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战大片桥段上演,融创集团再次陷入“抢保险箱”事件!知名金融机构紧急报警,或对资金收回造成不利影响

金融界12月3日 消息 商战大片中的精彩桥段在现实中上演,房企巨头融创集团再次陷入“保险箱章”事件!

融创集团再次陷入“抢保险箱”事件!

近日,四大AMC之一中国信达旗下的金谷信托向公安机关紧急报警,其旗下“锐银195”号信托计划遭合作方“采取以非常规手段将保管章证照的保险箱强行带离原储藏地”。

随后,金谷信托向投资者披露了此次“抢公章”的具体情况。

11月28日晚,咸阳炯憬在未经金谷信托印鉴管理人员同意的情况下,采取以非常规手段将保管咸阳炯憬章证照的保险箱强行带离原储藏地。致使金谷信托失去对咸阳炯憬章证照的控制,且失去共管基础。

金谷信托表示,其印鉴管理人员当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处理,同时公司在获知该情形后于11月29日一早赶往现场进行处理。

金谷信托还表示,为防止咸阳炯憬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更换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的预留印鉴或网银复核密钥,金谷信托已同步向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的开户行出具通知函,要求开户行在未经金谷信托书面同意的情况下不予配合更换预留印鉴或网银复核密钥,不得销户。

此外,金谷信托也提示了证照的失控的风险,金谷信托在公告中提到鉴于咸阳炯憬章证照的失控状态,如咸阳炯憬签署或出具未经公司同意的相关文件进而影响信托计划的或预售资金监管账户的开户行予以办要更换预留印鉴或网银复核密钥的业务的,均将可能对信托计划资金的收回造成不利影响。

商战大片中桥段上演,融创集团再次陷入“抢保险箱”事件!知名金融机构紧急报警,或对资金收回造成不利影响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很多房地产项目中,信托公司会派驻人员与房地产公司共管借款合同、对方的财务章甚至网银U盾等,这些重要物品会存放在保险柜里,信托公司一般不干预房地产公司经营,但需要掌握对方收支款项情况,在使用这些物品时需双方同时在场开柜。

至于此次“抢公章”,融创集团尚无公开回应。

涉事RY195号信托计划余额为3.12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金谷信托成立于1993年4月,是中国信达旗下专业从事信托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注册资本为22亿元人民币。中国信达持有金谷信托93.75%股权,其余6.25%股权由中国妇女活动中心持有。

此次涉事的RY195号信托计划,划成立于2021年4月29日,信托本金余额为3.12亿元。

咸阳炯憬背后是房企巨头融创集团

而事件中的另一方咸阳炯憬也大有来头,背后是房企巨头融创集团。天眼查信息显示,此次“抢保险箱”的项目方咸阳炯憬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系天津融创不动产成员。

图片

咸阳炯憬置业有限公司工商信息也显示,融创持有50%的股权。

2022年4月12日,在咸阳市政府发布的本级存量住宅用地项目清单中,由咸阳炯憬置业开发的“融创高铁新城”项目赫然在列,其中包括融创高铁新城DK1(宸光壹号)、融创高铁新城DK2(宸光壹号)、融创高铁新城DK3(宸光壹号)、融创高铁新城DK4(宸光壹号)、融创高铁新城DK5(宸光壹号)等,项目开工时间均为2021年11月25日,竣工时间为2024年11月24日。

融创集团多次上演“抢公章”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融创集团第一次上演“抢公章”的骚操作了,在资金链紧绷的压力下,融创之前曾经撬开合作方的“保险柜”。

2022年10月,一份关于中融信托出具的《中融-丰腾8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2次临时管理报告》在网上流传。《报告》显示,2022年9月,受托人(指中融信托)发现存放受托人和融创方共同保管武汉塔子湖置业章证照及印鉴等共管物品的保险柜锁芯被换,保险柜无法打开。另外,塔子湖置业预售资金监管账户中约11.4亿元资金被划走。

此外, 融创不仅仅撬了“中融-丰腾83号”的保险柜,“中融-承安96号”也同样遭殃。中融信托曾向“中融-承安96号”的投资者发出公告,提到中融信托与融创共管物品的保险柜锁芯被换,且在中融信托不知情的情况下,项目公司约4.23亿资金被融创方自行划付。其中约3.88亿元被划转至“武汉市新建商品房监管账户拨付资金暂挂款项”账户,约2223.20万元划转至“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政府晴川街道办事处融创1890项目重点监管专户账户”。

对于撬保险柜,强行划走资金一事,融创方面曾回应表示,相关资金账户管理是在有关部门的监管下进行,资金会用于保交楼,不存在私自挪用情况。但是,中融信托对这一说法并不买账。彼时,中融信托表示,公司已第一时间报警并采取法律手段,完成了相关项目剩余未售在建工程查封,目前资金在政府监管账户,将最大程度保障委托人权益。

就在几个月前,中信信托也遭遇了融创集团的“抢印鉴”。

2023年8月16日,市场上流传出一封来自中信信托的感谢信,引发舆论关注。该感谢信是中信信托写给中中信咨询的信件,曝光了近日中信信托遭遇的“抢印鉴”事件。

中信信托在感谢信中称,2023年8月11日,贵阳项目团队驻场监管刘红松及王勇航根据项目运营需要,在项目印鉴外借使用时全程随同监管,在印鉴外借途中,两名同事面对抢夺印鉴这一突发情况,没有丝毫迟疑,勇敢的将印鉴追回。其中,王某一人连追四人,毫不畏惧,并在自己受伤的情况下,依然坚定、勇敢地将印鉴箱夺回;刘某在事件发生后,及时协调联络中信信托,并确保印鉴第一时间送回银行保险箱。

虽然感谢信并未提及抢夺印鉴的一方,但据信托投资者透露,该信托产品底层为融创集团在贵阳、成都和绍兴的三个地产项目。

今年以来,中信君琨曾多次在公告中提示融创中国方面风险,涉及融创中国自身财务风险,以及信托资金运用涉及的重大诉讼情况,其中贵阳、成都项目均涉及诉讼事项,出现银行账户资金被司法冻结、土地使用权被查封等情形。

2020年10月28日,中信信托·君琨股权基金投资资金信托计划成立,由中信咨询承担君琨基金项下贵阳项目的现场派驻监管工作。

在此前三道红线压力主之下,房地产行业持续下行,“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运作模式下知名房企接连出现资金危机,从恒大到碧桂园再到融创,无论是龙头房企还是中小房企,似乎都逃不过爆雷的命运,2022年至今,境外美元债违约的房企超过40家。

在行业底层逻辑发生改变的大背景下,房企的求生欲引发的一系列反应渐渐浮出水面,这一切似乎又不足为奇。

责任编辑:张振江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
全部评论
金融界App
金融界微博
金融界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