意味着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活力和动力。中国经济未来可能会享受两大红利,一个是低增长的红利,另一个是改革的红利。适当容忍经济增速放缓,本身就是一种红利。不能说国际油价下跌全部是中国经济增长放慢造成的,其中有全球投资和产能过剩的问题,过去几年各国石油相关的投资力度非常大,再加上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带来的新产能,供大于求的局面加大了由价下行的压力。相对而言,中国经济放缓也是全球油价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如果说08年没有大规模刺激,适当容忍经济增长下行,我们就可以获得全球经济调整和低增长的红利。从这一轮的油价调整来看,花旗银行的看法是,今年布伦特平均油价会跌到63美金一桶,去年平均油价是100美金,这并不排除短期内油价还有下行的空间。今年平均油价较去年下跌37%,中国仅节省石油进口支出这一块,将达到财政收入的4%左右,2013年的GDP的0.9%。根据IMF和其他机对油价下跌对GDP增速影响的估算,如果油价保持在目前水平,可以提升GDP增速0.4-0.9个百分点。花旗的测算表明,油价下跌对中国经济产生正面的影响大约需要两个季度。也就是说,油价暴跌是去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那么今年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和企业盈利就可以享受到低增长的红利了。花旗银行同时还认为,今年油价可能于2季度触低,也就是说今年下半年甚至明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从油价下跌中获得的好处将会更加明显,以上测算如考虑到其他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对经济增长的支持将更为显著。从这个角度来说,低增长红利,我们要欢迎他,而不是人为地把经济增长的速度保持在一个不可持续的水平。

  第三个看法是关于改革红利本身。改革红利,到底是什么?我个人觉得,中国不需要高大上的改革红利,而需要实实在在地解决一些现实问题。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中国未来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怎么样增加有效需求,第二个是如何提高投资的效率,第三个是加快创新驱动型增长。

  首先,增加有效需求。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国际贸易复苏没有与经济复苏同步,即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去全球化现象。中国的制造业占全球制造业比重高达22%,如果保持过去十年中国制造业增长速度,若干年之后,全球大部分的制造业将会发生在中国。这是不可能的,过去制造业高速增长的时代很难再复制。所以,要适当降低制造业的增长速度,要提高质量,同时启动国内的需求。现在国内需求仍然存在着被扭曲和被抑制的情形,怎么样增加国内有效需求,是最基本的红利。不要舍弃这样一个最基本需求去追求其他更长期的目标,因为更长期措施对当下GDP的帮助是有限的。

  其次,提高投资效率。提高投资效率,首先必须抑制无效和低效信贷需求。财政改革本身将约束地方政府未来融资行为,走中央政府加杠杆、地方政府去杠杆的道路。另外,国有企业也会逐步去杠杆。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占GDP的比重是全球最高的之一,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国有企业资产太重。过去,企业论英雄的时候主要是看资产规模而不是看投资回报。如果说未来从投资效率来做评价的话,国有企业的改革是必然的,我们希望可以加快这个速度。未来实体经济这一块,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融资冲动将被适当抑制,一部分国有经济退出,剩下给民营经济的蛋糕可能就会大一些,民营企业的资金成本才有可能逐步下降。

  再者,加快创新。创新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怎么样保护知识产权,提高人力资本,加上税收,这三个因素都是创新必备的几个条件。

  简单总结一下,我的基本判断是,讨论新常态,新的增长动力和过去旧的增长动力是完全不同的,多元化和经济增长波动将会常态化。衡量改革是不是成功,改革红利能否推动经济增长,关键是中国未来的增长是不是继续以加杠杆为代价。如果说经济增长继续以加杠杆为代价,那么低增长和改革的红利就没有真正体现出来,这样的改革很难说是成功的。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关键词阅读:花旗银行 中国区 沈明高 经济增长点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