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富记往期回顾

  当代的山西阳泉有三个比较有名的人,一是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二是《三体》小说作者刘慈欣,三是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 北京的3月乍暖还寒,冯鑫在东四十二条的一个小院里接受了金融界网站《创富记》栏目专访。这是在暴风集团宣布进军金融领域后,冯鑫第一次直面媒体。依旧是“All Black”的风格,黑T恤、黑裤子、黑布鞋,外罩黑衬衫。   
  他笑言:“我们冯光顺(暴风品牌总监)已经总结,我是夏天穿黑短袖,冬天穿黑长袖。”。
  在互联网的梯队里,冯鑫似乎从来不是最耀眼的那个。他有自己的玩法,对互联网的独特理解和冯式打法,也让他每次都融入了那一拨互联网大势。他感慨:“没有互联网哪有现在的我!”上市两年后,年届45岁的冯鑫,如何在“战场”上尽情“折腾”?
折腾:通行社会的法则

  冯鑫对“折腾”的理解带着一些本质看透的意味,“折腾就是你要创造一些东西,你创造了一些东西,社会就给你一些东西,这是唯一的在社会通行的法则。”
  1999年,他看了《联想为什么》和杨元庆、郭为的故事后,直接拿着简历去联想大楼面试,结果联想没去成,去了联想投资的金山。进入金山,是冯鑫人生第一个转折点,他当时的领导正是现在小米的掌门人雷军。
  而很快,预见到互联网未来的发展,自认天生“反骨”的冯鑫不顾一切决定创业。当时,他已担任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的职位。
  “我要做一个互联网软件帝国,做一切。”年轻时的冯鑫拥有一颗梦想改变世界的野心,而这个看似不切实际的想法,正是他人生第二个转折点。
  2005年8月,带着对互联网软件的见解,冯鑫组建了新公司——酷热科技,推出酷热影音。名字预示性格,也带来力量,这体现的正是冯鑫性格中对于摇滚“不羁”的热爱。遵从内心,冯鑫这一次又对了,因为对互联网草根用户的定位和年轻化的品牌名称,酷热影音半年内使用用户超过600万,迅速成为备受欢迎的播放软件。
  2006年,冯鑫就把公司上市目标定在海外,着手搭建VIE架构;2007年1月设立“暴风股份”的前身——“暴风有限”。
  不过暴风的成长没有想象中顺利,在2009年融到1500万美金后就一分钱再没融到。钱用完后,公司就陷入“窘境”。当时的暴风一来没有“干爹”,却在传播上很高调。二来不懂管理,暴风发展到100多人规模时,70%高管出走。
  VIE架构辛苦搭建完毕后,却发现海外上市未必是最好的选择。2010年5月,冯鑫决定联手当时还在中信证券投资管理部高级副总裁的毕士钧开始拆VIE。冯鑫曾形容这一过程是“蜕了一层皮”。
  2011年3月份,暴风完成VIE拆分,在A股的上市主体才算定了下来。2012年3月份,暴风向证监会提交了IPO的相关材料。
  半年之后,IPO叫停了。谁曾想到,IPO这一停就是两年多。
  在没有钱和等待的日子里,一切就靠“熬”。就在这段时间,无论是暴风公司内部还是投资人都有些动摇,投资人甚至开始找“接盘侠”。暴风要求生,就只能熬住,在2013年暴风差一点熬不住,就卖给阿里巴巴。
  他曾这样描绘公司上市前煎熬状态:“国内上市是蛮痛苦的,要求比在美国上市高多了。有一阵,我几乎每天都去证监会大楼。每周去两三次,坚持了两三个月。”
  据冯鑫回忆,当时与孙陶然的一次谈话点醒了他,金山就是摇摆不定错过最佳上市时间。这坚定他在A股排队IPO“一条道走到黑”的决心。从启动回归到上市,用了五年时间。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几经“折腾”终于在A股上市。这家在上市前业绩连年下滑的公司竟然在上市后获得了连续28个一字涨停板。就连投资了暴风的经纬创始人张颖也表示:暴风,它成了一个神话!
  暴风集团的股价最高冲上每股327块,被扣上了“妖股”的名号。神话不是那么好当的,当时的暴风备受市场质疑:公司拿什么支撑如此高股价?
  冯鑫以对互联网独到理解,在上市公司“战场”上寻找能继续证明自己的机会。他对金融界网站《创富记》提到:“我们从2016年后半年就在研究信息流和A/B-test 。我们认为这将是互联网全新的一个时代,也就是信息流时代。最后达成的决策是,我们决定全面拥抱信息流模式。暴风TV和暴风魔镜今年都会有大改版,而暴风影音也会改。暴风体育在2016年是靠‘信息流’模式赢得市场。”
  • 未来布局:第二中心扩张
      随着用户用网习惯迁移、信息流广告模式、90后用户成长等新互联网特征浮现,暴风集团顺势推出新的战略——“N421”。
      2016年9月,冯鑫正式公布了暴风“N421”战略: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块核心的内容平台(影业、体育),以DT(大数据)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互联网娱乐服务,N代表着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等多元化运营。冯鑫一直在多个场合强调集团“N421”战略,该战略被形象地称为“暴风虫”计划。
      暴风在资本的助力下,频繁通过控股、参股等方式,快速涉足了TV、体育、金融、直播、游戏等各个“风口”领域。
      如今的冯鑫除了是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之外,还是暴风魔镜、暴风统帅、暴风体育、暴风融信(暴风金融)、风秀科技等公司的直接或间接股东。据公开资料,截至目前,集团在暴风魔镜、暴风统帅、暴风影业、暴风体育、风秀科技(直播平台)、暴风融信(暴风金融)等重点公司中持股占比依次分别为18.8518%、27.337%、35%、17.87%、46%、19.9%。
      暴风的战线陡然拉长。未来的战略是要齐头并进吗?
    冯鑫的回答是不。“大家在战略中的定位不同。暴风魔镜必须要做到120分才行,暴风TV和大数据要做到100分,而影视和体育以及金融等用户价值挖掘方面的,目前我只需要60分,就已经算是过关。”他进一步解释:“比如暴风金融的定位就是服务好暴风用户,提升这个流量价值,基于这个定位,第一年暴风金融只要做60分就好,这样我就很满意。对于刚刚开始起步的业务,先达到60分。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在整个市场中形成竞争力,那就是惊喜。”
      暴风金融是暴风集团最新“孵化”的企业,从2016年10月开始筹建组织,到推出第一款理财产品,时间不到4个月。冯鑫认为,这是找到了人。而找人,在冯鑫看来,是一项业务能否开展最重要的因素。
      史化宇是暴风金融CEO,正是冯鑫花了一年多时间寻找到的“合适的人”。他此前供职于业内另一互联网金融平台。为什么会被冯鑫吸引?
      冯鑫认为自己吸引到史化宇的核心是“资源+股份”。冯鑫做了一个解释:“此前,优秀的人加入集团仅是高管。现在他们是拥有股份的创始人,我们一起在内部创业。集团一方面会用资源支持内部创业者;另一方面,又会给予他们充分的发展空间。让有能力的人把项目做好,我就不用管具体业务,我只看结果就好。”
      暴风金融这个新业务的平台公司是北京暴风成信科技有限公司,其股东为北京暴风融信科技有限公司。而史化宇在暴风金融持有的股份,分别通过宇信(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融信风暴(天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个公司间接持股。
      班子搭起来了,冯鑫可以花更多时间思考战略的事情。细数暴风上市两年的扩张路径,外界发现,暴风涉足的几大业务,在战略布局上越来越像乐视,暴风形成了业务架构类似于乐视、管理模式类似于小米的“联邦”雏形。但冯鑫并不这么认为。他直言:“小米的布局我看不懂,乐视布局我看不懂,奇虎360的布局我也看不懂。事实上,很多公司的布局我没有深入研究,所以看不懂。”冯鑫在采访过程中一直说“看不懂”,他说这是他的口头禅。
      “暴风集团发展布局真正参照的是阿里巴巴。”谈到这儿,冯鑫提到“三级火箭理论”,这启发了他的思考。“阿里做淘宝之后,为解决支付问题做支付宝,为解决物流问题做菜鸟物流,为解决金融问题,做蚂蚁金服。它的核心逻辑在于满足一群对象的需求,服务于交易人群。而暴风集团的核心是屏幕,那么就做眼睛的生意。”
      不过,对于屏幕的争夺并不是一场轻松的战役。暴风集团2016年业绩显示,其2016年实现的营业收入为16.47亿元,较上年增长153%;净利润约5300万元,同比下降69%。公司方面给出的理由是,2015年公司转让持有的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以及剩余股权按照公允价值重新计量等事项确认的投资收益1.04亿元,2016年度投资收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较2015年度大幅降低。
      与此同时发布的暴风2017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也不乐观:其第一季度净利润预亏1450万元-1950万元,而营业收入同比将增长 100%以上。
      股价与业绩不成正比、影视和游戏收购遭叫停、体育等新业务高投入与慢产出之痛、视频版权一直先天不足等等难题,正在以各种方式,考验着“暴风虫”战略的进一步推进。
      此前,暴风集团并购吴奇隆和刘诗诗的稻草熊影业被证监会否定,目前稻草熊影业披露已经找到新合伙方——阿里影业,这一消息或许让冯鑫内心五味杂陈。
      在影视行业的战略布局上,冯鑫表示:“影视并购重组受挫让公司在影视行业布局的进展缓慢。暴风影业还是要继续做,不过我们已经把预期目标调到非常低了。围绕着暴风集团第一中心的布局已经完成,未来将是以暴风孵化企业为第二中心的扩张,集团需要帮助暴风魔镜、暴风体育做并购扩张,这才是刚刚开始。”  
  • 处世哲学:不能有任何投降的痕迹
      正如冯鑫所说,很多事情才刚刚开始。
      上市后,CEO冯鑫宣布暴风内部诞生了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而他自己的个人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创造财富神话的他,说自己从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孩子”。男人们“功成名就”那一天,偶尔回忆年少荒唐时,补考,逃课,撩妹,在楼道里煞有介事地抽烟,或是三五成群,逃几堂课,又或者隔三差五邀约着,去网吧游戏“大杀四方”,均成了不凡传奇的美谈。
      在采访的小院里,我们看到很多“孙悟空”的摆设,小院的名字也与“孙悟空”有关。孙悟空在民间文化代表了聪明、活泼、忠诚、嫉恶如仇。为什么是孙悟空?冯鑫说:“小时候看过很多次《西游记》,孙悟空就是我的偶像。”
      与孙悟空相呼应的是,小院设计有茶堂、打坐室,院落中的一颗小树。整个环境显得简洁安静。
      这样的一动一静,正如在交流的两个小时中,冯鑫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茶杯,静静地回答所有提问,言谈却直接锐意,深藏力量,他“像一把安静的军刀”。
      力量往往来自过往经历的沉淀。2008和2009年,是冯鑫提过多次的事业上的低谷。
      当时经营的压力下,他隔三差五在公司做内部培训,教大家“怎么把事做成”,“自己备课做案例”。他要学管理大师管理公司,结果越学越畸形。
      冯鑫翻看2008年年度总结,“这一年一事无成”。他说“当时工作状态很扭曲,自己的方法论在别人身上不好使。”现在能说出这些话,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放下了”,回到了那个让自己舒适的,没有框架的管理风格。
      这也是后来冯鑫很少读众人信奉的管理大师书籍的原因。 “我听说过德鲁克这样的大师。可是我从来不读,今年新年读了好几本关于胡适的书。”
      “摇滚最好的地方是它不太允许你骗自己,不能虚伪”,从特立独行的摇滚少年到年龄感不太强的中年互联网从业者,冯鑫依旧认为自己是那种很硬的人:“倒不是说你一定要把什么事做的多完美,但是起码社会给你压力的时候,你要非常硬地站在那儿反抗它,你不能有任何投降的痕迹。”
      但同时,冯鑫也开始“柔一些”。他开始每天坚持打坐,从内省开始,发现心中的问题、困惑和矛盾。当发现问题时,他一般先从书本中开始学习。“当然了解到一定程度你就可以从所有事物中去学习。不过即使天生大才也常终身学而未达,何况你我。所以坚持学习,保持好奇心,是我要送给大家最重要的谏言。”
      创的故事还在继续,而富的力量也逐渐延展。作为“多金的摇滚爱好者”,冯鑫成立暴风摇滚公益基金,想的也不复杂:“没有互联网哪有现在的我,如今成立这个基金,我的初衷蛮简单的,大伙可能会有一些困难,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帮点小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