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格利茨:美国之前高估了TPP的积极意义

1评论 2017-04-20 16:08:38 来源:金融界网站 看主力在买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富人可能会大大受益,但低技能的工人在这个过程的遭遇是很糟糕的。人们寄希望于未来会更好,“胜家”会补偿“输家”,但是事实从来都不是这样。

  【本期导读】随着一轮又一轮反全球化浪潮的兴起,曾经创造过经济奇迹的全球化真的走到尽头了吗?对全球化本身,利弊究竟应该如何界定?已经被贴上反全球化标签的特朗普,其推行的新政是否会创造一种新的模式?能否解决美国所面临的危机?面对这波浪潮,曾经借助全球化实现经济飞跃的中国,又将如何面对?金融界网站为您呈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对反全球化迷局的思考。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本期嘉宾】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核心观点】数十年的全球化虽然帮助数亿人口脱贫,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增长,但人们高估了全球化的好处却低估了成本,以美国为例,全球化规则下的分配制度忽视了底层工人的权益,加剧了失业。而特朗普新政的推行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做的是直面全球化带来的不公平,重新思考全球贸易协定,使得所有人都受益,能够更加共享的透明度。

  第二节 斯蒂格利茨:美国之前高估了TPP的积极意义

  金融界:特朗普上台以后就退出了TPP,您怎么看?这也被认为是特朗普反全球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您的解读是什么?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最开始美国认为TPP会包括44%的全球贸易。但是从对美国GDP的影响的角度看的话,美国政府认为,在未来15年内TPP对美国GDP的影响只是0.15%。这个影响几乎为零甚至可以说是负的影响。所以,TPP就被夸大了。

  第二点是它忽略了竞争的不完美性,如果你做得不好的话,贸易的开放可能会带来垄断。你可以看到非洲政府是不允许沃尔玛进入到非洲地区的,就是有这种担心。

  第三点是忽略了比较优势的动态变化性。我们有一种经济体叫做婴儿经济体,这个阶段的经济体是需要被保护的。一方面对国际化的好处高估了,而且忽略了它的分配成本,也就是说当你经济贸易开放的时候,可能你就会有这样的情况,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尤其是对某些群体。

  在这个过程中,富人可能会大大受益,但低技能的工人在这个过程的遭遇是很糟糕的。人们寄希望于未来会更好,“胜家”会补偿“输家”,但是事实从来都不是这样。

  美国的政治体系在过去这一时期并没有真正去补偿这些“输家”。

  不仅如此,全球化还创造了一些税收的天堂,如巴拿马、开曼群岛等等,这个量级是很大的,而且对于所有的国家都有一定的影响。美国的一些企业就创新性的利用了这样的税收天堂来避税,而全球化的政策并没有对这种行为继续进行节制。

  我们做了一些调查,其实它能够响应这样一些技术方面的变革,但是全球化是来自于外部的力量,他觉得这事不公平,这样的话,你要让工人说,你让我响应全球化,我无法接受,对技术的变革做的调整我可以接受,但是你要让我对外部全球化的变化,做出响应,我无法接受,这就是全球化的不利之处。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207期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特朗普新保护主义或造成更多失业

关键词阅读:斯蒂格利茨 反全球化

责任编辑:张仙 RF1348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