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冤案主角出狱后感叹社会比监狱更复杂

2015-01-28 14:51:58 来源:羊城晚报

16年冤案主角出狱后感叹社会比监狱更复杂

    徐辉展示曾经获得的立功奖状喜报和二等功军功章

    多年后的一个黄昏,当徐辉站在珠海家中的柜子前,望着珍藏柜中的和二等军功章存放一起的无罪判决书时,仍不自主地想起那宗让他入狱16年后被判无罪的故意杀人、强奸的冤案。

    这是2015年1月25日。这一天,是徐辉对国家赔偿数额享有申请复议权的最后一天,他决定放弃申请复议。

    河南赵作海案、福建念斌案、福清纪委爆炸案……近年尤其是中共十八大后,一些冤假错案得以纠正。案件的“主角”们,有着与常人相异的人生轨迹。回归社会后,他们或跌宕起伏的生活经历,或奔走呼号的个中辛酸,显示出作为个体融入社会的艰难。

    赵作海:

    出狱后曾帮人维权、搞传销被骗十几万元、当过环卫工,如今没工作

    冤案带来“成名效应” 生活跌宕难以适应

    在火车站候车厅里,不止一个人一眼认出了赵作海:“你不是赵作海吗?”每次听到这一句,这位朴素、黝黑的老人总会憨厚说出两个字“是的”,口音很重,语速有点快。之后,便是围观者的声音:“哎呀就是一个冤案,我在媒体上见过你”……

    类似的场景,自2010年5月以来,不断地在赵作海的生活中重现。这是他“成名”带来的一个效应。

    1952年出生的赵作海,是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人。1999年,他与同村人赵振裳发生冲突后,后者失踪了,而村子附近不久恰好出现一具无头尸体,赵作海“很自然”地成了犯罪嫌疑人。2002年,河南省商丘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赵作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未料,2010年4月,赵振裳现身村中。一周后,河南省高院宣告赵作海无罪。

    赵作海一夜间“红”遍了大江南北。

    出狱不久,赵作海跟着一家维权网站的站长到各地帮人维权。在赵楼村赵作海的新房里,他接待过很多前来找他求助的人,这其中,包括他的现任妻子李素兰。

    一晃四年,将赵作海当救星的故事还在上演。“现在找他去上访的人还有,不像以前那么多了。人家都是走投无路才找我们,都跑得没有地再跑了,才到我们这里来。哎――呀――也是无奈,没有办法帮他们。”李素兰拉长了语调,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名人的光环还在放大。在商丘城中村的出租房里,赵作海的“名号”常常迎来各地的记者们。有时,在电视台的邀约下,他也会出现在各地的节目现场。

    在商丘三四十平方米、月租350元的出租屋里,天气一阴下来,屋子就显得暗淡。赵作海常常坐在椅子上,话很少。他很少主动思考人生,有时被人问及,往事便浮上来。

    赵作海被抓后,妻子跑了,拿到国家赔偿65万元的他去宁夏搞传销被骗亏了10多万元,开旅社赔了数万元。2011年一场家庭内战爆发后,他与李素兰离开了老家赵楼村,来到了商丘市区。后来,有了份环卫工的工作,可嫌离出租屋太远,起早贪黑,赵作海没多久便不干了。

    几经折腾,赵作海对社会有着跟普通人不同的认识――“社会比监狱要复杂”。

    在他的认识中,在监狱,你得按时吃饭,按时上班,按时睡觉,是没有自由的。“在外边,你吃吧,你玩吧,你啥时间想饿一下再吃,都是自己安排的”。可在社会上,遇到的人形形色色都有,一个人一个样,所以复杂。说到这里,妻子李素兰笑着附和:“在监狱,他的生活是过得单调无味,外边则是有苦有乐。”

    经历出狱后的变故,赵作海如今消停了。他没有工作,按李素兰的话说就是一天到晚就是“吃饭、遛弯、锻炼身体”。随着年龄的层层加码,赵作海身体不好,有心脏病、脑梗,现在天天在吃药。

    吴昌龙:

    国家赔偿的钱不少用于还债,出狱后疾病缠身做了两次手术

    错案“善后”事未了 如今仍然在奔走

    出狱后疾病缠身的,还有吴昌龙一个。身为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被宣告无罪的五人之一,2013年9月,吴昌龙获得国家赔偿金126万余元。

    “国家赔偿的钱不少被用于还债。出狱后做了两次手术,一个是甲状腺钙化的手术,总共花了3万多元。”电话中,吴昌龙声音微弱,气力显得有些不足。他常念叨说自己记忆力不好。1975年出生的他今年正步入不惑之年,却咳嗽声不断。

    吴昌龙被宣告无罪后,经人介绍,在2014年5月与漳州一名小他7岁的女子结婚。妻子如今身怀六甲,可他至今仍奔走在“善后”的路上。他在微博的简介中这样写道:“无罪回家两年了,错案善后事未了,身体健康状况和精神状态皆堪忧,正遵医嘱,自我治疗中。”

    吴昌龙发现12年牢狱生活回到社会后的种种“不适”:“跟别人沟通,人家讲什么,我根本不懂;有的东西经过十几年的变化,我更加不懂,就像刚出来时,手机都不会用。现在有很多字嘴巴会念但不知道怎么写,还得问我老婆。”

    1月22日,吴昌龙到福建省检察院控告当年的办案民警。巧的是,他与念斌不期而遇。同病相怜之下,两人互相问候了双方的情况,还合照留恋。

    次日下午3时30分,念斌申请1500余万元国家赔偿的听证会在福州市中院召开。念斌曾是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发起的“无辜者计划”的关注对象之一。2014年8月,被羁押8年的念斌被法院宣告无罪。

    徐 辉:

    “断层”生活一度难以融入,如今盼望过普通人生活

    决定放弃申请复议 递交恢复工作申请

    像赵作海一样迅速“出名”的,还有徐辉。1998年8月,珠海小林镇一个巷子发现一具裸体女尸。死者是19岁、年轻貌美的严婵娟。当地人徐辉被怀疑为作案嫌疑人。2011年12月,徐辉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经徐辉及其家人不懈申诉及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介入,2014年9月,珠海市中院宣告徐辉无罪。加上之前被羁押的日子,还差几天徐辉就差点坐了整整16年牢。如赵作海一般,走在大街上,时而有陌生面孔突然冒出,叫出他的名字来。

    在珠海市金湾区徐辉家里,如今有着另一番景象。

    徐辉和妻子暂住在这个面积约80平方米的老宅里,地板陈旧,大厅里的茶几杂乱地摆着各种用品。入狱前,徐辉正值壮年,女儿14岁,尚在学校读书,归来时,他两鬓斑白,外孙女已3岁。

    四个多月的调养,让身高1.7米的徐辉,体重从出狱时的110斤“涨”到如今的135斤,笑容也常常挂在脸上。他说,这得益于老婆的照顾。而入狱后老婆的不离不弃,让他更珍惜这份亲情。

    徐辉住在三楼,阳台上的窗外,是片菜地和树林。“按规划,以后这里要盖新楼房”,他告诉记者。

    1月25日,是徐辉对国家赔偿金享有申请复议权的最后日子,不过他明确决定放弃申请复议。这意味着157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马上就能“到账”了。“打算回到老家盖个房子”,说起国家赔偿金的用途,他这样盘算。

    至于追责,他说,让有关部门去处理,“到时告诉我结果就好了”。另外,由于以前的工作单位已不复存在,他已向有关部门递交了恢复工作的申请,“应该很快会落实”。

    “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看到什么都觉得不是个事”,徐辉坦承,年轻的时候,自己当兵出生入死,立过二等战功,那时还不信命,可经过几次事情,如今战功奖状上的黑白相片不知何时也已经开始掉漆,人像也变得模糊起来。现在“有点信命了”,他说。

    说完,他从柜子里翻出有罪判决书、无罪判决书和军功章,自言自语:这里记录了人生最重要的三次轨迹。望着无罪判决书,他说:“这是过去的终结,也是新生活的开始。”目前,他的愿望就是过普通人的生活。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朱孝清:

    转变执法理念 避免冤假错案

    羊城晚报讯 记者张璐瑶、通讯员粤政宣报道:27日上午,“南粤法治报告会”第三讲在广州正式开讲,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朱孝清作题为《冤假错案的原因与对策》的报告。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省法学会会长梁伟发主持报告会,广东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郑红,省直机关各单位代表及数百名广东法学界人士现场聆听了报告。

    刑讯逼供多冤假错案

    朱孝清以史为鉴,以历史上著名的冤假错案,如“杨乃武与小白菜”等,形象地剖析了产生冤假错案的根本原因,即刑事案件的特殊性。

    反观当下,朱孝清认为,近年来,我国仍存在冤假错案现象,这与我国司法机关人少案多,侦查机关部分存在刑讯逼供现象等原因密切相关。“深层原因是少数司法人员执法理念陈旧,某些执法体制机制不完善;直接原因包括侦查偏差、制约失效、疑罪从有、不重视被告人辩解和律师意见,不能正确应对各方压力等。”他说,“而侦查偏差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刑讯逼供,任何一例冤假错案都与刑讯逼供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朱孝清列举近十几年来在我国影响较大的诸多案例,深入剖析其成为冤假错案的原因。朱孝清还列举了去年轰动全国的“呼格吉勒图冤案”,他分析称,该案就是因为侦查机关在物证鉴定上不严谨,才造成了埋藏近20年的冤案。

    要重视被告的人权

    他指出,冤假错案的产生,不仅严重侵害当事人的人权,损害国家司法机关的形象,而且还有可能把当事人推向对立面,对我国司法制度产生不可估量的危害。

    如何避免冤假错案?朱孝清认为,要转变执法理念、强化工作措施、完善机制体制。首先就要转变司法人员的执法理念,全面收集审查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坚决排除非法证据,严格按法定标准批捕、起诉、审判,坚持疑罪从无,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律师的诉讼权利,高度重视他们提出的辩护意见;其次,改革完善体制和机制,提高办案人员的素质和能力。

    “如果每个人都将被告的人权像自己的人权一样保卫,那么大多数冤假错案都可以避免。”朱孝清说,“而实际上,许多过往的冤假错案或多或少存在被告证据对不上,甚至搞错被告等关键错误,这是责任心的问题。”文/记者 董柳 图/记者 郑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