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投资机构眼中的汽车业2024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2024年农历春节已至,传统意义上的去年也彻底过 去。

在过去的2023年, 中国汽车全年产销分别完成3016.1万辆和3009.4万辆,同比增长11.6%和12%,创历史新高,连续15年保持全球第一。

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58.7万辆和949.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5.8%和37.9%,市场占有率达到31.6%,高于上年同期5.9个百分点。

中国汽车出口量522.1万辆,同比增加57.4%,首次取代日本成为全球汽车出口第 一大国。

未来,新能源汽车也将迎来进一步发展。 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指导,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联合行业共同研究编制的《汽车产业绿色低碳发展路线图1.0》指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汽车新车总销量的45%。 到2030年,占汽车新车总销量的60%。

与汽车产销量一片大好情景不同,资本市场的投融资情况显得有些冷静。

亿欧智库报告《 2012年-2022年中国汽车出行产业投融资回顾及展望 》中显示,自2012年起,10年间汽车出行产业投融资金额都在稳步增长。 2021年,汽车出行产业共发生投融资事件总金额达8780.9亿元、事件数量4476起。

图片

到了2023年,据第三方研究数据显示,汽车产业累计发生融资事件615起,总金额累计1201.19亿元,其中337起融资事件未披露金额。 无论是投资事件还是投融资金额都出现了明显的大幅下降。

新的一年,投资机构是如何看待中国汽车出行产业? 资本的目光将聚焦在产业的哪些细分领域? 亿欧汽车在年初采访了长城资本、恒旭资本、清流资本、辰韬资本、凯联资本、九鼎投资、北汽产投、软银中国、联想创投、凯辉基金 等 十 大投资机构负责人,试图从投资人的视角出发,进一步了解2024年汽车市场格局变化。

长城资本:智能化阶段,行业竞争重在

增量价值实现

在长城资本总经理唐杰看来,2024年有望成为城市NOA元年,汽车智能化赛道将是长城资本重点关注的方向之一。他认为,智能化将带来对传感器需求提升,如摄像头、电子外后视镜、毫米波雷达等。其中的核心关键器件,如CIS、毫米波雷达芯片、激光雷达探测及发射器件等,更是兼顾行业成长性和稀缺性的领域,值得重点关注。

唐杰表示,当前汽车行业正处于新能源向智能化转型的机遇期,行业竞争逻辑发生了本质的变革。

在过去燃油车时代,汽车产品相对标准化,行业内同质化竞争严重,竞争的核心集中在成本与质量。随着政策红利和行业红利的推动,汽车行业逐步迈向新能源汽车时代。但是,能源动力系统的转型并未带来显著的竞争逻辑变化。行业关注的重点转移到汽车续航、起步加速性能上,却并未脱离汽车的传统功能,成本管理和质量管理依旧是行业竞争的重中之重。

“在汽车智能化时代,行业竞争逻辑发生了本质的变革。”唐杰指出。以软件、算法为驱动的功能上的差异化,极大地打开了汽车产品的想象空间。汽车产业关注的重点不再局限于车本身有限的结构、造型,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车以外无限延展的生态之中。比如,人工智能带来的车载本地生活优选、行程安排推荐助手,甚至车载元宇宙、多智能终端融合等等。

“今天很多做智能硬件的零部件企业普遍反映市场很卷,大量同质化竞争的企业在以极低的毛利率水平苦苦挣扎。实际上,这些企业还是落入了过去传统零部件存量博弈以价换量的窠臼,智能化时代讲究的是增量价值的实现,例如:通过创新开发新的功能,新增加1元成本,消费者却愿意多付出2元甚至更高的价格为其买单。”唐杰补充道。

在唐杰看来,卷价格是一条不归路,一定要从卷价格升级到卷价值,通过功能创新为消费者带来更多的增量价值。

恒旭资本:2024汽车市场将更加激烈

恒旭资本合伙人朱家春指出,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占率进一步提升,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也将持续增长,汽车后续的充电补能体系和运营生态都将迎来新的变化。

在朱家春看来,热管理方面存在一些机会。“热管理是个较为关键的新能源车细分赛道,它与汽车的续航和舒适性紧密相关。同时,新能源车热管理与燃油车热管理存在很大的不同,热管理系统在新能源车上发展时间较短,因此存在大的机会。”朱家春说道。

此外,朱家春也格外关注具有多市场属性的技术。一些原本用于消费市场、工业市场的技术开始上车,或者原来汽车领域技术在向外部市场延伸扩展“这种能够通用于多个市场的技术产品,可能会更具有投资价值。”朱家春指出。

针对未来汽车市场格局,他认为:“传统车企和合资品牌将进一步加码新能源汽车,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海外市场,整个汽车行业在2024年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具备海外视角的企业将在竞争中具备一点优势。”

跨界新玩家的入局也在行业内掀起了不小风波。2023年12月底,小米汽车完成了行业首秀。2024年1月,AITO问界全系交付新车达3.3万辆,首次成为国内新势力品牌月度销冠。

朱家春认为,无论是华为在智驾、智舱方面的技术能力,还是小米的供应链管理、用户运营能力,都值得车企给予关注,他们的入局会给整个汽车行业带来方向性的启发。

面对愈发激烈的行业竞争,朱家春认为:

想要在淘汰赛中脱颖而出,首先需要保证有足够的现金流做支撑,现金流是车企做大做强的重要支撑。

其次,随着汽车逐渐从位移工具转变为移动出行平台,车企们需要以用户思维去做产品,抓准用户需求痛点。

最后,他指出智能化领先的车企,将会在竞争格局中处于优势地位。

清流资本:2024是新能源车打渗透的一年

“2024年依旧是新能源汽车打渗透的一年。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指出 , 新能源汽车抢夺市场主要通过两种方式: 第一种是继续“卷”价格, 20万以内的车型在价格上可能继续保持下探趋势; 第二种是“卷”智驾体验, 主机厂新的一年在自动驾驶方面会有新的动作。

对主机厂来说,2024年是比较难的一年,在新能源汽车打渗透的关键时期恰逢客户消费力的下降。 在此情况下,刘博预判,2024年大众消费的汽车价格带将进一步下探,这无疑对主机厂组织供应链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无论是在质量还是成本上,供应链都要迅速跟上这波价格下探的趋势。

“但是,行业想要健康发展,不能靠‘卷’价格这单一维度。 其实能看到部分主机厂已经在打造更佳的驾乘体验,不仅仅是在布局自动驾驶方面,还有解决里程焦虑等等。 ”刘博补充道。

和朱家春判断的类似, 刘博同样指出无论是华为还是小米,对于汽车企业来说都是可敬的对手。 华为激进的开城目标倒逼了其它新能源汽车品牌加快城市NOA的落地,小米汽车首秀也展示了其强大的质价比和供应链优势。 两者的入局会再次激起 其它主机厂在价格和驾乘体验方向的竞争。

在刘博看来,新能源汽车时代和燃油汽车时代不同。 在过去内燃机时代,比拼的是内燃机的优劣,通过内燃机来评判车型的档次。 而在新能源汽车时代,不同车型能力的定义还比较模糊。

“大家目前都在讨论软件定义新能源汽车,但是这仅仅是构想还没有具体落到实处。 只有等两三年之后,消费者们批量用上自动驾驶功能,不同车型逐渐拉开销量差距,头部效应出来后,我们才能得知新能源汽车哪方面的能力最能定义车型档次。 ”刘博说道。

辰韬资本:坚定看好智能化商用车领域

虽然号称“最强产投之城”,但合肥却希望自己可以借鉴“宁波模式”。

在 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 看来,得益于市场认知的加深和产品成熟度的提高,2023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已接近千万量级,这是个可喜的变化。 他立足智能驾驶领域,从乘用车和商用车两个方面分享了他的观察和判断。

“在乘用车方面,汽车智能化其实还处于发展期。 ”贺雄松指出,“由于主机厂卷得厉害,他们往往采取了相对激进的产品宣传策略,甚至是先上车、后买票。 许多车型都对外宣传搭载高速NOA功能,但是在实际使用层面,该功能的成熟度并没有说的那么高。 ”

贺雄松认为,乘用车智能化方面还有较大的迭代成长空间,汽车企业们也持续在该领域投入研发。 在2024年,智能驾驶相关功能会经历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把票补齐后,消费者的智能化驾乘体验会有很大提升。

在商用车领域,贺雄松持坚定看好的态度。

图片

“我们能明显看到,在2023年,商用车自动驾驶使用场景已经开始了商业化复制,个别公司已经实现了毛利转正。 在2024年,部分公司将有机会实现全公司的净利转正,并且这种转正不是依靠项目性质的订单收入,而是依靠产品性质的收入。 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个重大利好的消息。 ”贺雄松说道。

贺雄松看到,在过去的一年里,商用车在特定场景里已经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自动驾驶答卷。 他认为,在2024年商用车自动驾驶的业务场景复制将会变得更加普遍,并且将从单一场景慢慢扩展到更多的场景中去。 比如自动驾驶业务较早地在矿山场景下进行尝试和商业落地,未来港口、城配等场景也都会快速地显现出他们在商业方面的潜力。

图片

“智能化商用车行业属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整个供应链处于快速成熟发展的过程中,还没有到真正全面商业化落地、大规模放量的拐点,所以在这个时间段看准并投资布局相关企业,是可以享受到智能化商用车快速成长带来的收益的。 ”贺雄松补充道。

要么轰轰烈烈地死去

在此前亿欧汽车主办的GTM2023全球科技出行大会上,凯联资本董事总经理、产业研究院院长由天宇曾用“惊喜”与“惊吓”两个词来形容2023年的汽车行业。

他提到, 过去认为非常难以攻克的汽车领域,在2023年中国团队已经取得了突破,并且已经有几家公司量产了数十万辆以上的产品,这进步令人“惊喜”。 同时,2023年汽车行业爆发的价格战以及供应链上的降本需求也确实让人受到“惊吓”。

在对2024年预期方面,由天宇断言汽车企业“要么踏踏实实地活着,要么轰轰烈烈地死去”。 由天宇认为,汽车赛道是比较拥挤的,部分企业的出局是必然,而这些企业的出局很有可能会引发业内震动。 与此同时,部分活着的企业状态可能不会特别高调,都在踏踏实实做业务,努力稳固现金流水平。

“目前,汽车行业正处于淘汰赛的关键阶段,主机厂不能犯任何的大错误。 ”由天宇提到,“以往新势力可能会犯点小错,过去就过去了,但是现如今竞争形势严峻。 ”

对于汽车供应链企业,由天宇提出各厂商需要回归供应链基本属性认知。 随着智能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到来,许多新兴汽车供应链企业借助时代的红利,获得了较高的估值。 “但是这种情况在新的一年大概率不会发生,绝大多数的汽车供应链企业的估值不会太夸张。 ”由天宇说道。

在由天宇看来,在原来大的投资框架基础上,企业的现金流情况和团队品质也成为 他进行投资决策的原因。 “我会考量企业自身造血能力,以及团队成员的决心。 ”他补充道。

责任编辑:张振江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
全部评论
金融界App
金融界微博
金融界公众号