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我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却低估了成本

1评论 2017-04-20 16:04:57 来源:金融界网站 看主力在买什么!

这个悖论是,全球化本应该是可以改善每个人的福祉的,这种论调是基于水涨船高的概念,但是很遗憾这种水涨船高的想法从来就没有经济的证据(或者理论的支持)。这里面有两个错误: 错误一:我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 错误二:我们低估了全球化的成本。

  【本期导读】随着一轮又一轮反全球化浪潮的兴起,曾经创造过经济奇迹的全球化真的走到尽头了吗?对全球化本身,利弊究竟应该如何界定?已经被贴上反全球化标签的特朗普,其推行的新政是否会创造一种新的模式?能否解决美国所面临的危机?面对这波浪潮,曾经借助全球化实现经济飞跃的中国,又将如何面对?金融界网站为您呈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对反全球化迷局的思考。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本期嘉宾】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核心观点】数十年的全球化虽然帮助数亿人口脱贫,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增长,但人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却低估了成本,以美国为例,全球化规则下的分配制度忽视了底层工人的权益,加剧了失业。而特朗普新政的推行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做的是直面全球化带来的不公平,重新思考全球贸易协定,使得所有人都受益,能够更加共享的透明度。

  第一节 斯蒂格利茨:我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却低估了成本

  金融界:首先,您如何看待当下席卷全球的反全球化浪潮?这背后是怎样的发展趋势?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首先,我要说,当前的全球经济秩序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二战之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以及IMF。

  如果我们对比一下在二十世纪上半页可以看到,全球经济获得了较快的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在此之前,25亿人口被从全球经济中隔离出去,但因为全球化进程的推进又被纳入进来。除此之外,有8亿人因为全球化的推进而脱贫,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我们不能低估它的重要意义。

  而今天,全球化也正在受到置疑,这样的秩序现在受到了挑战,尤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说,他将会忽视WTO的裁定。而根据美国法律,在一些领域中,像倾销税,也就是你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去销售产品,除此之外还有补贴税以及保障措施,总统的确在在制订和实施相应的秩序方面有自主权。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相信到目前为止,如果实施的话,有可能会违反WTO相关的规定,比如说像补贴税,最终会导致一场贸易的战争,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他们不会坐视不管。

  金融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针对全球化的负面反应呢?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过去的25年里,美国人一直认为全球化能够创造就业,当我是克林顿总统顾问的时候,希望能够让他们不再使用这样的说法,但是我失败了。

  我认为出口创造就业,但是进口却会毁坏就业,而且出口在美国是资本密集型的、劳动力密集型的,而贸易是平衡的,这就意味着贸易的协定将会导致负的就业损失。更多的就业损失会聚集在很多领域中,它都是尽快让我们看到,在一些领域中,工作的损失要比工作的增加更加明显。

  当然答案是,贸易其实不是关于就业的,就业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的责任,从而能够保持经济的充分就业,贸易的更多是关于生活水平的。

  不幸的是,自从2000年以来,尤其是从2008年以来,美国经济并没有像人们预期的表现那么好,我们是在2001年的时候开始衰退,然后在2008年的时候,又有另外一个衰退。这段期间出现了非常大的失业问题,美国的一些地区出现了很高的失业率,结果就是出现了非常多方面的研究,去看一下美国的定位是什么。它可以生产产品,这些产品去竞争,与那些进入到美国的、出口增加的区域去进行竞争,尤其是在中国加入WTO之后的这些年中,似乎证据非常明显的。

  它表明在这些领域当中生产的商品在与中国制造的竞争中,美国表现得不是很好,有更高的失业率、工资也是更低的。尤其是鉴于美国金融市场的混乱,进一步加剧了情况。

  当然我们知道,其实全球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更多的原因是因为美国在那些受到如此创伤的领域中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我们看到在所承诺的就业创造和实际的就业数据存在着非常大的差距。

  而这实际上也导致了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在过去大概三分之一世纪中,大多数的美国人并没有能够表现得非常好。中国在这一段期间人均GDP增加了8倍之多,而同时,90%的美国底层民众的收入却是停滞的。美国的这种资本主义的风格对大部分的美国人是失效的,可能对金字塔顶端1%是有效的,但是对于底层的90%来讲是失败的。而且全职男性工人收入的中位数(如果他能找到工作的话)将比之前更低。

  不仅如此,这种压力、不安全、收入的不平等已经体现在人们的寿命的下降。2015年,美国人均寿命出现了有史以来的首次下降。

  这个悖论是,全球化本应该是可以改善每个人的福祉的,这种论调是基于水涨船高的概念,但是很遗憾这种水涨船高的想法从来就没有经济的证据(或者理论的支持)。这里面有两个错误:

  错误一:我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

  错误二:我们低估了全球化的成本。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207期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特朗普新保护主义或造成更多失业

关键词阅读:斯蒂格利茨 全球化

责任编辑:张仙 RF1348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