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激辩;走出去的机遇和挑战

2015-01-19 14:09:14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张仙

  金融界网站讯 1月10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在上海陆家嘴(行情,问诊)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金融界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论坛。

  2014年中国ODI首超FDI,成为净对外投资国,走出去的势头越来越猛烈,这是一把双刃剑,在给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券商首席们以不同的视角针对这一话题展开论述。

  以下是文字实录:

  诸建芳:谢谢主持人!大家下午好!关于对外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我想主要谈几个观点。

  1、“一带一路”战略将开启对外开放新格局。2001年加入WTO以来,中国对外贸易迎来了“黄金十年”,进出口总额年复合增长接近20%,基本两倍于GDP的速度,推动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2013年,中国的外贸依存度达到45%,远高于25%左右的世界平均水平,外汇储备占GDP的比重也超过40%。但是,全球金融危机后,受海外需求和产品竞争力等因素的共同影响,目前中国的出口增速已经回落至7%左右,出口增长正呈现台阶式下降的状态。如果不改变现有贸易方式和战略,中国对外出口可能已经达到天花板状态,出口的台阶式下降叠加“后房地产时代”的影响,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面临双重困境。

  中央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将破解“天花板”困局,开启对外开放新格局。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实质性举措的出台,以ODI带动出口贸易的新进出口格局有望形成。近期中国注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并与印度、新加坡等21个国家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中国“投资走出去”的路径已经日趋明晰。相比单纯的出口贸易,以ODI带动的出口贸易链条更长,往往还能取得经济和政治的双赢。实施过程一般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对外投资的快速扩张,拉动被投资国的经济增长;其次是本国企业广泛参与,人民币在更广范围内使用;最后该国国民收入提升,加大从援助国的进口,最终实现互利双赢。历史上看,美国1948~1951年实施的“马歇尔计划”就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通过对欧洲各国的战后重建和援助,美国4年多时间共投资127亿美元,一方面输出了国内的过剩产能,另一方面也拉动了欧洲经济的复兴,同时还增强了欧美之间的联系,在某种意义上孤立了前苏联,进一步确立了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

  马歇尔计划对各国的投资(单位:亿美元)

  预计海外基建,未来5年将增长10倍。2013年中国ODI规模927亿美元,预计2014年将超过1100亿美元,其中海外基建规模有望达到90亿美元。国际比较来看,中国目前是ODI的第三大国,落后于日本(2013年1300亿美元)和美国(2013年3300亿美元)。2015年随着“一带一路”的落地实施,ODI规模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一带一路”所穿过的亚洲西南部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空间,预计未来5年内,中国的海外ODI规模将超过3000亿美元,基本与美国目前的规模相当。由于前期投入大量集中在港口、机场、铁路、能源等领域,我们假定增量部分的40%是基建投资,那么2019年海外基建总投资规模就将超过900亿美元,是2014年的10倍。

  2、“一带一路”是个大棋局,不仅是经济层面拓展了新的对外开放空间,通过一带一路,促进了我国和这些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和经济发展。而且,通过经济联系的加强和利益共同体的形成,可以加强政治互信和合作,甚至形成文化和价值观的认同,这有利于突破美国对中国崛起的遏制和围堵,使中国能全方位的崛起,最终实现中国梦。

  3、一带一路的效应不能只看直接的经济回报,要算总账。许多人感觉中国政府很多钱投出去是有去无回,直观上来说可能是这样的感觉,政府投出去的钱好像没有什么回报,但一带一路带来的效益不能仅仅是直接的经济回报。实际上有很多都是在项目直接的经济回报之外的。有点类似于国内的一些项目。比如说国内建设一条城际高速铁路,直接从这条路来的回报来说可能是很少挣钱甚至是亏损的,但它对被连接的两个区域来说,促进了他们的同城化,以及经济、产业、要素整合,从而带动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对这个地区带来的整体效应来说还是划算的。

  4、要吸取之前走出去的经验教训,让接受国精英阶层认同一带一路战略,还要让普通民众受益。过去我们走出去的项目偏重于政府打交道,忽视了与当事国精英阶层的沟通交流和对普通民众利益的关注,因此,往往遭到当事国精英阶层的抵制和普通民众的不满,一旦现政府更迭,会对项目产生重大冲击。因此,必须重视对当事国精英阶层的沟通和交流,可以采取扩大留学生和干部交流规模,让更多当事国精英来中国、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在具体项目中更多考虑当事国民众的利益,促进当地的就业和福利。

  5、军事外交政策方面需要作进一步延伸,以保护我国的国家利益,避免因为当事国国内政局动荡、政府更迭可能带来的冲击。

  时间的关系,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张琳:下一个发言嘉宾是沈建光先生,有请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先生。

  沈建光:这一次是讲对外开放这样一个新思路,这个我也是想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我觉得在过去的五年,我们看人民币国际化变成一个金融改革的一个最大的推动力。那么当时我就在想一个问题,中国现在的对外开放,贸易已经是世界第一了,接下来很关键的就是怎么让人民币变成一个国际储备货币,变成一个所谓的周行长99年讲的人民币国际化,就是货币如何走出去。我们知道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其实次贷危机的根源在美国,但是最后因为美国的储备货币地位,现在美国是复苏最强劲的,反而欧洲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到今年我认为有一个很大的风险点就是欧债危机的进一步发酵,还有发展中国家,包括俄罗斯这些国家的经济会不会受到很大的冲击。

  其实这里面就可以看到美元作为一个世界第一大储备货币在应对风险,应对冲击,把它的成本转嫁到全球有很大的作用。这一点,人民币国际化的课题,其实提出来的时候,当时我们也知道,当时次贷危机的一开始的一个出发点就是美国美联储印钱,欧洲也印钱,但是我们当时去看有3万亿美元,现在有4万亿美元,这些美元资产和欧元资产如何应对目前的通货膨胀。所以当时提出,人民币国际化,但是有很大的争议,我们知道当时最大的争议是汇率制度的安排要不要浮动,资本管制要不要放开。现在我们很多人说汇率高估了,要进行贬值。但是这当中最深层的问题,我们的汇率安排如何,如果说我们的汇率是可以控制的,就是央行如何控制汇率,汇价,如果说你真的要走向浮动的话,很多东西很多地方是要市场引导,所的时候升值贬值要看资本面也要看资金流动。现在所谓的改革进入深水期,对外开放进入一个新领域。那个其实是跟静下来也就是我们的人民币如何成为储蓄货币,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挑战。那么上海自贸区,其实我看上海自贸区先行先试,重要的改革,最后的一环就是如何适应资本管制和开放。在我们3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我们的离岸市场,所谓的离岸就是境外。就是海外的,像汇率的安排,利率可以浮动,这些如何在中国的领土上,如何在全国还没有开放的情况下,资本管制的情况下进行试点呢?我觉得这是自贸区的一个试验,从大的格局上来看,包括你看一路一带的提出都是对这种管制的放开,包括中国对外投资这一块要求更高了。

  其实现在还是有很多的争议,一种观点是我们为什么要放开资本管制,这是中国抵御全球金融动荡的最重要的防火墙,你一放开如何应对俄罗斯的冲击,包括美元加息之后对全球很多国家的冲击,很多国家都是没有办法的。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手段,是不是要放开?如果说是不放开,现在确实是到了一个节点,如果说你不放开,中国这么多企业接下来要走出去,他还有很多汇兑的限制,很多资本流动的限制,所以在这么多的生存考验当中,我觉得近年来讲,今年是改革深化的关键年,也是经济转折年。如果说我们不看改革,刚刚也提到什么样的改革项目是产业体制改革,这个也是到了关键时期。另外一个就是人民币,资本管制开放是不是可以再上一个台阶,就是汇率浮动进行更大规模的扩大,利率市场化。这一块不仅是中国利率市场化,金融开放和改革的要求,也是对外开放的更上一层楼。所以我觉得现在看海外战略,其实也就是人民币如何初步成为一个可兑换货币。这一点其实离真正的可兑换已经不远的,很多人说还有5年、10年的差距,实际上离真正的人民币国际化只有临门一脚了。在资本管制还存在的情况下,已经有很多的周边国家的银行把 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一部分。这基本上是绝无仅有的。今年我们的利率市场化,我们看到存款保险制度要推出,存款会进一步放开,利率市场化也会勇敢迈出一步,成为重要的里程碑。汇率现在一天可以上下浮动4%,如果说进一步放开,也就是说我们的汇率慢慢的走向浮动。如果说经济下滑,资金流出,人民币会面临贬值,包括美元走强,我们会针对美元贬值,但是基本面比欧洲那些国家好,我们还是会维持相对他们的升值。

  另外过去几年中国对外投资已经基本上放开了,现在对大的跨国企业公司内部的资金也基本上放开了。现在关键就是个人对海外的投资能不能放开,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的,就是个人可以到海外市场去买股票,现在沪港通已经对资本直接投资和证券类投资打开了很大的缺口。所以今年我们会看到人民币国际化,或者是人民币成为一个基本的可兑换货币,可能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就是2015、2016年,当时央行也提出了两年基本上可以达到这个目标。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说,中国对外开放今年可以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个对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并购,进行全球布局,对一带一路实质性的进展都有很大的促进作用。我对这一块还是充满信心的,谢谢大家。

  张琳:接下来我们有请华泰证券(行情,问诊)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先生。

  俞平康:谢谢各位嘉宾,各位老师。我是昨天晚上三点带病来到上海,所以今天上午来晚了,十分抱歉。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来发表一下观点。 长话短说,几个话题,刚刚其他的嘉宾也都说了,我这里讲一两点,我非常相信中央的决断力和政策,对外开放的政策都是走在一条非常正确的道路上。只不过在我们具体的问题当中,比如说像一带一路等,在做的过程中我提一点建设性的建议。比如说可以做一些策略性的安排。一带一路可能对沿线国家要进行大量基础设施投资,经过我们的测算,1块钱投资在基建领域,对经济中上游产业的拉动效应是1.89,对下游产业的推动效应达到3.05,所以基建投资最大的效应是对下游产业的推动,这个推动是非常长期的效应。也就是说中国人常说的“要致富先修路”。在对外基建投资时,如果原材料和仪器设备都来自于国内,那它对上游的拉动效应在帮助我们去化产能方面是大有裨益的,但对下游的巨大的推动效应就完全留在了国外。我们也可以参考一下美国的马歇尔计划,即在一个极端的状态下我们也可以用无偿援助的方式援助周边的国家,只不过要求他们订购我们中国的下游产品。把这样的对经济的拉动,尽量的留在中国的经济体之内。在这样的细节方面的策略性的考虑,是我的一点建议。

  资本项目开放是一个大的趋势,这是肯定的。但我觉得在我们进行大胆的开放过程当中,肯定是要保持一个稳健的步伐。第一步是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第二步使利率市场化和银行竞争,最后一步才是资本项目开放。这顺序不能错,虽然我们经常说改革的时候需要倒逼机制,但资本项目开放,将带来大规模的资本流动。特别是在我们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状况之下,我觉得还是要坚持我们的防火墙,这也是我们经济稳定的保障。 90年代末上一轮大周期触底,有恰逢亚洲金融危机,也是因为有了防火墙才避免了外部危机的干扰。

  人民币国际化,按照国际的经验来说,各个主要货币从主要贸易货币发展成主要储备货币都经历了15-20年的历程,因此我们这样的过程才刚刚开始,需勿操之过急。 谢谢大家。

  张琳:接下来我们有请林采宜女士。

  林采宜:谢谢美丽的张琳。我们讲中国梦就是要在全国成为一个大国。但是大家知道,一个大国如果说他的货币在全球的储备货币体系当中没有地位,在世界银行的储备货币当中没有一定的比例,如果说这个货币不是一个国际流通货币,你觉得这个国家是一个大国吗?上午我说了,制造业的大国不是取决于他有多少的出口额,而是说他是不是处于主导地位,我认为现在是德国和日本。现在作为一个金融大国,我认为只有美国和日本和欧洲的这些国家。一个大国的大不是他有多大而是说以他的货币体系为前提的。中国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的商品体系已经融入了全球市场,但是我们的金融市场并没有和全球接轨,我们的货币还是不可兑换的。我们的资本项目还是不开放的。好在去年有了一个上海自贸区,中国金融市场的国际化和中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似乎已经进入了议事日程,但是一年,上海自贸区作为一年的试验田,结果是什么呢?我考察了一下他的数据。在去年9月份自贸区挂牌到现在,有2300多家金融机构挂牌落地,这是不小的数目,但是从2013年的9月到2014年9月,他的信贷规模只有830亿人民币。这么多的金融机构落地,但是金融业务的量没有增长。有的很多的金融机构开张之后,一单业务都没有,包括我们国泰君安也是这样的,这说明什么?说明自贸区存在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两个问题是什么?自贸区作为中国金融市场和国际金融市场的桥梁。他对外的那一端空了,但是对内的这一端没有空,所有走向FT账户的货币都视同划往境外,你哪怕只是缺一米的距离,这个桥就不会发挥桥梁的作用。所以区内的资金和区外的资金并没有形成有效的互动机制,这是一个最核心的问题。他无法成为中国金融市场和国际接轨的桥梁。如果说作为一个离岸金融中心呢?它缺乏一个政策上的优势。我们说不能成为政策洼地。到目前为止,全球有60多个离岸金融中心,没有一个离岸金融中心不是靠他某一方面的政策洼地建立起来的。因为制度竞争,是离岸金融中心最核心的竞争。那也就是说你就不跟区外的,不跟上海和长三角的,包括全国的进行互动,你和海外互动你吸引不了,你不能像当初的新加坡和东京那样吸引大量的全球金融机构,把他的机构搬过来,把他的业务搬过来,你没有经营优势,你的运营成本不比香港和新加坡低,甚至还高,没有政策,无法吸引大量的总部进入这个地区,也无法吸引更多的业务进入这个地区。所以对外他没有政策优惠,对内他没有打通离岸账户和在岸账户之间的互动机制,这就是为什么自贸区成立一年,增加了两千多个金融机构,却没有增加一块钱人民币的贷款。这就是核心的原因,他成为了一个孤岛。

  今年11月份他扩围了,这有什么用呢?并没有解决政策上最核心的问题,根本的原因就是在机制上,他是上海和中央的双重管理,他的外汇政策,他的资本市场交易政策分属不同的机构,那么多头管理,政策落地没有形成机制。

  那么怎么样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自贸区要真正可以成为中国金融改革开放试验田,成为中国和全球金融市场接轨的桥梁,要有三个特别的联系。第一个就是在国内的监管模式上,我们知道迪拜是非常年轻的金融中心,他成立了金融事务管理局,也就是说上海和地方要统筹所有自贸区归属一个机构管理,所有的问题一个机构协调。上海市政府非常想推进自贸区的建设,使它发挥离岸金融中心的作用。但是这需要组织和机构的创新,因为只有通过一个机构的管理,才可以解决现在的分头管理的问题。在自贸区只有实现混业经营,适应和业务模式和监管模式。第二是区内和区外要建立起非常有效的可以实施的管理规则。你至少要有一个明确的机制。第三,我们说要改革不等于不要政策。60多个离岸金融中心,它的竞争是制度性的竞争,更是政策的竞争。如果说自贸区没有相应的政策,他成不了国际金融中心。如果说连自贸区的金融自由化都不能使显得话,中国的金融开放我觉得真的还很遥远,如果人民币无法成为国际货币,无法成为最重要的国际上的重要的货币,无法成为世界上其他国家愿意持有的货币,我们离大国的距离还很远,一个大国不仅是制造大国,他也一定是一个金融大国,这是我对自贸区的一些看法,谢谢大家。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有请光大证券(行情,问诊)的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先生。

  徐高:非常高兴有机会到这里和大家做一个交流。第一次首席经济学家会议是在几年前,但是我觉得就像在昨天。现在我们已经有这么多的同仁,今天召开这样的会议。

  今天讲的是对外开放,其实题目很大,所以我就围绕现在对外开放最热的,或者说新的对外开放的热点,就是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我觉得要处理好三个关系,第一个关系是国内和国外的关系。现在一带一路,我在北京经常参加相关部委的会议,一带一路在部委和政府层面已经成为了未来多少年发展的一个很宏大的计划。在政府层面现在已经是高度重视了。但是一带一路仅仅国内重视是不够的,因为国外才是一带一路真正落地的地方。一带一路真正的阻力不是在国内而是在国外,我们有钱、有技术、有人,但是你有钱有技术有人你给别人修路,人家未必愿意让你修。如果说他搞不清楚你要通过一带一路做什么事情,他就很难真情实意的参与进来。而实际上一带一路的工作关键是要做好国外的沟通工作,稳定全球的预期,知道你要通过一带一路达成什么样的目标。

  1991年有一个著名经济学家说,马歇尔计划最成功之处是他是历史上最成功的调结构的政策,他的最大的作用是稳定了欧洲市场经济,让欧洲人觉得市场经济可以从战时回来了。欧洲的市场经济重新建立起来之后,欧洲经济就蓬勃发展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说我们把一带一路理解为我们过剩产能的输出,实际上就是自己在制造障碍。人家说你消化不了的产能,运到我家里你是什么意思。一带一路虽然有国家的目标,但是仅仅靠国家是不够的,财政方面,资金动员能力是一个约束。更重要的是,如果说你仅仅是靠国家意志来推动这个事情,那国外的人会怎么想,他会接受吗?所以一带一路要成功还需要我们的市场。市场最关键的就是给国内的市场经济的主体一个稳定的预期。我们都是在商言商,没有国家意志,我们就是来挣钱的。现在我们一带一路担忧的是这个东西投出去就是打水漂。所以国家如何给市场一个清晰的预期,通过财政政策和融资方式的安排,保证参与进来的人觉得是可以挣钱的,这样才可以激起民间资金的要求。当然政府应该承担的责任要承担,应该背的债要背。因为这种投资的回报都是长期的,短期的回报率是很低的,你想要几年就把本捞回来这是不现实的。政府发挥的作用就是着眼长期,比如说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要做起来,打造这个平台之后,让市场去做。市场和政府的关系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是不行的。

  最后是长期和短期的关系。现在大家觉得一带一路可以像4万亿那样把中国经济带起来,这是不对的。实际上如果这样的话,他会对我们经济产生冲击。比如说像4万亿当初对我们就产生了巨大的冲击,给中国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后遗症。如果说类似的事情在一带一路发生了,那将会是中国在世界经济声誉当中巨大的摧毁。这个负面影响要很多年才可以消除。因此长期不能紧,短期不能松。一带一路才有可能健康发展,带给我们对外开放的新篇章。

  那么我讲讲投资者的机遇,可以看得到的恩机遇,第一个就是我们来看方向,一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是海上丝绸之路。显然我们是一路比较容易,而一路的话,有一些国家甚至和我们还有领土的纠纷。因此一带是近期可以推动的方向,而且一带和我们之前做的西部大开发也可以衔接。机会是可以一眼看到的就是基建投资的施工方。最后还有一个大家不要忽视,就是在国内标准的制定者,因为一带一路向外输出的是我们的规则,建起来之后我们就变成了国际规则制定者,这个收益有多大我想不用多少。

  张琳:接下来我们有请这一环节的最后一位演讲嘉宾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先生。

  邵宇:大家下午好,很荣幸和大家做一个交流。我想给大家交流的是全球化4.0,中国如何回到世界之巅。如果说2014年全球宏观有一个主题的话那就是帝国反击战,那就是美国又回来了。美国的数据是惊人的。他的GDP增长速度是5%,这对发达国家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为什么美国会有这么杰出的表现?因为我们定义过老的全球化版本是全球化3.0,美国通过他的产业链和需求在资源国和资产国进行了广泛的产能布局和资源获取。但是危机之后,循环结构锻炼了。他把原来所需要的资源大部分自己来进行生产。可能未来几年里,最大的油气产量不是俄罗斯也不是沙特而是美国。美国通过制造业回流,使得很多的制造业回到了美国。比如说美国有一个州的成本仅仅是比中国大陆高30%,如果说考虑到其他的成本,和大陆几乎不相上下。显然我们的竞争优势没有了。我们说帝国反击战他是有这样的几个方面的体验。比如说他用TPP和TPIP,同时他在中东打仗,以及对俄罗斯的制裁。如果说读过美国的话,上一次美元指数的牛市是95-00年,98-99年则是亚洲的金融危机,80-85年,82-83年是拉丁美洲的金融危机。那么这一次美元指数的走牛,倒霉的是谁呢?

  我们现在提出一带一路,首先是经济贸易,去年中国最优秀的推销员是李总理,他推出了1600亿的高铁和核电。他说在120年前,李宗堂大人到英国做了三个事情,一个是买船,一个是借钱,这一次则是推销我们的高铁、核电和在英国抽检人民币结算中心。在投资方面大家看得非常清楚。这个投资,是不是像日本人一样把全球的楼买下来。而今天,我们可以到美国去买技术,到欧洲买品牌,到拉丁美洲买资源,可以形成一个并列齐驱的新的增长模式。我们是善意的,并不会替代原来以美国为核心的需求循环。只不过美国发生了调整,我们被迫做出一个双轮驱动的辅助政策。最重要的,当然是货币。最近得到了非常多的反响,那就是全球的金融雄心和使命。如果说全球化2.0的过程当中,英镑和英国是那样一个核心的话,在全球化3.0,美国和纽约一定是金融中心。上海说了很多年说要做国际金融中心,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说人民币没有成为国际货币,上海怎么可能会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呢?所以上海的使命非常清楚。包括自贸区2.0,他会形成一个离岸在案一体化的有足够深度的市场。这个时候人民币将会经历风险,包括建章立制,包括有一系列的开放的措施,更重要的是,上海有中国最大的要素市场。这样的条件,他可以经得起来回的资本的冲刷。人民币国际化可以成功,上海自然而然就是全球金融中心。

  第三,2014年我们从购买力评价角度来说,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在1872年,也就是140年前,美国超越英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那个时候美国出现了贪污腐化,巨大的环境污染等等。几乎和我们现在的情况类似。美国花了近60年的时间,经过了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或了全球的第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显然我们现在提的是对外开放,对内就是放开。这两者结合起来,对外开放和对内放开结合在一起才真正的走向镀金的时代。上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要落实强化改革的督办体制和责任制以及评估机制,同时希望群众来评价改革的成败。我们提出了336项改革开放,四中全会又提出了100多项依法治国的改革方案。但是稳定是我们如何贯彻执行这么多的改革方案。如果说这些方案可以完成的话,那中国一定是宇宙第一强国。我们开发了一个新的软件,列了所有的改革,我们来看这个改革当中有哪些卡壳了,是因为什么问题,我们希望力所能及的进入到这个改革当中,最终的目的也使得我们对内改革最终可以形成我们经过这个全球化4.0的洗礼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世界之巅,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关键词阅读:走出去 机遇 挑战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