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激辩:2015最可能发生的改革在什么领域?

2015-01-19 13:54:06 来源:金融界网站

  金融界网站讯 1月10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陆家嘴(行情,问诊)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金融界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论坛。

  2015年经济的主题词是改革,我国也进入了管改革要红利的时代,2015年的改革在哪个领域的推进力度将最大?首席经济学家展开了深度探讨。

  以下是文字实录:

  鲁政委:我的看法是对2015年,我并不期待推出其它新的改革,而是更加期待2014年已经破题的改革可以在2015年真正平稳扎实落地。具体来说,第一个就是《预算法》的修订,历史研究表明:财政问题是理解一切制度变革的基础。规范的财政是真正划分清楚政府和市场边界、让市场起决定作用的根基。所以,2014年《预算法》的修订对中国未来的改革绝对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但挑战在于,地方政府行为能否真正做到规范?真正规范后,过去由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所支撑的投资怎么平稳地接?特别是短期内,靠PPP和特许经营权是否能够吸引到足够的民间资金?第二个就是农村土地的流转,这个也说了今年要做。但是现在恰恰是房地产市场低迷,此时流转能否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切实好处?第三个是利率市场化,在利率市场化中间,最重要的就是存款保险制度,去年有征求意见稿,今年到底怎么做?还有两个小的问题,就是最近关于远程开户的问题,这个如果最终推出的话,将彻底颠覆银行传统的物理网点的优势,小措施也会影响深远。还有387号文,你们都觉得中国利率市场化还有最后一块存款利率上限管理的堡垒,但实际上出了这个387号文之后,那块堡垒就已经成为了“稻草人”了。第四个就是“一带一路”,2015年“一带一路”要有切实落地的举措,比如说丝路基金、亚投行、金砖银行这些中国主导的多边国际组织如果组建并开始运转?

  李迅雷:2014年的改革情况如何,大家可以自己心里评估一下,2015年我对改革的期望就是一个是地方政府的改革,地方的改革。第二个是金融的改革。对这两块的话,都是对于我们去泡沫,去杠杆有好处,地方的改革,比如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去掉之后,新的预算法怎么样使得地方政府在支出上更加公开透明,如何建立起一个强势的中央。落实在地方。如果说是这样的话,中国就有希望。现在地方搞了太多的战略,搞了太多的项目地方之间的竞争,应该让地方政府从有为到无为,更多的现在投资到民间,为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做工作,而不是招商引资,金融改革方面,我希望的是放松管制,打破审批。让直接融资规模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扩大。否则的话,这么多的金融管制,使得金融加杠杆恐怕是难以化界进一步的风险的。

  林采宜:对2015连的改革,我是机会主义者。我认为你说的是最需要的改革还是最容易实现的改革。我认为政府首先是从历史上的改革去着手。今年一个是投融资体系的改革如果说过去十来年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靠信贷体系支撑的,其实是一个债权融资的市场支撑了中国过去30年的快速增长,未来20年则是创业的时代,这是一个股权融资的机制,就像美国那样,我们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我们有新三板,创业板还有各种各样的股权市场,这些市场支撑了中国企业的创业发展,也就是说中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相对来说我们的负债率是偏高的,要降低中国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是将来我们的希望。现在注册制是众望所归。这一块的阻力比较小。第二块阻力比较小的就是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就是政府如何调整他的财政支出。我知道在西方发达国家,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欧盟,他的医疗、卫生、教育社保的支出都是超过一半以上的,而现在我们只有30%多。所以政府如何增加医疗保障和卫生社保,不仅解决的是老百姓的消费,因为他的社保体系改变了你的消费预期,预期改变你现有的消费而消费是2015年最重要的增长的马车。所以我觉得,社保的体系应该增强。另外我们的人口政策也是要依靠社保体系来变化。这是我对2015年的预期。

  汪涛:其实在我的发言当中我已经讲了,今年的改革是促增长,化解风险和帮助转型,所以也讲了其他的方面。具体来说,一个是价格改革,各种公用事业改革今年会加快,也是帮助促增长和转型的方式。第二个是地方政府的债务重组可以化解风险。另外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也会高速发展也是可以化解风险。第三我也同意社会保障体系,今年的事业单位和机关单位的养老保险改革和全国的养老保险和大众医疗保险的进一步推出。另外在金融方面,另外一点就是存款保险的机制,我觉得今年建立恩,昨天闭幕的央行的年度会议上也说了。建立存款保险机制,是今年的一个工作任务,这一块是非常明显的改革,会在今年重点推出。

  朱海斌:在改革的领域上,2015年并不会有太大的意外,基本沿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方向和2014年的进展持续。具体最吸引眼球的还是财政和金融改革两块。财政的话,一个是43号文推出之后,地方政府预算体系改革下一步怎么做,包括PPP在2015年怎么推。金融方面,一个是存款保险制度,一个是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包括像股市IPO由审批制转为注册制,上市公司退出机制等,包括自贸区改革的推进尤其是负面清单的进一步缩短,都是非常重要的举措。 另外,我觉得2015年是推进资源产品价格改革的非常好的一个时间窗口,像水、电、气、交通等等,能不能抓住低通胀的机会,向前推一大步,这是我关注的内容。土地流转方面,我个人认为2015年难有全局性的措施,但是在地方上土地流转的试验会进一步加快推进。

  刘煜辉:我觉得财政改革的关键该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把他的账务要上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说不报的话,以后这个责任就会落到市长和市委书记头上,报上去之后,就会涉及到整个利益的调整。我想对整个市场的冲击和风险会比较大。第二个就是央企改革,央企改革1月份会出,央企是习要打造一套核心的产业结构来替代房地产业,未来要把房地产链条的资产移走,把新一套的国家调整产业结构的东西要挪进去,成为我们的核心资产。我觉得最关注的应该是这两个东西。

  潘向东:改革,其实都难,特别是到现在中国的话,存量的改革,存量改革是一个零和博弈,有利润受损,2015年,中国的改革,包括财税改革,价格改革,金融改革等等。

  沈明高:问题是会不会发生?

  潘向东:从这么多改革当中,我看2015年改革最有可能的只有两个。第一个是价格改革,第二个是国企改革的当中的地方国企改革,为什么地方国企改革呢?因为43号文出来的时候,他要融资了,他要钱了,所以他会推的很快。为什么价格改革快呢?因为我们看到2014年能源局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相信会很快了。当然我最期待的是金融改革,金融改革一动整个我们的转型就随之而来了,一改就会动全身,单单往往是比较困难的。

  沈明高:我个人认为,今年最可能发生的改革,是怎么样将改革转化为增长动力,这是政府最关注的问题。既要改革又要增长,但很多时候只能顾一头。怎么样把改革转化为增长动力呢?核心就是投融资体系的改革。我们7万亿的投资项目也好10万亿也好,找投资项目容易,关键是如何解决融资需求。包括刚刚讲到的财政改革,地方政府债务重构,再加上所谓的投资便利化,PPP融资平台的启动,当然我们也希望看到国企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和土地改革都可以落地。

关键词阅读:改革 首席经济学家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