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虾米能成就什么?一份美味?一个网络流行语?——“皮皮虾我们走”。

还有新的可能:成为身家十余亿元的“虾王”。

近日,金融界网站《创富记》栏目一行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一间会议室里见到了国联水产董事长李忠。与曾出现在媒体笔下和公众面前的那个爱闯爱拼的斗士形象不同,李忠一身黑衣,沉稳而平和。直到用那标准的粤腔谈起他的“渔民”生涯,神情才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做不了包工头但做成小虾贩

李忠说,我做水产做了三十一年,三十一年我只专注于这一件事。我本身也是渔民,虽然到底是第几代渔民我还不知道,但是我很确定我是渔民,从事渔业。

时光回溯到1968年,李忠出生于广东湛江南三岛的一个小渔村,那里的人靠海吃海,以渔业为生,代代相传。谁也未曾想到,渔业这一古老的行当,能在三十余年后成就一家上市公司。

1984年,年仅16岁的李忠因为一件校服引发了辍学打拼的念头。谈及于此,李忠笑言:“全班同学都有校服就我没有,那时就把我的自尊心刷走了。那次后,我就选择了辍学。”

不过,李忠的“渔民”生涯并没有就此开始,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泥水工。原因是当时他的父亲告诉他,现在最有钱的,第一是包工头,第二就是做大虾的。“我干了不到两年的泥水工,发现自己做不来包工头。所以我干脆转做大虾,从那开始就一做不可收拾。”那是1986年,李忠18岁。

从小虾贩的营生做起,收购渔民的对虾再拿到码头去卖,每斤可以赚几元的差价,就这样,短短两年间,李忠就把他的对虾生意做到了澳门和香港,也因此结识了对他人生影响最大的那个人。

“他是香港新华集团的老总蔡继有,也是做水产生意的,是我们这行的老前辈。现在他已经过世了。”提到自己的偶像蔡继有先生,李忠有些感慨。“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当时我是他最小的一个供应商。”李忠结识蔡继有时,只知道蔡老是一位很厉害的大老板,但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财富。直到后来,李忠无意间在一本杂志里看到有关蔡继有的访谈文章,讲他创办的企业和他的处世为人。其中提到,仅在1989年时,蔡继有的身家已经达到三十多亿港币。

“我当时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就很震撼。你要知道,蔡继有老先生当年也是踩着单车在澳门卖虾蟹这样发家的。我从没想过,一个‘虾’的生意,竟然也能做到那么大。”在蔡继有身上,李忠不仅看到了个人的希望,也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希望。也因此,在那个本该想着玩乐和谈情说爱的年纪,二十岁的李忠为自己定下了人生目标。

此后三十余年间,从一个小作坊到一家工厂,从构筑起种苗、饲料、养殖、加工及销售一体化的产业链再到闯入资本市场,李忠用三十一年只做了一件事:用心做虾

四个驱动打造水产王国

2001年,湛江国联水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2017年,国联水产年销售额超20亿元,其中对虾出口美国占中国对虾出口美国市场总额的40%,位居国内同行首位。截至4月18日,国联水产市值已达六十余亿。

十六年的迅猛发展,李忠用四个驱动阶段进行了划分。

第一阶段是创业驱动。“这一阶段就是靠拼,靠闯。”2001年至2003年间,国联水产刚刚成立,虾生意虽然做大了,但往哪个方向做,要做到什么程度,李忠心里还没那么有谱。在公司初步将客户群锁定为外销客户后,2002年,李忠赴美参加了全球最著名的波士顿水产展会。

“当时去是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那是我第一次去美国,当时没有概念,没有想到美国是这样的,更没想到水产品的市场有这么大。”这次赴美成为了李忠所有规划、所有设想的起点。他树立起自己新的奋斗目标——将国联打造为全球一流的健康水产品供应商。

从波士顿水产展出来,李忠拿着地图册和计算器奔走在波士顿的唐人街和中餐馆,挨家挨户推销国联水产的产品。也就在那一年,国联水产出口销售额从2001年的62万美元飙升至2002年的1500万美元,一跃成为中国出口对虾企业第四名。

第二阶段是2004年至2007年,李忠将其称之为“机会驱动阶段”。“这个机会就是反倾销成功,当年对美的第一场官司,打响了国联水产的第一枪。”李忠如是形容。

2003年,国联水产的销售额超过3000万美元,95%依赖外销,美国市场更是重中之重。然而2003年12月31号接到的一纸诉状,如同当头大棒让李忠有点发懵。美国南部虾业联盟向美国商务部提出对中国等六国进口虾反倾销调查的申诉,2004年2月17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建议对原产于中国等6个国家的冷冻和罐装暖水虾征收高额反倾销税。而国联水产作为被强制调查对象,如应诉成功将获得单独关税税率;若是失败了,不仅仅是国联水产,未被指定强制调查的公司也必须接受四家强制调查企业的平均税率。

对于当时的形势,李忠打了个比方:“就好像是我们在楼上,楼上着火了,到底是跳下去,还是等人来救。我们跳下去,是找死,我们不跳,就等死。那我选择跳下去。”既然只能面对,那么就只有积极去应诉,才可能会有好的结果。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国联水产成为这起官司中亚洲唯一一家零关税企业。

赢得反倾销官司的艰辛自不必说,回报也是丰厚的。“零关税”判决后,国联水产的海外订单立即如雪片飞来。2004年,李忠开始谋划产业链布局,至2007年基本完成了国联对虾产业链的建设。

第三阶段是资本驱动。2008年,国联水产开始IPO之路,直至2010年正式登陆A股市场。谈及此,李忠坦言:“当你的产业做到一定体量的时候,必须要通过金融来推动其他的包括技术、品牌、渠道、横向并购等等方面的这些东西,实现产融结合。通过资本的杠杆来实现效益的最大化,这是肯定要有的。”李忠直言,在前期阶段,他更擅长的是实体产业的经营,在金融和资本知识方面还有所欠缺。这也正是其来就读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的原因。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进入资本市场是一把双刃剑。国联水产上市以来,也曾因流言蜚语或是其他方面的原因,股价遭遇了震荡。然而,对于此,李忠始终认为,把业绩做出来最重要,要务实,不做概念,不跟风。“作为一个实业企业家,如果没有产业情怀,你永远做不好。”李忠直言不讳,“我们上市以后做了那么多事情,有些并没有达到预期,为什么?太浮了。这个听听,那个听听,最终你还是要回归到原点来,回到你的实体里来。实事求是,点点滴滴,认认真真把它做出来,才是至关重要。”

李忠笑着说,用一个新潮的词语,这就是要尊崇工匠精神。

第四阶段,也正是国联水产当前所处的技术驱动阶段。在李忠看来,目前国联水产的发展结构是一个橄榄型的结构。说到这里,李忠站起身来,在面前的白板上画出了示意图。“我们通过机会、资本等因素的驱动,在中游领域加工产业方面做到了最大。但在上游核心养殖、动保技术和稀缺性渔业资源方面,下游的渠道和品牌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因此,我们需要转型。”

以内外生增长的方式将生物工程、物联网、大数据等方面的前沿技术嫁接到对虾产业这个相对传统的领域,让国联的产业布局向哑铃型企业的方向转变,借助技术,把中游做强,两头做大。这是李忠下一步的计划,他将这称为自己的二次创业。

财富即责任

从18岁至49岁,李忠的大半辈子都在创和拼中度过。他曾经表示:“虾占据了我生命中的80%,国联则占据了我生命的90%。”那剩余的部分呢?他说,留给家人。

“创业这么多年,我几乎没有在任何一个城市停留超过七八天,一直在奔波,我很享受创业的艰辛和快乐。唯一感觉惭愧的就是对于家庭,没能好好陪伴我的小孩成长。”说到孩子,李忠的语速放缓,表情变得柔和起来。“我最期望的就是能够陪家人住上十天二十天。”

李忠的大女儿已经工作了,是国联水产电商的董事长,也是他的董事长助理。李忠笑道:“但是她也没管我的事情,她很独立,很有创新精神,也有第一代人的奋斗精神。”

在如今的企业家群体中,企业家二代群体是个独特的存在。李忠不赞同“富二代”这个词语:“你觉得,富二代这个词到底是贬义词还是褒义词?”在他看来,企业家二代比普通老百姓家庭的小孩思考的东西更多,因为他更多的不是为了温饱或者物质层面上的东西,他更多的是要有感恩的精神、感恩的心态。,财富也意味着责任

对于自己的孩子,李忠很有信心。“她接不接班是另外一回事,我认为她有能力做得更好,因为她在这个平台上,能够展示她的能力和才华。她又接受过高等教育,她的层面不一样,视野不一样,格局也不一样,有这么多不一样,肯定会有很多不一样的成绩和成就。”

而对于自己,李忠却不知怎么评价,“我的正能量肯定是高于我的负能量的。”对于外界的评价和定义,李忠不是特别在意。他认为,他所做的一切不是给公众看的,而是因为这件事是正确的,有正能量的,因而赴以全力去做。至于爱闯爱拼这些加诸于身的词语,李忠觉得这是第一代企业家的共同特性,都是靠艰苦奋斗起来的。

采访的最后,李忠对于新生代创业者给出了自己朴实的建议:要正确树立人生目标,有理想,有梦想,赴以全力,牢记艰苦奋斗的精神,实现更大的财富,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