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泽平在金融界主办的私募英雄汇上表示,今天的顶是平的,它在高位价格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们在做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大力提倡环保,中小企业被淘汰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任泽平认为,基本面改善方向,产能出清新周期,无论是消费、周期、金融还是真成长,寻找估值和业绩能够匹配,中上游企业盈利改善,银行不良率下降;三季度主题投资正当时,推荐混改、京津冀、雄安、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军民融合、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等。

什么是新周期?

今年年初以来,因为中国经济指标的回暖,引发了关于中国经济是否进入了所谓的“新周期”的讨论。任泽平判断中国经济正在走完L型,中国经济已告别过去长达6年的去产能、通缩和资产负债表调整,我们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其理由主要在于是供给出清与需求复苏。[全文]

史诗级论战,新周期究竟怎么一回事儿?

首轮:新周期争论伊始(2月28日正式提出)

任泽平表示,我们对今年的经济和股市比市场要乐观一点,为什么?主要四个超预期:供给侧改革超预期、需求超预期、信贷超预期和企业业绩超预期。我们认为走得好的话,A股会走出结构性的牛市。

刘煜辉表示,我们还没有经历过一次真正意义的资产负债表的调整。很难想象山顶上的中国,各种成本都高高在上,它能“空中加油”?

第二轮:新周期起点VS可怕时滞、繁荣顶点(4月)

任泽平提新周期起点

任泽平认为,无论是出口、制造业投资、基建,包括房地产投资,都比市场预期的要乐观。虽然短期的库存波动会对短期的经济有一些困扰,但是站在一个中长期的角度,需求的复苏我们倾向于认为是超预期的。

任泽平表示,龙头企业产能利用率大幅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行业利润集中度大幅高于产能集中度。这些数据之间的背离给我们很重要的启示。大量的微观调研表明,大量无效僵尸产能虽然在册,但已经很难复产。

任泽平表示,坦率地讲,我们觉得今年股市的收益率肯定超过现金,房地产市场也有长期的投资价值。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很多人动不动说“现金为王”。因为研究宏观的人要懂一个常识,现金只有在危机时期拿一拿。

李迅雷姜超不同意

李迅雷表示,在自然界我们总是先看到闪电,然后听到雷声,这是因为光速比声速快得多,故雷声相对于闪电而言存在时间的滞后。然而,实际上雷声不具备杀伤力,闪电才是真正有破坏性的力量。

姜超表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任何靠货币超发和地产泡沫换来的回升都注定是短暂的,而应该利用经济难得的企稳时期,加大改革力度,释放金融风险,才有可能迎来真正有希望的未来。

姜超认为,虽然宏观经济有所复苏,但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来自基建、房地产的拉动,房地产主要靠贷款,我们使用的货币发生了指数型的增长,结果是产生了资产价格泡沫。

第三轮:新周期宣言 八大分歧与误解(7月)

任泽平认为,今年股市结构性牛市中的家电、钢铁、煤炭、化工、造纸、银行、保险等大涨的板块均是供给出清行业集中度提升逻辑。

任泽平认为,微观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革,做宏观研究不能继续视而不见、闭门造车。再次重申,我们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新5%比旧8%好!

任泽平表示,上半年消费金融周期商品大涨,经济多头大获全胜,新周期持续被验证,硬着陆和繁荣顶点观点全部宣告破产。7月出口、土地购置、发电、制造业投资延续改善,企业盈利向好,CPI仍低。

任泽平表示,随着黑色、有色商品大涨,消费金融周期股拔地而起走出结构性牛市,不喜欢争论更愿意用资金杀伐决断的投资者投出了他们的选票。繁荣顶点和可怕时滞一开始广受追捧但最终一败涂地。

第四轮:出清才有未来VS从看不起到来不及(8月)

任泽平再提新周期

任泽平认为,“新周期”,与其他新生事物和机遇的到来一样,必将经历四个阶段:“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最后“来不及”。不要想当然的得出一些大而化之的结论。

任泽平认为,产能出清进入尾声,行业集中度提升,开始进入剩者为王、赢者通吃、强者恒强的时代,我们看到化工、造纸、玻璃、水泥、有色、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行业集中度提升,龙头企业受益,头部效应非常明显。

李迅雷姜超再度不同意

姜超认为,从经济周期角度观察,三大经济周期都有见顶的迹象,其中三四线地产销售增速大幅回落意味着地产周期步入尾声,工业产成品增速连续下降意味着库存周期步入尾声。

李迅雷认为,国内消费需求仍显不足,要增加消费需求,需要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仅仅靠供给侧约束是不能带动需求的,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是长期而艰辛的任务,无需求就无周期。

新周期争议渐火,多空双方阵容扩围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