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庆军:个人征信“任重而道远”

1评论 2017-06-17 04:03:32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刘禹成 涨停板,就要这样抓

  征信是对个人信用信息依法进行共享的行业,共享债务人的信息可以帮助信贷机构防范信用违约风险。我国的征信覆盖范围目前主要集中在商业银行,为了实现信用信息全面覆盖,非银信贷机构征信也正在兴起。近年来,个人征信行业越来越被关注,算话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也是征信大军中的一员。

  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走进算话征信,对公司CEO兼联合创始人蒋庆军进行专访。谈及征信行业的现状,蒋庆军表示,国内征信业发展时间较短,目前随着消费金融互联网金融、个人融资租赁等新型金融业务的兴起,个人征信业的市场潜力也正在被挖掘。

  创业初衷

  蒋庆军,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概率统计系,曾任上海资信有限公司研发中心负责人。

  “与美国一百多年的征信历史相比,中国的征信业从1999年开始,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蒋庆军告诉记者,1999年,国务院决定在上海建立个人征信试点,由人民银行与上海市政府联合组建的上海资信公司应运而生。上海资信公司的任务是,将上海市境内所有商业银行的个人信贷数据共享到一个平台,并且共享数据的商业银行可以在此平台上进行查询。

  2002年,蒋庆军进入上海资信公司担任研发中心负责人,主导开发了中国首个个人信用评分模型。据资料显示,上海资信作为当时中国唯一一家个人征信公司,这个模型也是中国第一个通用评分模型。

  2007年央行征信中心在上海正式挂牌,2009年上海资信公司被央行征信中心收购。如今央行征信中心,已经建设成为世界规模最大、收录人数最多、覆盖范围大和使用广泛的信用信息数据库。

  但是国内以往的征信偏向于银行类征信与大企业征信,对于非银信贷与中小企业征信覆盖率低,这也是导致中小企业难以取得融资的原因之一。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P2P网贷等非银信贷机构产生了对征信的迫切需求。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4年,蒋庆军与上海资信的三位老同事联合创立了算话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他们希望搭建一个社会信用网络,通过这个平台帮助非银机构解决诚信问题,构建一个“说话算话”的诚实社会,正因如此,他们的公司取名为“算话征信”。

  征信数据与大数据

  “征信共享的是债务人的债务信息,信贷机构共享这类信息数据通过系统对接,因此有标准数据库,标准数据库本身就不属于大数据的概念。”蒋庆军告诉记者,征信数据与大数据表现特征完全不同,前者属于标准数据,后者属于多维、复杂的互联网数据。

  蒋庆军表示,征信数据有明确与专业的概念,国内的征信业务是共享个人信贷数据,这与大数据有本质冲突。大数据拥有无穷个维度,例如历史搜索记录、购物消费历史、个人网络言论等这些全属于大数据,而这些容量大、维度多、更新频率快的互联网数据,均不是债务人的债务信息,不是征信数据。

  大数据与征信数据都可以帮助企业进行风险控制,蒋庆军告诉记者:“对于一笔新申请的贷款,大数据可以提供一些潜在的风险因素,比如最近是否有购入重症保险的消费记录等,这些信息可以帮助信贷机构进行风险控制。”

  信贷公司发放一笔贷款需要承担一定的坏账风险,为了权利与义务的对等,信贷机构可以向债务人要求相关资料。在本人同意的情况下,产权证、银行流水等一系列信息都需要向贷款公司提供。

  而征信中心就不存在这样的权利与风险让渡,征信管理条例也规定了征信可以采取的数据范围。征信数据属于法定采集;信贷机构采集数据的范围较征信数据更广,并且这类数据属于约定采集,法定高于约定。蒋庆军表示:“虽然信贷机构能够采集到的数据范围更广,但是有一个数据信贷机构永远采集不到,那就是其他信贷机构的数据,而征信恰恰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通过征信局这个第三方,信贷机构可以了解到客户在别的信贷机构里的贷款信息,从而降低坏账率。“这是一个平衡,征信局可以跨机构采集数据,但是也必须交出一些权利,有些数据属于个人隐私,是征信行业里法定不能采集的。”蒋庆军告诉记者。

  不是简单的

  “数据问题”

  假设一个情景,一个人去银行贷款,提供贷款的商业银行通过央行征信中心查询发现,之前有20家银行均查询过此人的信用记录,同时却没有贷款记录,那么这家商业银行大概率也会拒绝发放贷款。

  在一个评分模型中,若征信数据被查询的次数作为其中一个变量,那么当这个决策变量的数值过高,商业银行就会做出拒绝贷款的决定。蒋庆军认为:“拿到贷款对于一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样的评分模型可能会伤害借款者的权益,所以信用建模就需要严谨的科学态度。可见,个人征信是涉及数亿国民权利与义务的领域。”

  个人征信是一件严肃、复杂并且需要专业背景的事情。蒋庆军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经过一百多年的深思熟虑、精挑细选,通过一个个案例积累,相继出台17部法律法规,最终才形成较为完善的征信法律。算话的四位创始人均是国内第一批开展征信业务的,我们也明白想要在短时间内做成一个伟大的事业确实面临不小的阻力,征信行业涉及的都属于个人权益问题,绝不是简单的数据问题。”

  风控为征信铺路

  征信的价值不仅仅在于风险控制,但因客户群相同,风控服务也成为做成征信的一个手段。据介绍,风险控制服务与征信的客户群都是信贷机构,风控服务是指帮助这些机构控制债务风险、经营风险等,从而提升企业的盈利空间。

  征信与风控,对于信贷机构的客户端来说殊途同归,征信是风控的组成部分。蒋庆军告诉记者,所谓的征信实际上是指,将行业里所有信贷机构的个人客户信誉历史信息共享到一个平台上,供整个信贷行业来查询,从而控制风险、共担坏账。

  欺诈的贷款申请对零售型的贷款机构造成的损失不可估量,对此,蒋庆军表示:“算话征信专注于服务零售信贷机构,并且为这些机构提供贯穿信贷生命周期的完整风险管理解决方案,不同于市场上其他精品,算话欺诈服务也是基于跨机构共享的底层数据驱动,公司如今已正式接入200家零售信贷机构客户,每日查询次数超过50万次,这个数字在反欺诈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

  “我们的愿景是先把征信这件事情做起来,之后再去服务全社会。先服务好能够提供数据的信贷机构,建立一个数据基础,数据基础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征信公司和信贷机构的立场实际上是有差别的,对于信贷机构来说,需要征信公司的帮助来控制风险、解决问题。而对于征信公司,可以在帮助信贷机构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建立一个征信体系来服务全社会。”蒋庆军说,“征信行业发展到后期,可能就会与美国的情况一样,这些数据不一定是信贷机构独享,其他机构也可以加入进来共享其他数据,从而在全社会建立一个信用层级网络,服务社会的各个场景。”

  蒋庆军认为,征信行业从全球来讲都是天然垄断,也只有垄断才能产生共享效率。随着征信公司数据库规模的扩大形成规模效应,数据越多的征信公司越能吸引机构共享数据,最终形成市场寡头垄断。目前国内共享征信的规模不够大,议价能力很弱,因此目前仍处于免费查询的阶段,只要共享数据的机构就可以进行查询。从国外发展经验来看,美国在个人征信业务上以益博睿、艾克菲、环联为主,三家机构几乎垄断了全美个人征信数据。

  “征信对社会而言很重要,而我们属于随着这个行业一起成长的人,以往的工作经历也为我们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创业公司到普通公司,最终想成为伟大公司,是很长的一条路,需要努力与坚持。如果整个社会、法律支持,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做成这件事情。”蒋庆军表示。

  “我们预计,再通过两到三年的努力,我们整个的信用风险评估服务平台在金融领域能够基本建成。”蒋庆军告诉记者。这个平台建成的意义在于,它不但可以降低金融行业整体的经营风险,而且还可以通过帮助信贷机构提高风控决策的效率,促进中国整个金融业加速向互联网金融转型发展。同时,可以帮助普惠金融真正落到实处。

关键词阅读:征信法律 蒋庆军 征信数据 个人征信 个人信贷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