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富记往期回顾

  义乌,浪莎,翁氏三兄弟。
  这曾经是改革开放后,淘金浪潮中具有代表性的词组之一。义乌是一座建在市场上的城市,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浪莎正是义乌的金招牌,是这里第一家上市公司。而成就浪莎的翁氏三兄弟,从小生意成就的创业传奇,鼓舞着无数普通人的奋斗。   
  2016年冬天,金融界网站一行在上海见到浪莎股份董事长翁荣弟,他是翁氏三兄弟中最小的弟弟。他依旧是标志性的小分头,穿着深蓝色西装,搭配西瓜红色的商务休闲衬衫,领带主要颜色是更浅的蓝和更深的红——翁荣弟在人群中很显眼。他的身旁放着一个20寸的浅褐色登机箱。
  “之前在北京的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上课,今天晚上要去广州,那边有个贸洽会。”和3年前见面时相比,他更忙了。
『脱颖而出:不甘心成就不一样』

  “如果不是改革开放,我们不会有之后的这些机会。”在回顾时,翁荣弟第一句话是如此。梳理浪莎的发展历程,确实会有“大时代缩影”的感触。
  1986年,经过了改革开放的8年探索后,中国开始WTO入市谈判。那个时候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商品经济”、“市场经济”,只是在“希望过更好的生活”这个愿望下进行着力所能及的努力。
  当时翁荣弟的二哥翁荣金高中刚毕业,在投奔新疆的亲戚时无意间听说,人工饰品在当地非常畅销。他心动并说服哥哥与弟弟,当他们一路辛苦带着价值几万块的饰品到了乌鲁木齐才发现:市面上早已充斥着各种人工饰物。第一次做小商贩显然不顺利,他们亏损1万多元。这不是一笔小钱,1986年城镇居民平均每人可用于生活费的收入只有828元。
  这次失败的“收获”也是巨大的,兄弟三人深刻明白了差异化的重要性:生意要“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此后,18岁的翁荣弟跟着两个哥哥,做起了“小货郎”,也吃了很多苦,夏天热冬天冷,睡在硬座车厢的座位底下......在走南闯北倒腾过玩具、相册、袜子等多种小商品后,三兄弟发现卖袜子是最赚钱的。渐渐已小有积累的翁氏兄弟争取了一个广东品牌袜子的总代理权,并以此建立了自己的全国性销售网络。
  1995年,WTO正式成立。此时的中国也正处于改革开放后的一片繁荣发展中,在计划经济转到市场经济进程中,商品紧缺给企业带来了发展机遇。
  浪莎抓住了这个机遇。实践明白袜业的市场和销售运作后,不甘心只是做代理,他们决定自己干!这一年10月,三兄弟与港商合资创办了义乌浪莎针织有限公司。
  与当年成千上万义乌企业不同的是,浪莎在发展中还敏锐的发现了两个力量:品牌与资本。一直到现在,翁荣弟最难忘、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在创品牌上,“浪莎经过21年的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小的商标到人人知道的知名商标,品牌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是在前期倒腾小商品的过程,让三兄弟有了品牌嗅觉。公司成立前,专门到北京注册了“浪莎”品牌,并且将42大类商标全都注册上。公司成立当年,就获得了“浙江省名牌产品”称号。
  1996年,浪莎决定启动品牌大手笔:到中央电视台做广告去!这甚至让中央电视台广告部的工作人员都颇为惊讶:“几块钱一双的袜子,还做什么广告?”三兄弟的品牌意识之强烈在当时的中国商人中绝对属于凤毛麟角,不过,这不光是认识的问题,更是行动的魄力,“说句难听点的,(之前)我的利润几乎全都投到品牌塑造上面了……品牌塑造这个讲一讲很容易,做起来很难。毕竟拿出去的都是现金。”翁荣弟说。
  时代前行不停。2001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WTO,这标志着中国的产业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这个时间段,浪莎也开始从单一产品到多元化产业布局,2002年开始,连接成立了浪莎房地产有限公司、浪菲日化有限公司、浪莎纤维有限公司、浪莎服饰有限公司等。
  在发展同时,翁氏兄弟的资本意识也很清晰。翁荣弟在数个场合重复过,浪莎从1998年就开始谋求公开上市。圆梦来的很晚,2007年,通过用7000万收购原ST长控的控股权,浪莎实现了借壳上市。复牌之后曾创下中国A股市场单日最大涨幅纪录。在义乌,“浪莎”成为第一家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的企业。小商品+资本带来的巨大反差和创富效应,也让翁荣弟成为2007年风云浙商得主。
  脱颖而出,除了踩对了大时代的节点,还有什么原因?
  “我认为是要对未来有一个预测性、前瞻性。浪莎从成立以来,提出三个战略,第一,往高端走。第二,做袜子大王。第三,创中国袜业第一品牌。围绕这三个主题,我们引进了世界上最高端的设备,加强管理使用好的原材料,还和东莞大学、杭州理工、中科院等科研机构强强联合保持研发上的敏感度。”
  翁荣弟紧跟着说,“这些都不是空的,关键是你要做出来。像我们说‘创中国袜业第一品牌’,希望提起袜子,人们就会想到浪莎。品牌是企业成功关键之一,但是成就品牌的是质量。首先是品质,其次你还需要良好的售后服务,合理的渠道等。这些都没有,你怎么能是品牌?我认为金字塔上的那些产品也不是品牌,那是奢侈品,一般人买不起的。基础的工作之后,商品的关键是让普通人看得见,买得起。”
『正在经历的鏖战』
  •   成功借壳上市让浪莎具备了更强的抵抗风险的能力。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伴随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是纺织行业出口增速放缓。更让行业陷入困境的是,前十多年内需增加、全球化和中国加入WTO等红利,让业内有太多纺织企业,一旦需求下行,行业产能过剩、市场竞争过度、平均利润率过低等棘手问题迎面而来。
      原本以为熬一熬就会度过这个周期。但实际上,这次没有回到熟悉的轨道上。去落后产能是道坎,消费升级也是道坎。对大量实体经济运营者来说,环境变了,你有的是一堆库存,一堆旧设备,一堆银行贷款,一群员工。
      怎么办?
      翁荣弟语速很快,“像库存,对同类企业都是痛点。我们不会去回避这个问题。首先要控制产量,其次,现在互联网+、分享经济等出现,其实也是给我们带来一些新的渠道,我们在考虑如何更合理的去规划,让商品更快速的流动。只是,实体经济有些环节是无法回避的,比如,生产要提前一个季节的,那这些都要入库。”
      浪莎股份是大型纺织企业中转型电子商务较早的企业。2008年初开始,就在天猫、京东商城、一号店、唯品会、团购网等渠道组建了数百人的专业电子商务运营团队。2013年,浪莎宣布其产品在电子商务各个平台中已经连续4年排名全国第一。
      为了应对传统业务收入下滑,浪莎股份多年来进行了多方向尝试:互联网金融、服饰公司、电商项目、互联网文化产业等,不过,从数额上看,大多是小额投资试探。在上市公司重组或转型等战略方向的思考上,有过两次停牌,但最终都因为项目不成熟而放弃。
      很明显,翁氏兄弟一直是谨慎的。“现在项目确实不好找,有些深入一看,觉得还是有风险,也有一些项目估值太高了。”
      此时,不会去做的事情是什么?
      翁荣弟脱口而出:不会重资产,不要拼命的再去投资。
      “主业虽然在亏损,但针织品是人人都要用的消费品。不管怎样,我觉得要做好主业,不乱投资。经济总是有周期的。逆周期是干什么?做好主业,抓品牌,抓研发,抓核心技术。包括商品渠道的创新,比如微商等新业态的尝试。没有不变的东西,变化是正常的。”
      现实是残酷的,浪莎股份经营业绩并不如意。从2013年起,浪莎股份的净利润从此前的千万元水平落入百万级别,2013~2015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817.29万元、195.87万元和-2068.31万元。
      而在经营之外,翁荣弟面临新的考验。在浪莎股份借壳*ST长控已进入第十个年头,浪莎股份最近成为资本重点关注的对象。在三个半月的时间里,浪莎股份吸引西藏巨浪举牌三次。在此期间,浪莎股份还吸引了爱建信托旗下的四款信托产品与西藏巨浪“神同步”增持。
      2016年11月3日至12月13日,西藏巨浪买入浪莎股份486.1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2016年12月19日至2017年1月9日,西藏巨浪再次买入浪莎股份,累计持有972.18万股,占浪莎股份总股本的10%;2017年1月16日至2017年2月21日,西藏巨浪继续增持,累计持股1458.27万股,占浪莎股份总股本的15%。
      目前,以翁荣弟为董事长的翁氏三兄弟通过浪莎集团持有浪莎股份42.68%的股份。金融界网站近期就浪莎股份被举牌的信息与翁荣弟沟通时,他也不予置评。朋友圈里,翁荣弟一如既往更新着浪莎的最新信息和他参与活动的身影,带着惯有笑容。
『义乌最有名的三兄弟』
  •   说到翁荣弟,自然不会绕开他的两个哥哥。他们是义乌最有名气的三兄弟。
      此前的报道描述了翁氏三兄弟的不同。最具亲和力的是老大翁关荣,上班时,他办公室的门一直开着,员工可以随意进出。老二翁荣金心思最缜密,他不苟言笑,拒绝一切与个人有关的问题。而翁荣弟,他被称为三老板,现在他更多走上前台,处理上市公司方面事务。
      兄弟之间怎么分工的呢?
      “企业是一个家,兄弟之间也是一个家。要将家的文化贯穿好。在一个家庭里,首先要相互尊重。第二,不要斤斤计较。第三,发挥各自特点、特长。像我比较外向,而我的两个哥哥则性格更稳健。”翁荣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做制造业是很辛苦的,做老板更要发挥模范作用。”翁荣弟接着介绍说,平时兄弟三人都在公司,都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他自己一般早上7点半上班,晚上9点才回家。而两个哥哥也是天天如此,有时候二哥早上6点就去公司。“因为对社会有价值,做企业是我觉得最开心的事情。”
       他反复提及责任心,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带动更多员工的努力。“如果要把事情高高挂起,那就简单了。可是对于企业家来说,在家里玩或旅游不行的,事情要亲力亲为,对于品质的管理、产品的创新,总要过问。市场是不停的,那我们也是一样,也不能休息。家里人也习惯了。”
      浙商的实业家精神在翁荣弟身上有清晰的体现,而他,又是怎么理解浙商精神呢?“勤劳、创新、敢作敢当、走在前沿、抱团。”翁荣弟很缓慢的说出5个词。如果要对年轻一代的创业者说句话呢?翁荣弟依旧言简意赅:做自己专业的事情;创业必须具备敬业奉献精神;发挥团队作用。
      在管理方面,翁荣弟现在最佩服的人是任正非,“他(任正非)低调、推动技术创新、为国争光。以前最佩服是马云和马化腾,佩服他们的敬业、创新精神以及管理能力。”
      现在,翁荣弟最有压力的事情是怕自己跟不上变化,“环境在变,不断有新的知识、新的模式要去了解和学习。”
      压力来自多方面。今年,中国加入WTO已经十六年。全球化正面临新的反思,中国的市场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全球化正面临新的反思,中国的市场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经营方面,浪莎需要赢得年轻一代,成功整合渠道、探索新的可行模式;在资本市场上,除了扭亏的压力,还要面对被西藏巨浪举牌等事件。时代更快地奔跑,新的势能加速集聚。这一次,浪莎是否依旧可以抓住机会?50岁的翁荣弟,依旧在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