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去杠杆过程 利率会经历先上升后回落

1评论 2017-06-03 15:36:35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吴玉华 “烂板出大妖”!

  金融界网站讯 6月3日—6月4日,由清华大学主办,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清华大学国家金融学院承办的2017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经济全球化与金融业规范发展”,金融界网站作为特约合作媒体全程直播此次论坛。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接受了金融界网站的采访。

  金融界网站:现在的金融自由化从2012年开始,累积了金融风险,从去年的金融风险防范落实到实际,随之而来的的利率抬升对金融监管有什么影响?

  吴晓灵:这次的风险有多大?经济危机之后,各国杠杆率是上升的,中国也在升高,M2占 GDP的比重和贷款余额占GDP的比重均在增大。从2008年开始,M2是GDP的1.49倍,到2016年上升到了2.08倍,而贷款余额2008年占GDP的95%,到2016年末到了143%,可以看到贷款发放很多。从1949年到2008年贷款合计发放30万亿 ,而从2009年到2016年贷款余额是106万亿,7年增加了76万亿,过去7年的时间的贷款量是之前的2倍多的。

  在大量的贷款投放中,会遇到有些贷款无法偿还的风险。再看资产价格,因为中国的消费品生产过剩,消费品的价格难以上升。而房产价格的上升除了与土地因素和制度因素有关外,货币因素也是影响房产价格的其中一个因素。因为没有大量货币的存在,一个产品价格的上升必然导致另一个产品价格的下降。房产价格的上升已经影响了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的生活,所以中央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当前监管整顿金融特别是整顿资产管理市场,是因为资产管理市场层层加杠杆,还有产品套嵌拉长了信用链,抬高了融资成本,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整顿的结果如大家看到的那样,中央银行让货币政策实质回到中性,在这样的政策环境下,一些激进的金融机构和在资管市场上信用链过长、产品套嵌过多的公司在货币政策趋于稳健的过程中下会出问题,当他们的资金短缺时,会不惜抬高短期资金成本来弥补缺口,这就是看到的利率上升。

  金融界网站:利率的上升是否会伤害实体经济?

  吴晓灵:这要看过程,负债端利率上升后,要在资产端抬高利率。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有些好的实体企业可以承受高利率就能够发展,而承受不了的企业就得不到融资,因而在利率上升的阶段中,会使很多企业遇到困难。另外一个结果就是由于利率的升高,银行的高利率资产贷不出去,必须压低贷款利率来放出货币,这时会侵蚀银行利润,同时也降低了利率。

  在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由于有些企业不能适应市场会退出,在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不能适应市场的企业退出了,市场就会出现资源空缺,在这个时候利率就会下降。

  在加强金融监管,降低全社会杠杆的过程中会有一个利率上升的过程,如果我们按照市场规则运行的话,利率还会有一个回落的过程。

  金融界网站:创新与监管的矛盾点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体现的非常明显,2017年互联网金融风险监管成为重中之重,如何解决当前互联网金融的乱象?

  吴晓灵:首先,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金融业向长尾客户服务提供了可能,前提信息技术足以为更为庞大的有金融需求的客户行为判断、信用偿还能力和意愿有评估,即更好的风险控制技术。如果不是有更好风险控制基础上的P2P说白了就是把民间借贷搬到了线上,这样的话注定要失败,因而现在凡是要跑路的、倒闭的P2P都不是建立在信息风控技术上的P2P。

  那么怎么处理好创新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关系呢?首先,应该划好行为的红线。互联网金融本质上还是金融,如果做金融业务就必须做金融业务的红线,而且要有牌照。如果是为金融服务的比如金融科技服务和运用于金融中的,所以我们的P2P如果是没有金融牌照的机构只能是用信息技术服务于金融行为,它不能是信用中介,不能有资金池,这个红线应该划好。

  第二,我们出现的金融乱象就是因为没有严格的按照监管的规则去做。很多的非法集资行为或者说是一些集资咋骗行为经常在一些合规的金融机构门前招揽客户,作为监管机构有牌照的我们要管,没有牌照的我们也应该及时的去监管。监管当局应该是行为监管的理念,有牌照的应该很好的管理,没有牌照的做了所应该监管的金融行为也应该给予打击。

  第三,应该对进行投资者教育,每一个投资者是自己财产的第一责任人。如果有非法集资行为给出的收益是不可思议的,如果投资者不顾风险去投资,挣了钱放自己口袋,出了事找政府,这种行为不可鼓励。所以应该进行投资者教育,政府的责任是加强监管,民事风险,而最后责任应该是自己来承担。从这三个方面将强工作我们的金融创新和防范风险就能够得到有效解决。

  金融界网站:中国的M2超过150万亿,放出去和沉淀的资金非常多,而实体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问题的症结在哪儿?如何解决?

  吴晓灵:中国不缺钱,中国也不缺需要钱的行业和项目,难的是如何疏通融资渠道。第一,我们要建立多层次的股本融资渠道,证监会最近以来在不断努力,我们要完善沪深市场,也要完善新三板市场,另一方便我们也要规范地方股权市场。我们应该让任何一个股份制企业都能有一个合法的股权交易场所,让大家能在自担风险的基础上获得股权融资的便利。只有有了股本市场才能降低企业的杠杆率。

  第二是要建立多层次的信贷市场,信贷市场当前比较关注的的都是银行业的贷款,实际上除了银行、商业银行的贷款外,我们还有两个市场没有得到很好地运用,机构贷款和有一些有发放贷款能力公司,比如融资租赁公司、财务公司等,这些机构能吸收一定范围的存款,但主要业务是债权融资,如果能够更多的发展这样的机构,贷款市场供给就会多一些。

  第三是构建信贷的毛细血管,现在号召大银行做小微金融,实际上小微企业风险评估和大企业差别较大。中国有很多小贷公司包括一些互联网企业的小额信贷,在农村和生产合作社结合在一起的信用合作社都是贴近小微企业和小微个人的信贷需求,让他们来做小微贷款,对于没有信用记录的人积攒信用,对以后到大银行去申请贷款是有好处的,所以希望我们的信贷市场是有全牌照的商业银行还有有限牌照吸收一定金额以上存款的有限持牌公司,最后应该扶持一些小额贷款机构。大的银行可以是一些小额贷款机构的批发商,构建大银行到基层的毛细血管,如果我们的信贷市场也能够是分层的,融资渠道会更顺畅。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