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书|今天,谁最有可能构建元宇宙?读马修·鲍尔《元宇宙改变一切》

  读书是世界上成本最低的一种投资方式,哪怕只是每天坚持阅读几页,长期下来也会得到不小的收获与回报。从这个角度来看,读书与基金投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相信长期的力量。基于此,金融界基金联合中植基金推出读书类栏目“悦读”,诚邀国内外学界、投资圈有影响力的大咖们分享好书,交流读书心得。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提出,2022年上半年,元宇宙一词在监管文件中出现了1100多次,而去年只出现了260次。过去20年里又如何?这个词总共才出现不到十来次。

  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似乎各大公司高管都认为有必要提及元宇宙,以及相对于竞争对手来说,他们公司的能力如何能够更加适配元宇宙。但似乎没有人能解释清楚元宇宙究竟是什么,或者确切地说,他们将建立怎样的元宇宙?

  本期“悦读”就将为您领读由马修·鲍尔所著的《元宇宙改变一切》。

  我们先了解一下马修·鲍尔,历任埃森哲战略高管、亚马逊全球战略主管,早期风险基金 Epyllion的管理合伙人,Makers Fund风险合伙人。而他对元宇宙的思考,也被《时代周刊》、《纽约时报》、《连线》、BBC、《彭博商业周刊》、《经济学人》等数十家顶级媒体报道引用。

  在《元宇宙改变一切》序言中马修提到,2020年,在美国一个很受欢迎的播客上有人问我:“今天谁最接近元宇宙?”我回答说答案很“简单”——不是《堡垒之夜》(Fortnite)《我的世界》(Minecraft)或Roblox,而是腾讯。

  几年过后,经常有人问他,观点是否发生了改变?

  此时,Roblox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兼颇受欢迎的3A游戏(3A是对具有大量制作和营销预算的电子游戏的非正式分类,这类电子游戏通常由大型电子游戏工作室和发行商推出。3A类似于电影界的“大片”,但这两个术语都不与财务成功挂钩)。Roblox公司也是第一家宣布计划构建元宇宙的上市公司,并自认为在数百万个相互连接的虚拟世界中,它已远远领先于自己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同时,Facebook改名为fteta Platforms以表达自己对元宇宙的信念,好像每年在元宇宙软件、硬件和生态系统上花费超过100亿美元还不够表明决心!

  还有,在宣布收购动视暴雪时——这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科技巨头收购案,微软表示,动视暴雪公司将“为虚拟世界提供构建模块”。另外,Epic Games在构建元宇宙方面花的时间比任何一家公司,其旗舰游戏《堡垒之夜》和游戏引擎——虚幻引擎(Unreal)正在持续不断地消除娱乐方式、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的界限。

  今天,谁最有可能构建元宇宙

  马修说,他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相信“今天谁最接近元宇宙”的答案总是可以改变的。消费者、开发者和政府等身份主体仍然可以影响谁将成为元宇宙中的领导者,以及这些领导者将以何种方式引领元宇宙的发展。我也相信元宇宙将在许多不同公司的助力下诞生,这些公司之间既有合作,也有竞争。

  赢家不止一个,元宇宙也没有“终极版本”。

  如果我们换一种问法,例如换成“谁最有可能构建元宇宙”或“谁实现的元宇宙版本将最符合我们的想象,最能让我们发挥全部潜力”,马修提出了他认为最有可能的答案是:中国。

  中国可能在元宇宙中处于领先地位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支付网络和技术是现代经济的基础。

  中国的数字支付系统比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区的数字支付系统更普及、更强大、更易于使用,而且更集成、更实惠。简而言之,元宇宙意味着人们的工作、生活、休闲、友谊、财富、幸福、身份和时间等在虚拟世界的比重将不断增加。微信、哔哩哔哩、拼多多、抖音等平台一直是西方大科技公司羡慕的对象,因为它们已经实现了数字技术与现实世界的无缝融合。游戏将处于元宇宙发展的最前沿,而没有哪个国家游戏行业的发展速度比中国更快。10年间,米哈游、网易、腾讯天美等中国游戏开发商已经开发出世界级的游戏引擎、IP和数字商业模式。

  其次,中国大力建设5G基础设施,投资额远远超过美国以及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要想构建元宇宙,全面覆盖、低延迟、高容量和价格合理的互联网连接是先决条件。这将影响虚拟世界能“真实”到何种程度,谁有能力参与其中,甚至元宇宙何时能够实现。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也是能够体现中国研发实力的领域,这两项技术对于向元宇宙输入数据以及促进不同世界和技术之间的互联至关重要。

  然而,虽然构建元宇宙需要非凡的技术成就,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最大的挑战通常与人类本身相关。

  与人有关的关键挑战

  元宇宙以“互操作”为前提。它是一个由不同虚拟世界、技术和服务组成的网络,这些虚拟世界之间可以交换信息,它们信任彼此对这些信息的修改,也信任这些虚拟世界中的个人用户对信息的修改。但是互操作需要所有参与者同意并使用特定的技术标准,共享它们的私有数据,以及开放专有系统。这其实很难,因为大多数公司并不喜欢分享数据或根据他人的需求做出技术决策。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宁愿优化自己的短期利润,也不愿为集体成功而投资。

  因此,如果我们有理由怀疑元宇宙在西方国家的潜力,那么原因就在于许多科技巨头将抵制互操作。这些公司中的每一家都清楚,如果它们通力合作的话,就可以建立一个更加繁荣的未来。

  全球性和去中心化互联网就是证据。

  然而,这些公司及其高管可能会担心,如果与竞争对手合作,它们会失去控制权或利润。也有一些公司仍然希望独立构建元宇宙,或者至少拥有它的很大一部分控制权。

  相比之下,中国更有机会建立一个真正可互操作的元宇宙,一个由中国全体公民和公司合作构建的元宇宙,一个反过来又能满足其需求的元宇宙。

  今天,元宇宙的很多方面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例如元宇宙将使用哪些“互操作格式”,如何设计“互操作协议”,以及将如何构建“元宇宙经济”中的各种商业模式和培养用户行为。因此,在善意需求的助推下,可能会产生一个更全面但不那么引人注目、尚未活力四射的元宇宙。

  “元宇宙能成为一股永恒的力量。它可以让我们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同时改善获得教育、医疗保健和经济发展的机会,并推动互联网下一个阶段的发展。”马修称,《元宇宙改变一切》这本书就是为了促成这一目标而写的,他在书中总结了20世纪元宇宙相关文献的许多重要经验教训,以及50年来各界为构建元宇宙而做的努力。同时,也回顾并反思了这个领域先行者在过去犯下的错误、面临的限制、需要的技术,并探讨了为什么确保元宇宙这一互联网的“继承者”,真正符合我们的预期如此重要,以及为什么我希望我们能做到。

  未来已来,微不足道中恰恰蕴藏着颠覆性的力量,这也许就是当下人们对“元宇宙”着迷的原因,感兴趣的读友可以寻来一读。

关键词阅读:悦读书 元宇宙

责任编辑:仇霞 RF10075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
全部评论
金融界App
金融界微博
金融界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