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如何通过供给侧改革提高潜在增长率

1评论 2016-02-20 14:50: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股市惊现“黑科技”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蔡昉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 蔡昉

  金融界网站讯 2月20日,2016(第十五届)远见杯—全球宏观经济预测春季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召开,金融界网站为您全程图文直播。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出席论坛并发表关于供给侧改革的主旨演讲。蔡昉指出,开展供给侧改革的真正原因是中国企业不愿意投资了,是因为生产力下降了,比较优势下降,竞争力不够,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

  蔡昉表示,目前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在下降,这主要是因为我国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劳动年龄从2010年开始进入负增长的趋势。因此从劳动力供给、人力资本供给、资本回报率等指标来看,潜在增长率是下降的。蔡昉指出,这个变化不是宏观经济周期而是经济增长,是阶段性变化,因此我们看不到V字型变化,没有到底回升的转折点,而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是L型的变换趋势。

  蔡昉表示,从供给侧来解释目前的增长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一是劳动力短缺导致工资上涨,二是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低于农民工工资增长速度,三是资本报酬递减,四是劳动力转移出现负增长。

  蔡昉表示,我国要针对潜在增长率减速原因进行结构性改革。他指出,未来真正提高潜在生产力因素有两个:一个是把生产要素的供给潜力挖掘出来,一个把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潜力挖掘出来。

  蔡昉指出,如果改革有不同组合,比如提高生育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劳动参与率等等,就会有不同结构的潜在增长率,最好状态下经济潜在增长率就是很接近L型,有一定扬起,因此改革着眼于提高劳动参与率和潜在全要素生产率最终能达到潜在增长率的提高。

  以下为演讲实录:

  蔡昉:大家下午好,我听了一下,大家讲比较硬,投资判断等等,到我这儿就虚一些,大家吃饭思考稍微宏观一点虚幻一点可以。

  我这个事本身我还是从我们如何认识供给侧,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减速他的原因是供给侧的原因,那么因此还要用供给侧的办法去应对,我们先看看什么叫供给侧什么叫需求侧、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我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供给侧的说法绝大多数的理解是有误差的,那么我们先看一下,这个如果说假设我们认识到“供给侧”的问题,我们就第一步应该看到说那当前经济减速是因为企业没有投资意愿,没有扩大生产的意愿,已经不能在原来规模上维持生产,那么假设是企业不愿意投资作为他的起点。

  那么一种解释是说需求不足,也就是说我生产没有人要,那么这个说法因为我们经历了金融危机整个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因此大幅度外需减少,但是我们做一个结果也就是说看一看世界经济中劳动密集型的贸易的比重他的下降和我们中国在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比重之比,也就是把我们劳动密集型出口的比重当分子,世界贸易中同一个比重当分母,那么两者之比我们叫做显示性比较优势,意思是说如果是我们下降的话,就说明我们的出口的减少是快于世界经济,意味着供给出现问题,事实上我们发现2003年到2013年这十年劳动密集型比较优势下降36%,幅度很大,因此供给侧问题是我们问题。

  因此这个时候你判断需求不足,用刺激需求的办法就是不对症的。

  第二供给,是不是供给不足,不对路,供给结构出现问题,因此调整结构是对的,按照需求结构是调整供给结构也是对的,但是你在这个时候去讲是为了地是调整供给的数量结构,其实还是不对,因为没有抓住中国比较优势下降这个潜在增长力下降根本原因,因此才容易把我们所谓供给经济学,因此我们说真正原因是中国企业不愿意投资了,是因为生产力下降了,比较优势下降,竞争力不够,我不能再用原来价格供给总量的数量,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

  所以给大家看一下,大家到现在为止考虑都是宏观经济周期问题,提醒一下还要看,长期增长问题,我们举一个例子,我们过去的增长都是波动,有高的时候,就是说高的时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们的实际增长速度高于我们潜在增长能力,高于潜在增长率,过去都有,那个时候我们通常会说经济过热,那么还有经常会遇到我们实际增长率降到国内,我们实际增长速度低于我们潜在增长率,产生增长缺口,这个时候我们会采取刺激的办法,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去刺激它,因此我们就习惯说遇到经济周期不是过热就是过冷,因此宏观经济政策是必要的。

  那么接着我们又出现了一个高潮,现在又降下来,那么历史上我大致看一下,我们每次实际增长速度低于潜在增长率,平均3点几百分点增长需求,没有达到你能够达到速度,你应该达到速度缺3点几百分点,因此最近我们又降到一个比较低增长速度上,比如去年6.9,6.9和我们长期以来改革开放时期接近10的增长速度差不多又是3个百分点增长差别,那么和我们潜在增长率差也是3个百分点,因此我们很自然就会出现两个问题,第一个我们要刺激经济,要采用一贯采用宏观经济政策,这是大家很自然想到的;第二经常会问一个愚蠢的问题,这个增长速度下降什么时候见止,如果周期现象最重要见一个止,拿V字型底下终究要回来,今天看到,大家看这儿,有这样一个周期也是减少了三个百分点增长速度,但是他仍然在你潜在增长率之上,不是说实际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3点几百分点,而是潜在增长率也下降3点几百分点,因为我们发展速度变,这个长线长期维持10%潜在增长能力,到2010年之后下降,实际上看到现在速度降下来,但是速度符合潜在增长,这个潜在增长率还会继续下降,为什么潜在增长率下降?我们讲人口红利,我们过去劳动年龄人口不断增长,一直到2010年之前都是这么一个趋势,因此大家觉得劳动力供给是充足的,那么劳动力供给充足资本投资不会递减现象,因此投资回报率高的;第三大量劳动力,生产力低部门转成生产力高的部门,这叫生产率,或者要素生产率,这些东西加起来任何国家经济增长靠这几个因素构成的,所以高速经济增长有高潜在增长率,就像这条红线表明,过去我们潜在增长率在2010年之前大体上10%,我们测算。

  但是我们知道2010年进行第六次人口普查我们发现,劳动年龄增长达到峰值,之后是负增长,因此我们人口趋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符号变了,因此很自然的我们按照劳动力供给,人力资本供给,资本回报率,劳动力转移的速度等等判断我们的潜在增长率是下降的,这个粉色线是下降下来潜在增长率,过去五年十二五时期测算目前大体上是正确,测算十二五时期平均潜在增长率7.6,接下来如果没有其他变化,自然趋势到十三五中国潜在增长率是6.2,翻番的要求6.5以上还有一点点差距,这个变化不是宏观经济周期是经济增长,是阶段性变化,因此我们看不到V字型变化,没有到底该回升,而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是L型的变换趋势。

  周期和增长理论不一样,看到每一个时期你实际增长率蓝色是实际增长速度,每个时期实际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形成增长缺口,到这一次以前可以画这个圈,这一次增长速度低到这个程度但是画不出这个圈,这个波动的这条线叫增长缺口,就是实际增长速度低于潜在增长能力的这个缺口,这个到目前为止这个缺口没有出来,和以往历史上任何宏观经济波动都是不一样,因为是经济增长现象是发展阶段变化一个结果,所以周期性的因素是需求侧,是扰动性的因素,那么供给侧的因素呢是结构性是增长现象是长期发展的一个必然的结果,那么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对于我们认识宏观经济形势非常重要,因为我们读教科书宏观经济学是由增长理论和周期理论共同构成宏观经济学,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在读宏观经济学和观察宏观经济现象的时候都是看周期问题,不看增长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天平。

  有一个现象证明我们现在是潜在增长率下降没有出现这个实际增长速度也相应下降,没有出现增长缺口一个原因,一个是我们没有出现周期性适应,因为潜在增长率是你增长能力,如果你的增长实际增长率低于他的话就意味着生产要素没有得到充分的使用,劳动力没有得到充分的雇佣,就会产生周期性失业,事实上我们现在失业率按照原来一贯用的登记失业率去年也只有4.1%,甚至不到4.1,基本上是和我们中国自然失业率是相等的,这一条棕色的线是一个稳定自然失业率就是市场必然要发生的,因为有人前一个工作没了,找到后一个工作之前怎么样花一点时间去谈判,还有的人说原来的工作没了,新的工作要掌握新的技能,这就是目前4.1,现在又有一个新指标叫做调查失业率,他是5.1%,一直有比较稳定,从5.1水平上看其实也是一个比较稳定的不算太高失业率,因此总体来说没有什么周期性失业,这是奥肯定律告诉我们潜在增长率增长不至周期性失业。

  看供给侧如何解释我们增长减速?我想给大家看一看我们目前发生一些现象如何进一步使中国的潜在增长率下降,这样几个因素,第一个当然是劳动力短缺导致工资上涨,大家看,就是我们不看整体,我前面已经说了劳动年龄人口已经负增长,每年几百万负增长,我们先看我们城市绝大部分新增就业岗位靠农民工,三分之一就业是农民工就业,农民工增长速度逐渐减慢,他越慢他的供给不足,工资要上涨,农民工工资一直到去年还是继续上涨,2004年以来农民工的工资的增长速度每年剔除物价因素高达11%,因此显然快于我们劳动生产力,这是劳动力市场基本状况。

  第二个这个趋势大家觉得这个趋势来了,我们过去一直在说劳动年龄人口从15到59岁中国人口,2011年开始负增长,这部分人口负增长不等于劳动力的负增长,其实我们劳动力还没有经历负增长,因为劳动年龄人口只是指这个年龄段的人,这个年龄段成立一个劳动参与率才是劳动力,在2011年之后这几年我们劳动参与率是提高的,因此经济活动人口这几年在我们面临这么严峻的劳动力短缺的时候,经济活动人口实际上还在增长,那么到了明年,2017年经济活动人口,中国的经济活动人口到达他峰值,在这儿之后他负增长,真正劳动力短缺高潮明年以后,这个冲击还没有结束,因此劳动力短缺还会继续,工资上涨压力也在继续,这是影响经济增长一个因素。

  我们仅仅说工资并不能代表我们的比较优势,代表我们的竞争力,我们还要看工资正面的影响你的劳动力成本,但是还有一个劳动生产率他劳动生产率提高速度一样快的话,我们比较优势不会下降,我们看一看,有很多报告已经显示中国劳动生产率提高速度是减慢的,我仅仅把劳动生产力跟农民工工资做一个比较,两者虽然都有下降的趋势,但是目前为止劳动生产率是增长速度是低于农民工工资增长速度,因此就会计算一个数,一个指标叫单位劳动成本,单位劳动成本等于工资除以劳动生产率,如果劳动生产率慢于工资,劳动生产率迅速提高,日本是下降趋势,我们迅速提高,这个提高目前差不多最近这几年每年14%,因此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单位劳动成本越来越趋同,当一样的时候意味着说那些相应的产业就不会在你这里,这又是一个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

  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是说你劳动力转型的,劳动力数量不足了,我可以拿质量来补上,事实上当你劳动力新增量没有的话,你的人力资本的新增量也可能没有,因为我们跟其他国家不一样,我们国家最大的特点就是随着年龄的提高,受教育的年限是迅速下降的,因此我们人力资本的改善全取决于新成长劳动力,当我新成长劳动力数量负增长的话,人力资本也可能是负增长,我们看一看什么叫新成长劳动力,各级受教育毕业以后加起来,就构成每月新增长劳动力,初中、高中、大学、更高阶段加起来,这样总体上新增长劳动力目前是负增长,算一下大概2011年到2020年这期间新成长劳动力的是以每年1%速度递减,我们同样算一算,那这个递减会不会影响到人力资本发现果然影响,把整个中国劳动力存量、数量去乘上平均受教育年限,每一年平均受教育年限乘完以后得到中国劳动力人力资本总量,而这个人力资本总量一算2011年到2020年也是以每年1%的速度递减,因此前面我们讲劳动力短缺是经济增长影响不利因素,人力资本不能相应的跟上,反而也会减慢,使得你的增长率下降。

  第三资本报酬递减,最近没有查到最新的,但是会注意清华大学百虫恩(音)很多人做资本回报率的问题,资本回报率是迅速下降,因为资本报酬递减现象,因为劳动力固定,不断投入资本,他的报酬递减,过去无限供给劳动力可以防止资本报酬递减规律发生,现在没有这个条件,因此资本报酬递减投资下降这是必然的。

  再一个就是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的提高过去主要靠劳动力转移,从农村,非农业转向非农产业,也就意味着从生产力低的部门到生产力高的部门,去年年初发现一个看人口数据的时候算出来,发现农村16到19岁的这个年龄段的人口达到了最高点,2014年达到最高点,去年开始这部分人口负增长,这部分人口是谁?就是每年从农村到城市人,新增的外出农民工,因为第一比他们年龄更大的出来的量很小,那都已经存量了,过去已经记在我们统计年鉴上比他们年龄低还要读书,还要读初中至少,因此出来不多,比他们更大在农业中干活的人其实不会干别的,因为农业中占比只有19%,这部分人年龄偏大,不会再从农业中转到城市来,因此所谓新成长农民工就是指16到19岁初中、高中毕业生,那么这部分人2014年去年开始负增长,可能使得我们新增外出农民工会达到峰值,果然去年达到了,这个蓝色的16到19岁农村人口。

  怎么办人口因素、人口趋势不可逆转的,我们放二孩也好,未来可能20多年以后会有一个小小改进,但是总体来说这个人口老龄化生育率下降这是所有国家都要经历过程,我们改变不了,如果要有不同,是华人社会生育率一旦下降,比其他任何国家民族更快,因此要针对潜在增长率减速原因进行结构性改革。

  我画不太规则的图,我们设想我们原来的盈利,上面这条线,我们劳动力丰富,劳动密集型产品成本很低,因此世界上我们假设的不变的外部需求我们都给他覆盖,大部分覆盖了,那么他的变化呢和你供给能力变化,一种可以刺激供给,但是周期性因素可以起作用,长期比较优势角度来看不是由他决定,而是单位生产成本决定,人口红利消失比较优势下降含意我们单位生产成本提高,供给曲线下来,我们能够满足世界供给就下降,不是我们满足不了他,而是我们不能用原来的成本优势去满足他,因此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因此我们想解决就是如何保持我们比较优势,有些产品比较优势终究会丧失,但是如何赢得时间,时间更长一点,让我们转向新增长源泉,尝试做假设。

  未来真正提高潜在生产力因素有两个,一个是生产要素的供给潜力挖掘出来,一个就是生产率提高的就是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潜力挖掘出来,这些都可以通过改革来得到,因此说如果通过改革得到这两个东西,那么就意味着可以提高潜在增长率我们把这个叫做改革红利,潜在生产率如果不改革,就按现在趋势,下面这条绿线长期潜在生产率,大家看没有一个V字型,也是比较悲观L型,一直预测比较远到2050年,比较悲观的下去,这样下去还是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井,如果改革有不同组合,比如提高生育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劳动参与率等等,会有不同结构不同新潜在增长率,最好状态下很接近L型,有一定扬起,因此我们说改革着眼于提高劳动参与率和潜在全要素生产率最终达到潜在增长率更高一些。

  因此我用一个例子最后结束,这是例子不是真实的,我们测算的结果如果你提高劳动参与率那么就可以每年对应几百万劳动力供给,可以填补劳动年龄增长或者经济人口负增长空缺,其中提高非劳动参与者原来农民进入到城市务工,你每提高非农劳动参与率1个百分点对应0.88百分点潜在增长率,如果提高全要素增长率增长速度1个百分点,可以增加0.99百分点,几乎是1对1,我们设想一下,我们改革不会那么快推进,改革红利在一段时间内缓慢释放出来,我们只需每年非农劳动参与率提高0.2百分点,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提高0.2百分点,大家看0.2乘以0.88是0.176,0.8乘以0.99是0.198,加起来是0.374百分点,这是额外改革红利,再加上我们原来说不改革仍然有6.2的十三五时期潜在增长率加上达到6.55%,这就是五中全会精神说的中高速可以达到2020年GDP翻番增长速度,未来增长速度潜在增长率要保持要达到他,如果达不到潜在增长率那是周期因素,是我们很多宏观经济学家考虑讨论刺激政策,如果达到还需要额外的,那必须靠改革来进行,你加上改革红利你就可以达到未来的增长速度,总的结论就是说我们理解中国经济要从宏观周期问题和经济增长问题同时理解,因此我们放弃V字型经济设想,恢复的设想,我们要看到L型长期趋势,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